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豪门盛嫁:独爱无良妻
第90章:矛盾重重

没有感觉到危险的临近,分开的那句话在心中辗转反侧,可是惜诺呢,孩子该怎么办。颤抖的唇发不出任何的声音,闭紧的双眸潮湿莹润。龙子骅的手指关节攥的咯吱咯吱作响,有伤痛划过心底,他却将所有的感情掩藏在漆黑的夜幕中。“是不是想要离开我,是不是无时无刻的不在想着该怎么离开我。”他突然欺近身体,手指攫住她的下颌,冰冷的语气足以冻伤每一颗激动的心。他说“怎么不去找你哥哥,你不是还有一个好父亲,呵,足够优渥的家庭背景,吴小姐我可不认为龙某有本事强迫你留下来,那么真的让你留下来的原因是什么呢?”他突然放轻了声音,却把每一个字都咬的格外清晰,“还是说,其实是舍不得离开我,或者,你比我更热切的想要得到对方的身体?”讥诮的带着嘲讽的阴森的语气,像是一把刀在梦瑶的心间划开一道口子。她看得到上面流出汩汩的血来,她以为她要疼疯了,可是龙子骅字字句句直奔人的要害,她可以星清楚的感觉到从心尖蔓延到四肢百骸遍布的伤口。“你还能再无耻点吗!”斜昵着的眸子闪着淬寒的光,青白的唇没了血色。在他的心里是不是一直都是这么看自己的,和其他任何女人没有两样。她一直努力做到最好,可是他却如此轻而易举的全盘否定。“无耻?我今天就让你看看什么叫无耻!”不由分说的将拒自己千里之外的人拉到怀里,啃噬的近乎暴虐的吻在唇齿见撕咬折磨。他就是要她痛,让她和自己一样痛,否则凭什么他拿一颗真心对待,她却可以视而不见。“唔~”梦瑶扭动着身体想要从他的钳制中解脱出来,可龙子骅困住自己的力道实在太大,简直连骨头都要被揉碎了。冲进口腔中的有他固有的味道,还有未褪去的红酒的甘冽。眼泪再一次不争气的夺眶而出,梦瑶恨自己的没出息。口腔中交缠弥漫的味道渐渐开始变了,有腥甜的感觉越来越浓,让彼此都分不清楚到底是谁的血。终于铁钳一样的双臂开始松动,梦瑶终于冲破那控制,将没有任何防备的龙子骅推出一个趔趄。龙子骅踉跄两下站稳身子,看着那个小身影飞奔出去,再一次淡出了自己的视线。心一下一下的抽痛,从来没有过的憎恶的感觉。习惯性的摸了一下口袋,却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他有多久没有吸烟了。只因为她不经意的一句话,竟是连多年的习惯都戒掉了,可是这样做真的值得吗?苦笑着转身,向她相反的方向走去。不知道到底走了多远,视线中终于出现一家便利店,口袋里掏出几张钞票丢给柜员,随便拿了一包烟。打火机的亮光在夜色中亮了两下,电话忽然响了起来。解开屏幕锁,来电显示的是是个陌生号码。他没有存进通讯录,还是清楚的记得,这是苏瑾的号码。犹豫了几秒还是按下了接听键,“喂!”颓丧的带着沮丧的语气让苏瑾一怔,温柔的语气毫不掩饰的嘲笑:“怎么,听起来状态不太好,是不是被我家吴大小姐气的跳脚了?”“你似乎对你这个妹妹非常了解!”苏瑾对妹妹过度的保护,让占有欲极强的龙子骅总是难免带上一些醋意,尤其是在这种刚刚才结束一场热战的时候接到某人蓄意的嘲讽,更是让他火大。苏瑾得意的轻笑,忽然又一本正经的,“龙子骅,你记得答应过我会好好照顾梦瑶的,你是不是后悔了?”龙子骅不知道苏瑾为什么忽然问这个,但是苏瑾严肃凝重的气氛忽然让他很想见见他,“你在哪,我去找你。”“在路上。”苏瑾回答。“龙子骅,有时候真的不知道你上辈子到底是积了什么德!”苏瑾的语气有些无奈,还有毫不逊色雨龙子骅的醋意,“我刚从H市回来,水都没来得及喝一口,就被梦瑶追魂似的,催着过来给你送东西,你们还在KTV吗,把地址给我。”虽然不知道苏瑾到底在说什么,龙子骅还是报出了他现在的位置。这是路边的一家酒吧,他随意找的地方坐一坐。舞池里灯红酒绿红男绿女,在龙子骅面前都恍若未闻,不时有穿着暴露的女人摇曳着过来搭讪,都被龙子骅冷冷的眼神逼退。苏瑾找过来的时候,正有一个死皮赖脸的女人赖在龙子骅的身上,,树袋熊似的说什么也不肯走。“我不想和女人动手,识趣点自己离开,否则我不介意叫保安。”他的杀伤力什么时候这么弱不禁风了,竟然是连个女人都吓唬不住。