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豪门盛嫁:独爱无良妻
第86章:隐婚保密!

医务室里难得没有一群闲的蛋疼的人在谈笑风生,一进来龙子骅就感觉气氛有点不对,回头对远远跟在身后的梦瑶说道:“我忘了件事,你去告诉安娜,就说今晚的宴会取消了,晚些时候再安排。”“哦”不明状况的梦瑶一直沉浸在自责里,并没有多想,掉转头往回走。严肃正一脸严肃的坐在实验桌前,看到龙子骅是被简逸掺着进来的,表情就更加严肃了,“发生了什么事?”他问的仓促,其实是害怕从龙子骅的嘴里得出让他恐惧的症状。这趟美国之行,远比他想象的还要糟糕,可是在没有定论之前,他并不打算把一些猜测预想告诉给龙子骅。“老毛病了,给我找些胃药。”在走廊里来来回回的踱了几个来回,梦瑶忍不住的巴巴的看着医务室的门。严肃亲自送龙子骅出来,嘴巴还一直喋喋不休的,“告诉你不要吃辣,不要吃刺激性的食物,你不说就当我什么都不知道吗,当我这么多年的医生白干的吗!”“简逸,你也是的,不是龙总的特助吗,怎么午饭也不盯着点,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都让他吃,亏得你们还是那么多年的好朋友,就是这么照顾好朋友的。”简逸聪明的闭口不言,严肃这个人啊,嘴巴吵了一点,只要你不开口,他自己也啰嗦不了多久。只是有些哀怨的眼神看向梦瑶,他这个黑锅背的啊,实在是冤枉。梦瑶干笑两声,挥手打着招呼,她终于知道,刚刚,龙子骅为什么把自己支走了。这个人啊,就是这副别扭的性格,就算他对你好,也不需要你知道。“吴小姐的手怎么了?”简逸眼尖,看到每个指头上都包着一个难看的创可贴。没过脑子的就脱口而出。龙子骅蹙蹙眉,盯着她的手指只一眼,梦瑶就像被电流击中了似的,慌忙缩到身后。把自己的手藏起来,犯错了的孩子似的低下头,又猛然的抬起,才恍然惊觉她到底做错了什么,要这么小心翼翼?该罚的他不是都罚了,该骂的也都骂了,自己一个月的收入啊,那么多钱,打水漂了。“怎么回事?”他冷淡的声音响起,却带着病痛后的虚弱。好吧他只是一个普通人。“就是,那什么的时候,水……”她也不知道明明很简单的一句话,说出口却那么的困难。“水烫的?也真够笨的!”已经走到了门口,打算回办公室的龙子骅,再一次的进到了医务室,提鼻子闻了闻,没有刺鼻的味道。严肃就这这点好,本人是个洁癖,医务室干净却没有异味。“进来,擦点药。”梦瑶推脱着说不用,手上虽然还是不大舒服,但是已经好多了,至于自己的手为什么会包成这个样子,其实也是雨萌那个医务白痴的杰作。龙子骅坐在那瞪着眼睛盯着她的眼睛看,大有你不过来我就过去的意味。所以,某只在众目睽睽的注视下只好缴械投降了。不过是给手指涂个药,至于这么多人围观吗?眼神热切的,恨不能单纯的从肢体语言中八出什么八卦了。回家的时候,梦瑶略带了些祈求的口吻:“婚礼之前,可不可以都不要公开我们的关系,尤其是在公司。”龙子骅开车的手一滞,眼睛一瞟,等着她说下去。“公司里八婆太多了,素素和雨萌我已经招架不住了,要是所有人都知道我就是龙太太,那以后在公司前呼后拥就够我受的了,那里还有心思工作啊。”她说的是实情,尽管她的工作根本就没多少,但是声音还是因为紧张拔高了一个音调。她始终都不明白龙子骅非要她到公司是什么原因,私人助理,似乎就是一个可有可无的职位。直到那一天,龙子烨的出现。“龙总”龙子烨走进来,恭恭敬敬的叫了一声,然后把一个文件夹甩到龙子骅面前,“这个东西龙总应该看过吧,我两周前就已经提出申请了,为什么给了别人。”龙子骅抬头看了一眼龙子烨七个不服八个不忿的表情,轻哼一声,又看看眼前的文件夹,“没什么,那以前就是梦瑶负责的,她很感兴趣,我觉得让一个有经验的人接手更保险。”啊?这里还有她的事?梦瑶睁大的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一幕。“梦瑶是谁?”公司要层的员工,龙子烨自认都清楚的很,这个名字倒是陌生的很。“呵!前几天还口口声声的要请人吃饭,转眼就不认识了,可见你场面上的功夫做的还是不足啊!”龙子骅带着嘲讽的语气,不知怎么硬带进去一股子酸味。不过这话倒是提醒了龙子烨,难怪这个女人看起来面熟,这不正是那天龙子骅带回去的那个女人。