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婚战不休,boss大人越战越勇!
第30章:酒后乱性

男人的声音,比平时更加醇厚暗哑,他微凉的大掌,带着急迫熨烫着她的身段。乔默被弄醒,鼻尖最先闻到的,不是往常熟悉的清冽气息,而是一股白兰地香醇的酒味,乔默心里咯噔一下,小手攀住他的手臂,在黑暗里,瞪着水眸,定定的瞧着他的脸庞,“你喝酒了?”而萧衍显然没有精力和功夫,或者说,没有耐心回答她,单薄的睡裙,在他掌心,瞬间撕裂。乔默皮肤一凉,猝不及防的进犯,让她浑身一颤。萧衍这个男人,从乔默认识他开始,就一直像是没有温度的冰山,哪怕是他笑的时候,都让人感受不到一丝温暖。而今晚的萧衍,像是一个被点燃的火炬,几乎将小小的她融化。……冗长的爱后,乔默穿了件萧衍的白色衬衫,坐在窗户口上,这个夜晚,她难得的睡不着觉。凌晨三点多,她抱着双膝,静坐在窗台上,看着外面天空的晨星,小手,落在腹部。萧衍宿醉,头痛欲裂,长指按着太阳穴,微微睁开眸子,此时亦是清醒,怀里的人已经不见,他微微抬眸,便瞧见她坐在窗台上,安安静静的,柔和的令他的心,微微动了下。萧衍起身,步子虚浮,走到她身边时,乔默虽然没有转头,却已经察觉到他的靠近,小脑袋往他腰腹间一靠,声音糯糯的道:“萧先生,我没有见过有人会这样酒后乱性的。”萧衍的一条长臂,环着她的肩头,把玩着她落在肩上的长发,低头,在她发顶轻轻嗅着。他的话,依旧少的可怜。可乔默却想说很多,她转身,将整个小脸深深埋进他腰间,纤细的手臂,抱着他的腰,哑哑软软的问道:“你怎么喝的这么醉?”满身的酒气,可就算喝的失去了理智,仍旧是个优雅的酒客,萧衍这样的男人,注定就算他再狼狈,也不会显得太难堪。男人没有回答,只在她额头上轻轻吻了下。乔默兀自问着:“为什么是我?萧衍,为什么当初会是我?”其实到现在,她也不太明白,萧衍为什么会娶她,他条件那么好,海城想嫁给他的女人,也多的是,却是那样平凡的她,被他娶了。乔默没有奢望过萧衍会回答她的问题。“年轻,漂亮,我从不否认,乔默,你的身体,吸引着我。”原本很暖的胸膛,乔默忽然觉得冷,前所未有的冷,她在他怀里微微僵硬住,僵硬了半晌后,她似乎缓过神来,一双小手,轻轻推开他的腰腹,“我困了,想睡觉了。”她的双脚刚想落地,便被男人的手臂,一把勾住腿弯,腾空横抱起。乔默一怔,在暗夜里,水眸怔怔盯着他,终是伸出手臂,圈住他的脖子,乖巧的将小脸,窝进了他脖颈里。……第二天一早,乔默刚起床,就觉得双腿,间一阵酸痛,那种带着轻微的刺痛,她说不清,起床去浴室检查,下面有血。萧衍从床上醒来后,敲门进来洗漱,乔默一阵惊慌。“乔默,开门。”时间不早,昨晚喝醉酒,缠着乔默一整夜,今早已经起迟,这在萧衍以前的人生里,没有过这样的失控,他任何事情,都拿捏的恰到好处。乔默,是他活了三十二年以来,唯一的失控。想到此处,男人眼角一抖,略显焦躁和不耐,手指又扣了浴室门几下,“乔默。”他站在门外,曲着长腿,喊里面的人开门。乔默在里面惊慌失措,抓着头发,以为流血,是昨晚做的太过火,开了门脸色很差。萧衍进去洗漱,乔默也跟着在里面一起刷牙,两个人站在镜子面前,别别扭扭的。乔默终于忍不住说:“以后不许向昨晚那样碰我。”萧衍洗掉脸上的牙膏沫子,抬了抬清爽的下巴,那副样子,像是“我爱怎么碰,就怎么碰”。乔默无奈叹了一声,一把推开他,走出洗手间,头也不回的说:“以后你再这样不知道分寸,我们就分房睡。”萧衍微微一怔,大约是从乔默这话里,获取了什么信息,大步出来,一把攥住她的腕子,他有起床气,早晨脾气不好,英挺的眉头也蹙的很深,“说清楚。”乔默欲哭无泪,都说这么清楚了,还要怎么说清楚?“我、我那个……”萧衍眯了眯狭长的眸子,松开她的腕子,背过身去换衣服,“没有正当的理由,就想剥夺我的权利?乔默,你书是这样念的?”乔默一时气急,“你把我弄出血了!”说完,自己恨不得咬舌自尽,尤其是当萧衍转过身,用一种稀奇怪异的目光盯着她的时候,盯的她全身汗毛孔子都竖了起来。乔默推他,被萧衍一把抱住,男人仍旧蹙着很深的眉头,声音却带了一层哑,双臂紧紧搂住怀中柔软的女人,眸色深沉,“我看看。”乔默:“……”他要看?乔默支支吾吾的:“不、不用,不严重。”