被这么直白的拒绝,绕是龙子骅再玉树临风魁梧彪悍,女人的脸上也难免挂不住。正悻悻的想要离开,忽然票件人群中走进来的苏瑾。看样子似乎比眼前不食人间烟火的冷面男人鲜肉的多,虽然不一定有他狂野,但也不失事一个帅哥。女人摇晃着高脚杯,踩着十几厘米的高跟鞋,马上转移了目标。谁知道苏瑾并不比龙子骅好对付,面对栖身上来的女人,只是微微的侧了下身子,然后头也不抬的径直走向龙子骅。性感的女人嘟哝了一生扫兴,不情不愿的离开。龙子骅仿佛没有看到苏瑾,继续自斟自酌。“把我约在这里,是想证明自己有多招桃花吗?”一个已婚的男人还来这里喝酒,看来梦瑶的家教不严哪。“大哥的桃花也不少!”龙子骅反唇相讥,“我们五十步笑百步,也没什么意思。”苏瑾不说话,对龙子骅的观点似乎十分赞同。这里关注在他们身上的目光是多了点,尤其是一道刀子一样冷厉的视线,自打他进了这扇门,就始终没离开过他,让他浑身都觉得不自在。这也是他很少进酒吧的原因之一。“梦瑶打电话给你了?”他开门见山。“是啊,软磨硬泡威逼利诱,让我把这个还给你。”他开诚布公。说实话这些东西对他来说,实在没什么太大用处,但是掌握这些,却如同扣住了龙子骅的脉门,对梦瑶来说却是一个至关重要的砝码。龙子骅微微抬眼,借着酒吧里忽明忽暗的光线打开苏瑾摔在桌子上的东西。厚厚的几十页纸,密密麻麻的小字,在这种光线微弱的环境下,看起来的确有些吃力。可是他还是看到了,最后签字的甲乙双方分别是他和吴梦瑶,而这些文件的具体内容则是他的股份转让证明,房产证明,以及婚前婚后财产公正证明。“她这是什么意思?”龙子骅的声音阴沉的发冷。要是他刚刚没听错的话,苏瑾说是梦瑶让他把这些送过来的。这些文件都是那一天当着苏瑾的面谈好的,有律师公正的,具有法律效益的。苏瑾大费唇舌为梦瑶争取的聘礼。可是,她急着把这些还给自己是什么意思,难道是说,她真的决定要离开自己了吗?摇晃着高脚杯中猩红的酒业,金丝眼镜下的双眼魅惑而犀利。苏瑾的嘴角微微泛着笑意,就像是九月满上遍野的杜若花开到荼靡后隐隐嗜血的萧瑟。“你是不是遇到什么难处了?”苏瑾不大反问。龙子骅被问的一怔。难处?也说不上,不过是过程有点小曲折,但是根本不足以影响最后的结果。倒是眼前的惹的的确确的给他带来一个难题,那就是他的妹妹,那个让自己又爱又恨的女人!“是梦瑶这么跟你说的?”龙子骅大口的咽下一口酒,辛辣的味道萦斥着整个口腔,也只有这样,他才能感觉到一丝热度。“嗯”苏瑾点点头,“她觉得这些东西能够帮助到你,但是我觉得我可以为你提供更加直白的帮助。”他笃定的说。“哦?”龙子骅的注意力忽然被转移,嘴角勾勒气一抹邪肆的笑容来,到底是什么给了这对兄妹这么大的自信,认为他龙子骅已经沦落到需要他们施舍帮助的时候。脸上不动声色,口中冷淡斥薄,“说说看。”苏瑾乜斜的眼睛瞟了一眼视线凝视在那些文件上的龙子骅,他不确定他是否真的需要帮助,但是语气按照梦瑶的想法,把这些交还给他,那么还不如按照自己的想法试试看。“你需要多少,我都可以给你,足够你度过眼前的难关,只是这些,”他的手指扣在那一沓文件上,忍让是梦瑶的,仍然由我代为保管。轻笑,烈性的酒挂在唇上,泛着湿润的光泽。“我要是拒绝呢?”“梦瑶会很伤心的!”苏瑾语气十分肯定,甚至眼神中有些落寞。他精心守护了二十几年的妹妹啊,就这么死心塌地的跟着另一个男人,而把自己忘的干干净净了。车子已经停在车库里很久了,香烟也不知道抽掉了几包。尼古丁弥漫的味道在封闭的空间内久久不散,被酒精和尼古丁麻痹的脑子还在回响刚刚在酒吧里苏瑾说过的话。或许是自己最近表现的的确阴晴不定了些,才让她产生一种他需要帮助的错觉。也可能是一开始自己就给她传达了什么错误的信息,才让他们之间会有今天的误会。而事实上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梦瑶心里头有某种想法,肯定跟最开始的时候自己的报复心理有着直接的关系。龙子骅的人生中第一次感觉到后悔,不应该用对待大多数人的目光,有目的的接近那个人。她和他们不一样!

章节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