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豪门盛嫁:独爱无良妻
第70章:早产

她说将来孩子生下来要是男孩就叫诺诺,要是女孩就叫惜惜,她要让宝宝一出生就知道妈妈是有多么的爱他……她说儿童房里面要加上一个婴儿的泳池,出生了还能像在妈妈的肚子里面一样有安全感……她说婴儿床上真丝的部分全都要换上纯棉的,这样宝宝才舒服……她说……龙子骅的脸深深地埋在手掌心,发出无声的呜咽一般的叹息。此时他最想听到的天籁,就是她说的话。隐隐有水渍透过指缝蔓延到手背上蜿蜒着淌进袖口,像是一个男人压抑的悲伤,想要宣泄不得其法。不得已的流露出来又要被悉数吞回去。苏瑾看着这样的龙子骅,手背上还有淤青,衬衫也狼狈不堪,凌乱的头发贴着额头,有些话想要质问还是咽了回去。他不是不讲理的人,知道在这场意外中龙子骅也是受害者。“我会把瑶瑶接回去修养,龙总工作忙可以先回去。”龙子骅缓缓的抬起头来,眼睛里冷寒的光芒一闪而逝,但接下来的狠戾丝毫不逊色给一个黑道大哥。“她是我的未婚妻,我们有婚约,龙家的产业虽不及大哥,但是养一个病人还是不在话下的。”这话说的极冷,苏瑾这等见惯了大场面的人都忍不住别过头去看他严肃的表情。他总猜测梦瑶对他说的话是不是真的,总隐约感觉他们之间有什么事是自己不知道的,他以为龙子骅对梦瑶的感情仅仅是因为她怀了他的孩子。这一刻苏瑾有生以来第一次对自己的推断产生怀疑,他突然觉得,在妹妹和龙子骅之间或许真的有那种叫做感情的东西存在。还有一个因素不得不承认,就是被实际年龄要比自己大上一点的龙子骅叫他的那一声大哥十分的受用。英雄识英雄,除去龙子骅林城商业首屈一指的身份,单是看到他的第一眼,那种霸气,那种占有欲,那种被仰视的光环笼罩着的男人,轻易的就能让人产生钦佩。要不是梦瑶,他想他们一定会成为朋友。从来没有过一刻龙子骅觉得时间是这样的煎熬,每一分每一秒都像是一个巨大的石碾子在胸口上碾压而过,不能呼吸,感受不到外面所有的一切,触感、知觉都在濒临灭亡,和他的人一样,跳上岸边的鱼一样,渴求着氧气,渴求着水。而梦瑶就是他的水,是他的氧气,是他生命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从前他无法理解为什么古代那些难过美人关的英雄,会为了一个女人放弃一切,他认为一个男人就要有一个男人的样子,儿女情长未免英雄气短。可是她的出现让自己摆在赤裸裸的现实前,让自己知道当初的他是多么的年少气盛,多么的幼稚可笑。手术室的灯光忽然闪了一下,在两个人的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哪里盯的目光僵硬,看着哪里看的眼睛充血的时候,手术室的灯光终于熄灭了。如果说这两个泰山崩于四面八方都岿然不动的男人觉得等待是煎熬的,那么他们就大错特错了。因为到现在他们才切切实实的体会到,从手术室到门口的这几步才是最难熬的。隐藏在口罩下面每一个细微的表情,哪怕是睫毛的抖动,都让两个人的心跟着一颤。临时被指派过来的苏医生,摘了口罩,冷冷的瞟了龙子骅一眼,“母亲失血过多,现在还在昏迷,至于孩子…”像是晴天里的一声惊雷,龙子骅的目光迸出眼眶,直勾勾的看着苏医生开阖的嘴,尽管知道不可能,尽管知道那是奢望,还是想能从她的嘴里知道一些哪怕只是一点点关于孩子的消息。七个多月,应该是样貌都分的清楚了,七个多月,他……应该长得很大了。时间被无限的拉伸延长,可以清楚的听到秒针一停一动的滴答声。终于觉把一个人焦灼的心放在炒锅上翻一遍,炒一遍,再用油沥一遍折磨的够了,苏医生还是那副别人欠了她多少钱似的腔调:“孩子,保住一个”。保住……一个?龙子骅的脸上五味杂陈,好像不太理解苏医生的话。“保住一个,是个女孩,没的那个是个男孩,怀的是一对龙凤胎,怎么你们不知道吗?”不知道,他当然不知道。梦瑶从来没有好好的做过一次产检,说起来也是他的疏忽,他怎么就没给她好好的安排一次产检呢,如果他够细心一点,如果他肯把生意上的事情放一放,事情是不是就不会是今天的这个样子。悔恨、懊恼、悲喜交加,龙子骅自己都不知道应该挂一副怎样的表情在脸上。梦瑶保住了,他以为孩子会没有的,还好保住了一个,可是那个没有了的孩子……眸色倏然一凛,暗黑的无底的深渊一样。