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萌妻不上道
第20章:低头,风水轮流转

第二天,尤沫儿这边的高兴劲还没过呢,去医院的路上都恨不得飞起来。“我就是一只小小小小鸟,想要飞飞飞飞的更高……”大街上旁若无人的乱唱起来。接到王医生的电话,笑的满脸褶皱,“李医生……”刚开始的笑容一点一点的覆灭,更多的是难以置信,眼睛变得猩红,“什么,杜文昊说尤瑜住院必须得到他的批准?”匆匆的挂掉电话,顿时天昏地转,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卫景天的事情她是有责任跟杜文昊谈判,尽管不成功跟她也没多大的关系,她已经去说了,就尽到了责任。可是尤瑜的事情已经触碰到了她的底线,她彻底被急红了眼,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蛮不讲理的人。先是追杀她,现在整个京城也没人敢雇佣她工作,然后还要打压卫家。还要让她呆在他身边直到死,开什么国际玩笑。而现在居然转院还要经过他的允许,鱿鱼治疗的时间已经够紧迫了,艾弗力教授后天就要到这里了,这件事情不能再拖。尤瑜的病等不了!感觉胸口处憋着一口怒气无处发泄,她真的把他打的他爹妈都不认识。但凡沾了杜文昊跟白晓琪的一丁点东西,都倒霉的要死。整整街头一个小时,一动不动,杜文昊这是要让她低头求饶!都说打蛇打七寸,而尤瑜就是她的软肋,也是他家的七寸。十七岁的孩子得了这种病是多么的残忍,身体一点一点的僵硬,以至于后面完全不能动。这种事情想想就很可怕!她举家迁移到这里也是因为鱿鱼的病,明明光明就在眼前了,却有一个人阻碍着她前行的道路。偏偏还是一座巨型大山!而她却不是那愚公,没有那时间去挪开那山,那她只能学习智叟……再一次的站在昌盛大厦的门口,迟迟没有进去,她这是第三次来。第一次为了工钱,第二次为了卫景天,第三次为了尤瑜。捏了捏拳,他一次一次的把她逼她就范,奈何她根本反抗不了。尤沫儿这一次一定要忍,无论他说什么都得忍,都必须让鱿鱼住进医院,得到治疗。该死,早知道就不反抗他了,沮丧着脸,她才是正儿八经的猪头三,踢了一个踢不得的人,惹了一身的骚。深吸一口气,再一次的进去到这个大厦,轻车熟路的来到她的办公室,深吸了两口气,尤沫儿,加油,一定要让他答应。推开门,他依旧在办公桌上奋笔急书,都说认真的男人有一种无法比拟的性感。不可否认的是杜文昊也有,或者更甚,与生俱来的高贵与冷漠已经融为一体,有一种别人无法媲敌的气质,让人心甘情愿的臣服。尤沫儿低着头不停的给自己打气,尤沫儿脸皮厚起来,厚起来……深吸了一口气,堆满了笑容,大声说道:“杜总裁,嘿嘿,我来了。”哪里有曾经跟他顶嘴的气势,现在温顺的跟个小绵羊似的,就差咩咩咩几声了来表现自己的温顺。“我知道。”杜文昊用余光瞄了他一眼,那副谄媚的表情他很少见到,表面的顺从内心却压抑着自己不得不低头,不知为何这样的相处方式他感觉到很舒服。哪里像曾经,每次的聊天都战火纷飞,不欢而散。尤沫儿那口气忽上忽下梗在心头,他怎么有能让人生气的本事呢?他知道?他知道也不放个屁,非得让她说话,这架子端的真心有范。在她高压的视线下他依旧处之泰然,认真的处理文件,过了良久他轻轻的瞥了一眼一直保持怒瞪的她。她像仓皇的兔子,立刻收起自己的不满,温顺的让人砸舌。突然嘴角不可微察的勾了一勾,就连气压都上升了不上,这种表情有多久没见过了。尤沫儿看到他笑,立刻狗腿的跑过去,一副市井小人的嘴脸,“杜总裁,你大人有大量,宰相肚里能撑船,你就别跟小人计较了。”那副狗腿的模样她都恨不得给自己几巴掌,可是为了鱿鱼她不得不这么做,尤沫儿诞着一张脸,笑意盈盈,内心再一次问候了杜文昊的十八代祖宗。居然用尤瑜的转院来威胁她,该死的,他居然还是新宁医院的幕后老板。真是冤家路窄。她就郁闷了,怎么到哪都有他呢?涉及的产业这么广怎么就没有忙到吐血身亡!微佝偻着腰,盯着脚尖开始发呆,内心不住的在咆哮……

章节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