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豪门盛嫁:独爱无良妻
第75章:比禽兽还禽兽

轰隆隆的响声聒噪的响在耳边,睡梦中的人不安稳起来,伸出手就挥了过去。她本意是想把发出这种然人清梦的不道德的东西赶走,谁知道小手挥舞了几次,那东西就像长了腿一样,总是能轻巧的避开。这下小白兔彻底的怒了,张牙舞爪的挥过去,手一下子打在吹风机上,手上剧烈的疼痛让她一下子睁开了眼睛,瞬间睡意全无。不会那么巧吧,又在房间碰上打劫的?问候的话还没出口,就看到一张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脸,“你,你怎么在这?”对了他不是说来洗澡的吗,那他这是?眼睛在神清气爽的人身上逡巡一圈,微微敞开的睡衣领子,潮乎乎的头发,浓密的睫毛,水润润的能挤出一汪水来的眼睛。天啊,三更半夜的要不要把这么诱惑的一副美男出浴图摆在自己眼前?直到对上龙子骅黑白分明的眸子,某人才后知后觉的自己行为似乎有点过分,自己的表情似乎有点夸张,急忙端正了态度紧了紧身上的被子,瞬间转攻为守的防备的看着龙子骅。“你怎么还不走?”“我没说过要走啊。”轻轻的勾动了下唇角,扬起一个似笑非笑的弧度,龙子骅收了春风机,掀开被子自然的不能再自然地钻了进去。瞪大的不可思议的眼睛这才发现,自己的床上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床被子,而那被子,明明就是他的。亲,做人不带这么无耻的好不!抬起一条腿,完全是出于本能的想把某个碍眼的、多余的人踹下去。某人却似乎非常有先见之明的,从枕头下摸出两个红色的不明物体,在即将暴走的某女眼前晃了晃。有一刹那的愣神,很快反应过来那是什么的梦瑶,很没节操的瞬间变节缴械投降。几乎是扑上去的,从龙子骅手里抓过两个红本本摊开来在自己眼前。果然上面红底金字的印着三个大字:结婚证。迫不及待的翻开来看,上面切切实实的印着自己和龙子骅的名字,再看上去,盖着钢印的照片上确实是她和龙子骅的照片。看上面的女人笑的一脸春风得意如浴爱河的样子,梦瑶的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那个没心没肺的女人真的是自己吗?她什么时候有和龙子骅照过这种照片了?粘合照片的胶水都要被抠开了,这张毫无PS痕迹的照片,她仍看不出一点端倪。转过头,问向一直默默坐在旁边的罪魁祸首:“喂,这照片哪里来的?”“你可以叫我老公,或者子骅。”好整以暇的看着眼前几近抓狂的小女人,他就不明白了,在外人面前她可以自然而然的叫出口的称呼,怎么到了两人独处的时候,却变得那么生疏。偏着头想了想,再偏了偏头:“龙总!”身子欺近一些,眸子中闪着亮晶晶的光,阚动的春加重了语气重复着:“老公,或者子骅!”低低的气压盘旋在头顶,他的身子欺的那样近,近到一根根的睫毛都可以清晰的看的清楚,而他逼人的气势也更加的让人难以招架。被蛊惑了一般,“子……子骅”两个字在嘴边来来回回咀嚼了几个来回,才吞吞吐吐的吐出来。那气场太骇人,借她连个胆子也不敢违抗。可是两个字刚刚说完,梦瑶就后悔了,凭什么他一句话,自己就要乖乖服从。赌气的背过身去,继续研究这两个小本本。以前上学的时候也幻想过毕业以后可以和罗景天在那样通红的背景下照一张合影,两个人笑的一脸灿烂,他搂着自己的肩,她小鸟依人的靠着他的肩膀。可现实就是这么的讽刺,不过一年,他搂着自己的朋友订婚,而自己也也已经成为了一个妈妈。他们两个人就这么咫尺天涯,隔断他们的不是时间也不是距离,只是不能够免俗的金钱。有时候会想,如果罗景天知道自己真正的身份和身价,是会为了身价而忽略打那样的身份,还是也和别人一样因为身份,而对自己的身价望而却步。其实想这些都是没有意义的,因为不管是什么原因,那都不是真爱。显然龙子骅要比他有魄力的多,不仅把自己束缚在身边,竟然连苏瑾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在想什么?”龙子骅的上半身倾到梦瑶跟前,看着对两张结婚证怔怔出神的梦瑶。稍微的愣了一下,眼珠转了转,她总是不太擅长撒谎,“没什么,小小的感慨一下。你真的不走了吗?”他点点头。“你确定?”用力的再点点头。这件事根本就是毋庸置疑,他决定的事,什么时候朝令夕改过。