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豪门定制,99度绝爱
第28章:离开大怒

江席城的心情说不出来的快感,他飞快的行驶着自己的爱车,轮胎在光滑的路面的仿佛像是要摩擦出火花一样,那感觉真是爽爆了。他心情好的时候就喜欢飞车,殊不知坐在车上的凌洛差点要吐出来。她紧紧地抓住前面的车座保险,眼珠子都快要翻出来。这个男人,原先还以为他有几分好,谁知竟然是一个人渣。车速却慢慢地减了下来,而且开得平稳。安静的车内里面,只有她的呼吸声,急促中带着害怕。“如果累了的话,不介意将这里暂时借给你当床。”不轻不重地吐出这么一句,江席城目不斜视,继续开着自己的车。车速的减慢让凌洛安心了下来,她楞了一下,方才反应过来江席城的意思,是让她休息一下。难得他也有体贴的时候,只是恶魔的体贴也带有危险性吧。她固执地咬着自己的双唇,不接话也并不休息。这样的女人,好象有点味道,江席城从车后镜里看到她那付样子,心里觉得有趣极了。突然觉得一个月时间,好象短了点。打开轻音乐,让车内气氛缓和了一些。就算是凌洛再三叮嘱自己不要睡觉,也到底经历了刚才的奋战,力不从心,眼睛开始打架。什么时候回到床上,凌洛完全没有印象。刚才与江席城的撕打让她感觉身体有些疼痛,轻呼出声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的是那样一付景象,公园美丽的一角正好被落地窗户旁边的窗帘遮掩的恰到好处、身上冰凉冰凉的,她猛地一惊,迅速惊醒。睁开眼睛,却看到一个二十来岁的女子,正在她的身上擦拭着东西,嗅觉告诉她,给她擦的是伤药。这是什么情况?她记得她在车里晕晕忽忽的,后来就睡了过去。现在怎么会来到这里?这里是哪里?“凌小姐,药已经上好了。您感觉舒服些了吗?”给她敷药的女侍问道。凌洛望着她,没有讲话,她的思绪还停留在刚才那一幕。其实她刚才是有机会逃跑的,可是她没有,到底是因为什么。“凌小姐,您觉得好些了吗?侍者轻声细语的问:“我帮您准备了两套衣服,放在房间的衣柜里面,还有,我帮您准备好了餐点,您是在卧室里享用还是到楼下吃?”凌洛不说话,就象没有听见一样,呆呆的躺在那里一动不动。女侍也没有多说什么估计也了解她的心情,轻声叹了口气,然后自言自语说:“既然不想下去,那我就端上来吧。”凌洛还是没有说话,现在这个时候,她哪里还吃得下一点东西。不过也懒得开口,一直沉默着,不答应也不反驳。就在这个时候,房间门被敲响了,紧接着房门被打开了。江席城走了进来,现在的他穿一身的黑色职业装,完全一改刚才的痞子样,俊朗的模样在阳光的照耀下是那么的光芒,身材的弧线看上去那么的性感,简直就一活脱脱的美男子,众多女生心目当中的男神,只是现在的凌洛,怎么看,都觉得他更加象一个魔鬼。她挣扎着起身来,看着江席城。江席城也看着她,心里不由得升起一种自责,这个神情憔悴的她,哪里还有半点凌大小姐的模样。凌乱的发,凌乱的情绪,他心里涌起一阵自责 ,刚才自己是不是太激动了点。脸上却不动声色:“公司里出了点急事,我要亲自过去处理。我让阿芳留下来陪你,你有什么事情你尽管吩咐。”我去,这借口,真称得上不烂啊,把人凌洛都折腾的如此憔悴了,还好意思找出这样不合时宜的烂谎言,江少啊江少,亏得你也好意思啊!凌洛逼视着他,那灼灼的眼神象要把他吃掉肚里去。江席城不自然的低下头去,再转向别去。轻咳一声:“我走了。”迅速逃离的身影,让凌洛嘴上涌上一个冷笑。他也会知道自己不堪无法面对?目送着他的眼神过去,她强忍着下体的疼痛,困难的爬起来,那种撕心裂肺的痛与一般的痛是不能相提并论的。她快速的在衣柜里拿了两件比较随意的休闲装穿在了身上,哇塞,这么多各式各样的衣服在衣柜里挂着,想必,这里经常出入的女人必定不少吧!她心里发出一阵鄙夷,突然失去挑选的衣服的兴趣。眼睛突然放在下一格,就在那个角落里,整整齐齐地摆放着两套还未开封的衣服,这可能就是刚才阿芳说的帮她准备的衣服吧。不大不小刚刚好,她心想,看来果然是阅人无数,就连衣服也可以买得那么齐整。