那个让他们的孩子没来及见他的爸爸妈妈一眼的人,他一定要将他碎尸万段!车祸导致一个七个多月的宝宝早产,梦瑶出血过多,昏迷了几天,龙子骅几乎是将整个楼层都清出来独独留下梦瑶的一个病房,各种的鲜花水果琳琅满目的,让这里看起来不像是一个病房,而是一间植物园。空气中弥漫着花草的芬芳和蔬果的馨香,就是在鼻翼间的淡雅香味中梦瑶悠悠转醒。她记得昏迷前车身强烈的震颤,她以为她会死,没想到老天还蛮眷顾自己的,她竟然活下来了。是的,她活下来了,那么她的孩子呢?想到这梦瑶急忙用手探向自己的肚子,那里空空的扁扁的,平坦的空无一物,像以前她没怀孕的时候,每一次把手放在肚子上一样。心蓦地一空,跟着紧紧一阵抽疼,疼的呼吸都带着眼泪的咸涩味道,她大口大口的喘气,像是被人扼住了咽喉,颜色青白嘴唇颤动,心脏的位置被生生剥离了一块血肉一样,鲜血淋漓,痛的锥心刺骨,不对,比锥心刺骨还要痛。她想要从床上坐起来,她要去找她的孩子,她要知道他在哪,他们都还没有见过面,她那么的希望能够见到他,每一天每一刻数着指头度过。可是轻微的一个坐起来的动作,却牵动身上的伤口,让她不觉哎呀一声尖叫出来。梦魇一样的抖动,让陪在床边的龙子骅惊醒,本能的身体上的动作先于意识的,他伸手去拉梦瑶的被子,却拉到一只冰凉的手。“你怎么在这?”沙哑的嗓音,水泥打磨在砂纸上一样,梦瑶微怔了几秒,急切的近乎疯狂的嘶喊:“孩子呢,我的孩子呢?”“孩子……”龙子骅微微顿了顿,眼睛中闪过不明情绪的一丝神采“她——很好。”不敢置信的愣愣盯着龙子骅,她半天发不出一个音节,目光寸步不离他的神色,像是每一个细微的动作她都要洞察清楚,终于实在无懈可击的表情,才让她稍稍的松了一口气。龙子骅沉稳的声音在静寂的房间内空阔的流淌:“是个女孩,很漂亮,像你一样。只是是早产,现在还在恒温箱里观察,大夫说很快就可以抱过来给你看了。”梦瑶从不觉得他的笑容可以这么温柔,就是从前利用自己的时候都没有笑的这样无害。“你说的都是真的?”她忍住伤口处的疼,歪着头问他,一点都不像是一个做了母亲的人。她本来也不大,二十二三岁的样子,大学刚毕业,别的女孩子正是意气风发想要轰轰烈烈的谈一场恋爱,或者预备在工作上一展身手的时候,她却背负了命运的深刻和沉重。龙子骅不知道该如何跟她提起发生过的一切,所以干错隐瞒下事实,那些伤痛有他一个人就够了,不需要再多一个人来承受。到现在回想起来自己在听到苏医生的消息的时候内心澎湃翻涌的感觉,生不如死,偏偏还要给他一口气在。他不知做了多大的努力才隐忍着冲出去报复的冲动。拳头一下下砸在水泥墙上,感觉不到一点疼痛,或者是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的心稍稍的好过一点,可是溅出的血渍却让保洁的阿姨叹息了好久。他以为自己做好了最坏的心理准备,可是当无情的消息一字一字穿透自己的耳膜,析过脑海的时候,他知道他根本不可能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而梦瑶更不可能。床下的拳头越攥越紧,指节分明的手攥出咔咔的响声,他觉得自己再也维持不下去表面的平静了,蹭的一下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我去照几张照片给你,你看看她是那么的可爱。”不等梦瑶回答,龙子骅的身影已经冲出了病房,而病房的门还在那摇摇曳曳,风中落叶一般。梦瑶盯着那扇门看了很久,她总感觉的龙子骅哪里不对,可是让她真的说说到底是哪里不对又说不出来。隐隐的觉得他是有什么事情在瞒着自己,可是是什么事情呢。直到门口的昏黄中出现另一个身影,苏瑾慢慢推门进来的时候,梦瑶再次迫不及待的问:“我的孩子呢?”“别担心”苏瑾一惯的宠溺“孩子好好的,倒是你,好好休息什么也别想,不过是早产几天,现在的医学这么发达,早产根本不算什么的。”“嗯”微微点了一下头,她终于相信龙子骅说的都是真的了,刚才的紧张透支了她原本就不足的体力,这会让她又累又乏,眼皮打架昏昏欲睡起来。走廊上的龙子骅抬头看着天花板,房顶上的吊灯晃得他眼睛生疼,通红的眼角有水滴落下来,不知道是晃眼的灯光刺痛了眼睛,还是不愿意回想的那一切刺痛着他的内心。

章节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