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豪门盛嫁:独爱无良妻
第64章:事有转机

三天之内林城几乎是被翻了个底朝天的,所有的商场、酒吧、仓库、夜店……所有他们能想到的地方全都找遍了,虽然有警方的介入,但是吴梦瑶这个人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没有一点消息。龙子龙子骅的别墅里气氛异常的沉闷,不仅张妈每天望眼欲穿的盯着门口,就连龙老爷子也是整日整夜的坐在客厅,外面少有一点风吹草动都要急急忙忙的回头去看。龙子骅是披星戴月的赶回来,张妈刚才打电话,说爷爷晚饭过后险些晕倒,他即便带不回梦瑶,但爷爷那里至少要安慰一下。老人家上了年纪毕竟身体大不如从前,家里一下子少了两个人,让他如何承受的住。龙子骅知道,在爷爷的心里,早已经默认梦瑶就是龙家的媳妇了,对待家人,老爷子有一种异常的执着。就像自己的母亲,她是老爷子认准了的儿媳妇,是龙家仅有的一位夫人。老爷子的眼睛一直随着龙子骅的身体移动,他一个人的目标在明显不过,可是老人家好事抱有一丝希望,就是在他的身后会忽然跳出来一个小丫头,清脆爽落的喊他一声爷爷。想每一次和龙子骅置气她跳脚的样子,像每一次张妈逼着她吃有营养但是好不吃的东西,她那甜甜脆脆的称呼总是让自己忍不住动容。不过到底是当了半辈子兵的老人,眼中虽然有失望,但是隐藏的很好。他知道现在最着急的当然是龙子骅,他是孩子的父亲,吴梦瑶的未婚夫,他在天上地下不眠不休的寻找着,他尽力了,却一无所获。“再仔细的想想,到底得罪了什么人。”龙尊从来不过问商场上的事,他的眼里无商不奸,那些所谓的商业大亨哪一个不是机关算尽某算到手的钱财。所以龙子骅到了服兵役的年纪的时候,他是强烈要求孙子应征入伍的。为此龙尊和龙建安还大吵了一架,作为父亲,自然是希望自己最得意的孩子能够继承自己的衣钵把家族企业发扬光大的。可是两年后不知为什么,龙子骅突然自己提出退伍,放弃了在部队里一站宏图的机会,毅然决然的决定从商。没有人知道那两年给龙子骅的改变是什么,但是回来之后的龙子骅却仿佛变了一个人,很多在乎的东西都不重要了。而从前一直不屑的经商反而成为他最大的兴趣。爷爷认为做生意势必会有利益上的冲突就一定会树立敌人,在某些你不知道的地方虎视眈眈。这本也没什么重要,人总不能因噎废食,但是现在那些隐藏在黑暗处的敌人竟然把歪脑筋动到他的孙媳妇身上来了,这就让他忍无可忍。龙子骅摇摇头,“能想到的人,我都想了,却确认过了,私底下暗查了几次,一点线索也没有。”“哎,作孽啊!”爷爷幽幽一叹,自己的孙子他了解,确实是走的正行的端的人,就算暗中树立了什么敌人也一定早有防范,但是他那个不成器的儿子就不一样了。龙氏虽然是他白手起家一手打造的,但是也正是因此不知手上沾染了多少家破人亡的孽债。“爷爷您放心,警方已经在临近的几个城市都布控了,很快就会有消息的,倒是您这么晚了该回去休息了。”老人熬黑的眼圈,有了死皮的嘴唇,几天,让这个精神矍铄从来不服老的老人家一下子苍老不少。“我没事,昨天给以前的老战友打了电话,他们都同意帮忙找。”对以前的老同事老战友,龙爷爷自是无比的有信心,但是想到自己的儿子,不免又叹了口气:“给你那个不争气的爹打电话,让他好好找找,梦瑶要是真有个好歹,这笔账我一定算到他头上!”龙子骅有些错愕的抬头看了一眼爷爷,有些哭笑不得,老人家这时候急得有点病急乱投医了,他不能跟着一起,但是父亲那里……忽然电话铃一阵响,龙子骅的身体就是一动。电话是叶子豪打过来的,刚一接通就听到那边杀猪一样的喊起来:“子骅,有线索了,在招远的一个粮库,你快来!”龙子骅愣了一下,有一瞬间他的大脑是空白的,但是很快就反应过来,进门时丢在沙发上的外套都来不及拿,只是跟已经站起身来的爷爷喊了一句“梦瑶有消息了,我去去就回来!”林城到招远开车最快也要三个小时,龙子骅开车的速度简直可以用风驰电掣来形容。龙氏的产业一直是在时尚范围内的,有服装有首饰有会馆,但是粮食这么接地气的东西,龙氏实在是没涉猎过。重重谜团袭上心头,又担心梦瑶出事,飞快的车速,让跟在后面的人都捏了一把汗。简逸问了几次要开车却都被龙子骅拦下了。