对着镜子把衣服穿上,新换的衣服让她看起来好了很多,可是,那又怎么样呢。她的脸上,是一种说不的忧伤,那忧伤,足以将她淹没。凌洛突然感觉自己的命运非常的不堪,她又假想是不是上天让自己做了一个可怕而又短暂的梦呢?命运啊,为什么如此的捉弄自己呢!真的是要将自己的自尊和仅有的憧憬都要烧成灰烬吗?开始她以为,只要离开安子皓,就可以改变自己的命运,可是真的能够改变吗?离婚协议书,安子皓一直没有签字,而一回到家里,竟然又碰上这么一个恶魔。她拉开房门,却看到那个女侍站在一边,江席城说她叫阿芳。阿芳待她一出来,就赶紧迎了上去:“小姐,你想要什么?”虽然对江席城怨恨至极,却不会为难下人。她摇一摇头,问她:“这里是哪里?”“江家别墅。”阿芳回答。凌洛点了点头,挥手让她下去,自己走了出去。“小姐,你去哪里?”阿芳跟在后面叫道:“少爷吩咐让我好好照顾你。”她似乎没有听到阿芳的呼唤,又好似她不想回应阿芳的话语,她只是慢慢的向外磨蹭着,也不回头,也不说话。她说不上自己现在是怎样的心情,唯一的想法就是赶紧离开这里,她不想在看到江席城那张讨厌的脸。凌洛的额头上冒起了汗珠,剧烈的疼痛简直让她忍到了极点,没走动一步,双腿摩擦带动的下体都会引起致命的疼痛,但是凌洛还是咬牙坚持着。对于肢体上的疼痛跟内心比起来又算得了什么呢?阿芳跟在她的身边,两个人慢慢的步行。凌洛觉得这个女侍还挺负责。一辆黑色的卡宴从对面开了过来,看到她们两个的身影,就把车子缓慢了下来,在她们前面停下来。他从车上下来,长身而立。凌洛看了看他,这是一个好看的男人。他看着他们,美丽清秀的脸庞,偌大明亮的瞳孔仿佛能够看穿众人的内心,白嫩的脸蛋看上去比女人的皮肤还要光滑柔软。凌洛不由得楞了楞,抬眼望着阿芳。“这是冷家大少爷冷少奇,是我们少爷的好朋友。”阿芳知道凌洛的意思,赶紧回答道。冷少奇微笑的回应着,明亮的大眼睛好像会说话,不过一看这个男人应该就是善良的。“阿芳,你这是要去哪里?”“冷少爷,你可以帮我送一下凌小姐回家吗?”阿芳象是捡到了救兵一样,凌洛执意要走,她也不敢阻拦。可是看她那受伤的身体,这样走回去也很让他放心不下。幸好冷少爷过来,依照冷少爷的性格,一定不会拒绝的。冷少奇转过头来,望着她,那闪亮的眼神让凌洛莫名的信任。“我可以送你吗?”冷少奇小心翼翼地问道,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依他对江席城的了解,也大致猜个八九不离十,只是不知道这又是谁家的姑娘,让他糟蹋成这个样子。凌洛望着他,没有说话。这张小小的脸庞,让冷少奇心里暗暗心疼。平生第一次,他对江席城产生了怨恨,即便能够理解他的苦楚,可是这样糟蹋一个小姑娘,有意思吗?不会觉得于心不忍吗?他伸出手去,对着凌洛:“我只是送送你,不用担心。我不会伤害你的。”这么帅气的脸庞,与江席城旗鼓相当,为什么却有不同的表现呢?凌洛没说话,把手递给冷少奇,让他牵着自己的手,乖乖地跟着他走。冷少奇打开车门,将她扶了进去,又温柔地帮她系上安全带。 这才关上车门,回到驾驶室,发动车子。阿芳一直看着他们,直到看着凌洛上车之后,打电话给江席城:“少爷,凌小姐走了。”“走了?”江席城的声音传了过来:“你不是让你好好照顾她吗?”“是凌小姐执意要走的。”“她执意走你就让是吗!我叫你过来是干嘛的!你难道看不出来她身体现在还很虚弱吗!这个死丫头是不是不想活了!”江席城在电话中愤怒的训斥着。“我也劝过了,可是凌小姐很执着。正好冷少爷过来找你,我就让他送凌小姐回去了。”阿芳解释道。江席城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往常他玩过的女人除了丢下一叠钞票,哪里会带回家,更不会牵动自己的情绪 。他收了收自己激动的心,听说是冷少奇将她送回去,自己又稍稍安心一点,冷少奇的性格他知道,一定不会有差错的:“我知道了。你忙你自己的。”江席城说完撂了电话。

章节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