听说,他们好像结婚了,连结婚证都领完了。审视的目光将梦瑶从头打量到尾,然后皮笑肉不笑的,“原来是嫂子对这个企划案感兴趣,不过夺人所爱可就不好了。”跟龙子烨这也只算是第二次见面,梦瑶自认为自己是从没有得罪过他的。他们唯一的交集也不过是龙子骅,最多算上他口中那个所谓的合作案。可惜,她真的是无辜躺枪,根本连那个害自己被炮轰的东西长什么样都不知道。不过这小子阳奉阴违的本事倒是可见一斑了,也难怪龙子骅一直对他没什么好感。微微一笑,不达眼底的表情,看起来有几分挑衅:“子骅说的见外了不是,我进了龙家的门,子烨叫我一声嫂子,这顿饭说什么也该是我请才对,只是最近实在是太忙了,不如就等那份合作案的事定下来,庆功宴上再好好的敬子烨几杯好了。你说对不对,子烨?”虽是问句,可梦瑶一锤定音的本事,可是龙子骅亲授,眉宇间的凌厉和不以为意还真是那么回事。“你……”龙子烨气的说不出话来,母亲明明说过吴梦瑶这个女人,没什么心机,好相处的很,单凭她刚才的那几句话,怎么也看不出来好相处的样子。这个女人不会是扮猪吃老虎的吧,否则龙子骅的身边那么多女人,为什么偏偏就娶了她了。“你进龙家的大门才几天,不要太把自己当回事了。”恨恨的眼神瞪向龙子骅,“告诉你,这个合作案,我要定了!”咬牙切齿的把刚刚摔在桌子上的东西拿走,还不忘狠狠地瞪了一眼梦瑶。礼貌的笑笑,堪比龙夫人的标准社交礼仪,梦瑶觉得今天自己才掌握到龙夫人的精髓。原来,背地里他们兄弟间已经水火不相容的地步了,在龙建安面前确可以装的那么兄友弟恭,龙子烨这个人啊,不去演戏都可惜了。等到龙子烨把办公室的门摔得叮咣作响,梦瑶的实现从饱受摧残的门上转移到龙子骅的手上。他的教养真是好,被龙子烨这么无理取闹一顿竟然还那么宠辱不惊的跟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喂,他刚才说的企划案是什么?”“哦,上次收购鼎丰以后,我打算将那一块做大,于是谈了几个项目。”他的头抬起来,正对上一双不耻下问的眼神,“哼,谁知道子烨刚回来就盯上那个项目了,我不想给他,所以就拉你顶缸。”顶缸这个词用的好,言简意赅,简单直白,把用词者的厚颜无耻衬托的淋漓尽致。“为什么不想给他?”她大人有大量,不计较被某人算计进去。“不为什么。”他实话实说,“不是他的东西而已,哪有那么多道理。”龙子骅也有这么孩子气的一面,梦瑶大跌眼镜。他高高在上的样子,冷静沉着的思维,任何时候都英明睿智的选择,让她想不刮目相看都难。她以为他做任何事都必然是有目的的,即便没有近期目的,也一定要为远期目标服务的。可看他一本正经的样子又不像是开玩笑的。龙子骅的确没有开玩笑,鼎丰的案子最后还是到了她的手上,而且毫无意外的,仍是和高阳一起负责。高阳这个人内敛的很,从不张扬,听说来到龙氏也没多久,却能一跃坐到今天的位子实属不易,当然,更多的是个人的能力。龙子骅这个人,在在商场上堪称铁腕,在公司堪称铁面。高阳这个人可以说是他一手提拔起来的,当心腹一样使唤。梦瑶就是个挂名的,有时候会不好意思很多事情都推给高阳,但是高阳也只是摇摇头,笑着说没关系。因为手头有了正经事可以做,梦瑶也就没那么多闲暇时间了。很多时候都是陪龙子骅一起加班到很晚。今天也是一样,和几个同事一起吃了饭,少喝了一点酒,在车上梦瑶就昏昏欲睡的,龙子骅停好车,想叫坐在后座的人下车,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睡着了。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弯腰将人抱起来。她的身体好像又轻了一些,轻飘飘的没有分量。“嗯,不行了,我不能在喝了!”不知道梦到了什么,许是有人再给她敬酒吧,挥舞着小手一个劲的推却。醉的浑然不觉的人,甚至有几下打在龙子骅的身上。她的力气不大,奈何打的位置不禁打。龙子骅皱了几下眉头,幽深的眼眸猎豹一样看着怀中挥舞不休的小女人,闪过一丝意味深长的光。把这个人丢在床上,微醺的脸色酡红一片。他拉开领带想要去洗澡,却猛然被拉住了手,全无意识的,口中还念念有词。只是到底说了什么,太含糊,龙子骅实在没听清。

章节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