乔默说着,就推开他,去一边取衣服。萧衍从身后拥住她,耐心难得的好,“疼?”乔默红透了脸颊,他怎么还这么一本正经的问?这种事,点到为止就好了,他问的起劲。乔默咬着唇,只好茫然的胡乱点头。“那多休息会儿。”乔默一怔,微微侧头看他,觉得,他从昨晚开始,整个人就有些不对劲,他对她,怎么忽然态度变得这么好了?萧衍瞧着她,瞪着大眼盯着自己,问:“看着我做什么?”乔默眨了眨水漉漉的大眼,微微摇头,“没、没有,只是觉得,你脾气好像好了点。”“我从前脾气很差?”乔默说那话的时候,的确没有那层意思,可这男人,还真不是一般二般的,总是扭曲她话里的意思。乔默微微叹气,在他怀里转过身,小手帮他系着领结,“萧先生难道不觉得自己脾气差?”又是命令她做这,做那的,这不是差?好歹,找她做事情,也要和颜悦色些吧。谁料,萧衍微微推开她的腰肢,一贯的吩咐:“去,把内库洗了。”乔默:“……为什么呀?衣服一直都是燕嫂洗的。”“私人物品,我不喜欢让不熟的人碰。”乔默耳根子一热,他这话的意思是,和她熟了?乔默有些鄙视自己,想矫情下,“我和你什么时候熟了?”她说完后,就侧着身不敢看他了。结果,男人在她头顶,投来冷冷一句:“做了这么多次,你跟我说不熟?”乔默:“……”这男人,说话能不能再露、骨一点!就不能含蓄点?乔默站在洗手台上,帮他洗私人衣物,脸颊越来越热,她,还是第一次给男人洗内库!她站了一会儿,肚子那片的疼痛感觉,越来越明显,带着一股尖锐,一下比一下清晰。胃部也在翻腾着,萧衍正准备下楼,就听见洗手间里一个作呕的声音。乔默趴在马桶边上,干呕着。萧衍瞧了一眼盆里的衣物,冷冷开口:“帮我洗内库,让你觉得这么恶心?”乔默全身难受,没顾得上和他解释。等她起来,好受点的时候,跑到楼下,萧衍连早餐都没用,就开车去公司了。乔默趴在二楼雕花栏杆上,撇了撇嘴唇,他就会曲解她,误解她的意思。……大四刚开学的时候,课程还有些多,现在基本课程都结束了,加上乔生手术很成功,所以乔默吃完早餐后,没有太在意身体上的小毛病,便去了容氏面试。面试很成功,容城墨态度十分友好。“乔小姐,这是我的名片,如果有问题,可以直接联系我。不出意外,明天早晨九点,准时来报道,嗯?”乔默学的是美术应用,容城墨的公司,虽然是房地产,但是美术应用,也不一定要对口,类似于室内设计这些职位,都可以。乔默现在,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赚钱。乔生手术虽然成功,可后续的医药费,肯定也要不少钱,她没有太多资格和权利去挑剔岗位。何况,容城墨给的这个工作和工资,的确也算是比较好的。乔默心情很好,接过名片,“好,谢谢容总大人不计小人过,上次的意外,真的很不好意思。”容城墨淡淡点头,“没关系,罗罗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乔默是在萧衍回家之前到的家,乔默平时喜欢做甜品,想着明早要去新公司报道,现在闲着也是闲着,于是调了面粉,准备做一些小蛋糕和曲奇饼干。她忙忙碌碌的大概两个多小时,包装好蛋糕和饼干后,拎着从厨房出来,萧衍刚巧从外面回来。她一见他,立刻莞尔道:“回来啦?”萧衍显然没有好脸色,冷着一张脸,连目光都没留给她一下。乔默心想,会不会还在为早晨的事情误会着她?萧衍长腿刚跨上楼梯,乔默便小跑着追了上去,小手抱住他的手臂,“你要不要吃蛋糕和饼干?我刚做的。”萧衍从她手里,抽开手臂,声音寡漠:“我不喜欢甜品。”乔默失落的“哦”了一声,然后又跟在他身后上楼,说:“我早晨不是故意那样的,我好像昨晚受凉了,今天一天都很想吐。”萧衍一点反应也没有。乔默有点急了,她从小到大,最不喜欢这种被人误会的感觉了,急急地问:“萧衍,你有没有听见我的解释?”萧衍走到书房门口,蓦地转身,乔默步子生生顿住,仰着小脸期待的看他。可男人却依旧是不改先前的态度,“我现在要工作,你没事不要打扰我。”他们昨晚,今早关系刚好些,现在,好像又回到了原点。乔默嘟囔着道:“在公司要工作,回家又是工作,你不累的吗?”

章节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