他害怕,从驾驶位换到副驾驶位,哪怕只是一秒的时间,他也好怕,怕梦瑶会等不及,怕梦瑶会害怕,怕她肚子里的孩子……招远的一个粮库内,十几个黑色西装黑色墨镜的人荷枪实弹的围在粮库附近。说是粮库其实并不完全,只能说这曾经是一个粮库,但毕竟是装过粮食的地方,难免留下一些后遗症,比如说——老鼠。这位置偏远的鸟不拉屎,但是老鼠却喜欢的很,这种昼伏夜出的小生物,到了月色盈盈的晚上格外的兴奋。吱吱——吱吱——鼠叫声在静谧的空间里显得格外的清晰。梦瑶被捆住双手蜷缩在角落里。她不知道是不是应该感谢这些老鼠,虽然这里暗淡的灯光看不清三米以外的地方,空旷的房间里连呼吸都带上了回声。却是因为有小老鼠,让她的心稍稍安一点,至少这里不只她一个生物。大概也是怕梦瑶被这些老鼠吃了,所以那些人没有绑住她的脚,她还可以活动。但是别说她是一个孕妇,就算是正常人也不可能在精神高度紧张时候还有心情散步。从被抓到这间粮库来,梦瑶已经大略猜到自己被关在这里的原因了。她猜想龙子骅可定在找自己,苏瑾也再找自己,可是到底谁能先找到这里来,找过来的时候,自己是不是还活着,这实在都是未知。在过去的十几年里,她一直有这样的担心,害怕某一天被哪些黑了心的家伙利用,所以她逃,逃出那个精心为自己打造的黄金鸟笼。可是没想到,她逃出来了,却还是没能逃过这样的命运。嘴巴里塞着不知哪里捡来的破布,堵的整个口腔都是不明的异味,梦瑶甚至怀疑,几天下来自己的下巴是不是脱臼了。大门口忽然响起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接着夜色中皮鞋踏在水泥地上的杂乱脚步声显得异常清晰。她想,还是苏瑾赢了。能让这些人因为一个电话而慌了阵脚的人,只有可能是苏瑾。但是她不可以让苏瑾把自己带回去,与其回到那个没有生气的家里,她宁肯把这个孩子交给龙子骅。那样至少他还能有一个正常的人生,不必重蹈自己的覆辙。而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要逃出这里,在不被黑衣人和苏瑾的人发现的情况下,安全的逃出这里,找到龙子骅。被反剪在背后的双手竟然一百八十度反转到嘴边。先是用手掏出嘴里的破布,然后又用牙齿啃断手腕上的绳子。还好从前学的这些自救和野外生存的本是还没有生疏。目光将粮库环视一周,耳朵仔细听着门外的动静。忽然什么金属质地的东西砸到铁门的声音,梦瑶急忙捡起刚被扔到地上的破布又放进嘴里,双手也背到身后,蜷起双腿堆坐回去。有两个黑西装的人拿着远光手电进来,随意的晃了几下。梦瑶急忙闭上双眼歪着脑袋假装睡着了。其中一个人嘿嘿贱笑了几声,说着:“嘿,这小娘们心还真大,这都他妈能睡着,马上就要端了吴家的老窝了,今天她还是吴家的大小姐,明天可就什么都不是了。”另一个却不大同意同伴的说法:“再怎么样她不还是个女人,又是个孕妇,就算不睡觉还能怎么样,怎样都逃不掉老大的手掌心不是。”两个人的交谈随着渐行渐远的脚步声慢慢消散。瞬间紧闭的双眼兀的睁开,像是黑夜中的一双鹰眸,闪着亮晶晶的光。梦瑶嚯的坐起来,听刚才两个人话里的意思,苏瑾现在似乎连抽身都难,而这些人显然也没有太大的胜算。连看守自己这个筹码的人都要抽调。不过同时也要为家里那两位担心,对付这么个没脑子的对手,竟然还要这么久。能想到绑架自己就应该想到自己对苏瑾足够的重要,既然重要完全可以不战而屈人之兵,还去围困他们做什么呢,只要把她往苏瑾面前一推什么样的条件谈不下来。还是说其实他们根本就没想到自己足够的重要?能走的都走了,梦瑶不知道留在外面的到底有几个人,所以她现在需要做的就是,打草惊蛇。随意的找了个不知什么东西敲击在铁皮的大门上发出咕咚一声响。梦瑶找了一个位置将自己隐蔽起来,闻声而至的两个人骂骂咧咧额走进来。“他妈的,血拼的时候轮不到老子上场,却要在这鸟不拉屎的鬼地方看着个娘们。”“不让你送死你还不高兴了?”“不拼命哪里来的钱花,今天那帮小子要是真把吴家的地盘给分了,咱们什么他妈的也捞不到。”这句话显然说到了点子上,另外一个人也不吭声了,只是拿着手电筒在粮库里扫来扫去。

章节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