“那好,我走,龙总晚安!”挑衅似的,故意特意在龙总两个字上加了重音。龙子骅的双眉微微一紧,眸色暗了暗,盯着那个抓着枕头想要逃跑的身影淡淡开口:“你要到哪里去。”“你染龙总这么喜欢这件我卧房,我就发发慈悲勉为其难的让给你好了”。这话说的极勉强,好像真的做了多大牺牲似的。龙子骅没说话眼睛只是盯着梦瑶叫上淡粉色的拖鞋看了一会,就在梦瑶以为他是默许自己可以离开了的时候,抬脚刚想离开,他却突然开口:“不想我明天在这里再放一张床,就乖乖回来。”天人斗争了好一会,才抱着枕头不情不愿的撅着嘴巴蹭了回来。龙子骅的身体向里侧挪了挪,拍拍自己刚刚坐着的位置。梦瑶水蒙蒙的眼睛抬眼看了一下,小猫咪一样乖乖的爬上去。“靠过来一点。”他发号施令。她蜗牛一样挪过去一点点。他点着身侧空荡荡的位置,用眼神示意。两眼一闭,认命似的猛地靠过去,结果用力太猛,脑袋整个撞到硬邦邦的怀里。揉着撞痛的脑袋,愤愤的望着喜笑颜开的罪魁祸首。狠狠的白了他一眼,拉被子蒙头睡觉。脑袋在被子里捂了好一会,才猛的想起,自己盖的好像是龙子骅的被子。呼啦一下坐起身来,想把被子换过来,可是看到那个人闭着眼睛假寐的表情,实在提不起勇气,又只能泄气的躺回去。为了以后每晚都能睡个好觉,只能今天委屈自己了。可是她才刚躺下去,身侧的位置塌下去深深的一块,龙子骅的气息近在咫尺,刚刚泄下去的那口气马上又提了起来,身子也跟着绷紧了。有清凉的触感从被子的缝隙里钻进来,还来不及从惊诧中回过神来,一条手臂已经环过了自己的腰身。身子一绷,抓着被子的手就是一紧,强抑制自己不要发出声来,想不着痕迹的挪到床边一点。身体还没挪过去,龙子骅的下巴已经顶到了她的发心,清淡的口气从头顶上传过来,“别动!”两个字,仅此而已。她就像是被人提着线的木偶一样一动也不能动。既来之则安之,这是她的生存之道,既然不能反抗,是不是应该想办法让自己不会太难受。心里想着无数种方法,如果他有下一步的动作,自己要怎么迎合,才不至于太没面子,又可以婉转的表达自己没有拒绝的意思。当梦瑶终于意识到自己设想了太多种可能而龙子骅根本没有下一步动作的时候,才知道自己真的是想多了。龙子骅似乎也没那么禽兽。至少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禽兽。就连那唯一的一次,说到底还是自己主动的。这样算下来,她似乎也没有吃亏,毕竟是个型男加美男呢。身后是鼓动一般的心跳,其实她分不清这心跳声到底是他的还是自己的。挑了个舒服的姿势,迷迷糊糊的往那个温暖的怀抱靠了靠,放心的睡下了。早餐吃的十分尴尬,龙夫人费尽心思的准备,龙子骅只是淡淡的瞥了一眼,扔下一句话就走了,龙夫人那张精致的脸上露出微赧的神色,尴尬的抬了抬手还是放弃了。龙子骅说:“待会让简逸开车送你回去,把所有的东西都收拾好,不要留下回来的借口,这里不欢迎你。”“我们开饭吧,别理他,他早起吃枪药了。”梦瑶一边给龙夫人夹着菜,一边替龙子骅开脱,“不过是开了句玩笑,就发这么大的火气,也真是够了。”龙颖儿到底是小姑娘,很快注意力就被转移了,盯着梦瑶的脖子看了好久,小声问:“嫂子你的房间里是不是有蚊子呀,好大的一个包呢。”梦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摸摸脖子并没发现有什么不对劲,纳闷道:“有蚊子吗,我怎么没注意。”龙夫人也从刚才的尴尬中缓过神来,宠溺的白了女儿一眼,夹了一个鸡蛋“小孩子家家的,懂什么,吃饭。”不甘心的低头吃饭,还不忘指了指自己脖子下面的位置,示意梦瑶她那里“受伤了。”一早上张妈都笑眯眯的,看梦瑶的时候眼角都是弯的。一头雾水下决定回房间去抓蚊子,仔仔细细的找了一圈,别说蚊子,连个蚊子腿都没看见。于是转战到洗手间,对着镜子照了照,终于发现哪里不对劲了,连腾地一下就红了。“龙子骅你这个混蛋!我算是看错你了,根本就是禽兽不如!”脖子上红红的一个印子哪里是什么蚊子咬的,那明明是一个吻痕。亏得自己昨晚上还把他的形象树立的那么高大上,他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是扮猪吃老虎,是不安好心!一桩桩罪名罗列下来,梦瑶的小拳头攥的骨节分明,就好像手心里攥的不是空气,而是某个人一样。

章节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