首页 > 假妻有约,老公太凶猛
第1章:说!怀的是谁的种?

阴暗潮湿的地下室。“哗啦啦——哗啦啦——”传来一阵锁链颤动的声音。简小单躺在一张复古的大床上,手脚被冰冷的锁链拷住。她脸色发白,惊慌的挣扎着,她每动一下,冰冷的锁链就哗啦啦的乱响。这里是哪里?她环顾四周,最后目光定格在自己挺着的大肚子上。顿时头皮发麻,从来没谈过恋爱的她,怎么会挺着大肚子被锁在一张床上?“为什么要跑?”黑暗中,一个男人从阴影中走了出来,男人声音很淡,也很冷,冷得像冰山。简小单看不清楚男人的容颜,只觉得他周身的气势,似乎要将她生吞活剥。“你是谁?”简小单半困惑半恐惧地望着那个阴影里的男人。男人没有再说话,只是一步步的逼近她,手上还拿着一把刀子!“你是谁?你要干什么?救命!救命啊!”男人坐在床边,拉着链锁,一把将她拽到身边。简小单一片惊骇,感觉自己置身在恐怖惊悚电影的画面里。男人伸手掀开她的衣服,如同爱恋般抚摸上简小单又大又圆的肚子,声音冰冷无温,“我那么宠你爱你,你想要的一切,我用尽一切办法去满足你,而你竟敢骗我、背叛我。”“我没有背叛你!”简小单摇了摇脑袋,本能大喊,“放开我,你认错人了,放开我!放开我!要不然我要报警了!”“认错人?那这肚子里面是谁的孩子?”这个男人双眸倏变猩红,薄唇勾起一抹邪魅,拿出一把匕首。刀,插入到她的肚子里面,用力划开——鲜血,四溅。“啊——”简小单惨叫一声,由梦中惊醒。随后快速低下头来,双手抚摸肚子,确定这里平整光滑,没有伤口,也没有疤痕,才稍微松掉一口气。可是身体仍然无法控制的颤抖了起来,嘴巴干涸,额头也溢出了虚汗。又是这个梦!从两年前开始,这个梦像复制般的一样,时不时光临她的梦里,似乎在提醒她些什么。可笑的是她现在才二十一岁,人生风波种种,连男人都不知道是什么滋味,怎么可能结过婚还怀过孩子?当时只觉得这是梦,只是一个梦而已。但是,随着时间推移,简小单发现只要自己做这个梦,现实生活中总是没有好事发生,像诅咒一样,算命先生都没有这样灵验。第一次做梦,是爸爸出了车祸,肇事者逃逸,小康家庭,一夜崩塌。第二次做梦,是妈妈为赚钱还钱,劳累成疾,被送入医院。第三次做梦,妈妈紧随着爸爸的脚步离开了人世,留给她的遗产是让她双眼冒星花恨不得追随爸妈而去的高额债款。这一次……希望这个诅咒不要再应验了!突然,一道刺眼的光芒射进了这个黑暗的房间。刺痛了简小单的眼睛——“编号30344,有人来看你,出来!”女狱长冰冰冷冷的声音响起,将半生不死的她从黑暗地狱里一把拖了出来。简小单头晕目眩,三天三夜的黑屋折磨。黑暗、饥饿与空洞将她折磨得人不成形,奄奄一息的她像一个被丢弃的娃娃,被女狱长嫌弃的丢进了一间房。毫无力气的她扑在桌子上,抬起朦胧的眼睛,隐隐约约能看到对面坐着一个人。眼睛尚未适应光芒,只能模糊看到他的轮廓,那是一个男人。“简郁色,好久不见。”声音不高不低,幽幽传来,那是一种可以震慑黑暗令世人臣服的声音,像王者。简郁色?是谁?简小单努力睁开眼睛,想要看清楚来看她的男人,当看清楚男人的身形时,浑身一颤。这个男人的轮廓……犹如从噩梦中走出来的诅咒!

章节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