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豪门盛嫁:独爱无良妻
第63章:意外之外

以为这是龙子骅不经意的小动作,梦瑶也未留意,就任她握着自己的手。与其他醒了看他冷冰冰的一张脸,还不如睡着的好,最好直接睡死过去!不是梦瑶怨毒,谁叫他总是摆出一张扑克脸,就好像所有人都欠他似的。夜色渐渐笼上来,房间里的光线越来越暗,闷闷的打了个哈欠,紧接着,肚子开始反抗了。她已经超过五个小时没有吃东西了。咕噜噜的一声叫的足够响亮,连隔着被子的龙子骅都听得一清二楚。再不能继续无视下去了,翻身坐了起来,拉着人下楼去吃饭。梦瑶还在闹别扭,根本不想和他一起,看见他就倒胃口。拿闹脾气的人没办法,龙子骅抱着双臂好整以暇的看着她。抽出一支烟,想了想又放回去,叹息一声,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冒出来一句:“我和安朵朵分手了。”“你和她分不分手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又不是你什么人,不需要跟我报备”。气呼呼的瞪回去,心里却没表面那么坚强。“你是和我是没什么关系,”龙子骅淡悠悠的说:“不过是一个未婚妻而已。”嗯?梦瑶抬头,他低垂的眸子被常常的睫毛挡着看不清神色。“我们分手很久了,在你离开之后。但是,是真的和你无关。”梦瑶突然离开林城,龙子骅其实并不知道,但是安朵朵却几乎一夜之间从所有的广告电视剧电影中消失,就连龙子骅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期间安朵朵只给他打了一通电话,但是因为他当时正飞往美国,所以根本就没有接到。回国后,简逸找到安朵朵,她却不肯见龙子骅了。细查之下,安朵朵退出娱乐圈的事一无所获到时让他查出一件别的事。安朵朵一直和一个叫齐子桓的人有联系,这才真的是一定绿油油的大帽子,扣在龙子骅头上那叫一个葱心绿啊,要多鲜亮有多鲜亮。就连龙子骅的扶持都没有了,安朵朵这几个月一直是在吃老本。她虽然销声匿迹一段时间,龙子骅以为她学乖了,但是没想到,今天竟然会在商场碰到梦瑶他们,而且还吵到一起去了。他这算是在和自己解释吗,梦瑶忽然有点受宠若惊,但是还是拉不下脸来,凭什么他几句话自己就要乖乖就范。“你自己下去吃吧,麻烦帮忙告诉张妈把饭送上楼来,我晕车劲没过,不舒服。”龙子骅动了动,梦瑶以为他要下楼吃饭去,心里忽然萌生出一点小小的失落。自己都不能白,她到底是希望他走呢,还是希望给他留下来。忽然身体一轻,被人腾空抱了起来。几乎是同时的一声尖叫,本能的搂住了龙子骅的脖子。这一抱太突然,这一搂也很突然,于是两张几乎就要贴到一起的脸让两个人都有些不自然。砰砰的心跳梦瑶分辨不出是他的还是自己的,蓦然的忘了说话,也忘了动作,甚至忘了让他放自己下来。安朵朵的突然出现,让龙子骅提高了警惕,能在娱乐圈只手遮天到动作迅猛的连他的眼睛都瞒过了,这让他心里生出几分忧虑。难道是自己生意上的事情,已经有人把手伸到自己身边人上了吗?不知道是不是可以庆幸,安朵朵这个招牌他一直用的很好,保护住了自己真正想保护的人,可是似乎这个招牌他用的太过逼真,反而出现了一些适得其反的效果。不得不承认她生气吃醋的样子很可爱,可是一直这么误会下去也不是办法。尤其他更不能直接表明说:我其实喜欢你比喜欢安朵朵多一些。而且现在他有更多的理由不能把这话说出口。严肃到现在还没有回来,脑子里那个东西像是一颗定时炸弹,随时有可能把他还没争取到手的幸福炸的支离破碎。手指合拢又慢慢放开,像是抓着什么东西,又像是什么也没抓到。龙子骅就盯着自己的手指愣愣出神。“老板,安小姐想见你。”简逸过来通报,却不想正撞见他神色古怪的样子。“让她进来吧。”他们很久没有见面了,是该好好谈谈了。没有人知道安朵朵在龙子骅的身上敲了多大一笔,就像没有人知道他们今天在办公室里的谈话一样,只是安朵朵离开的时候笑的花枝招展的一脸嘚瑟样,让所有人都忍不住猜测,他们的老板在这场感情的戏码里到底投入了多少。而那一天龙子骅却清楚的记得安朵朵离开的时候,最后说的一句话。她说:“龙子骅你最大的缺点就是从不拿女人当做对手,你从没都没有认真对待过你身边任何的一个女人,但是现在似乎有了例外呢,你不是常胜将军,你知道这是一件多么危险的事情”。他像是丛林里最敏锐的猎豹,隐隐的嗅到了危险的气息,但从没有这一刻的他迫切希望自己的预感都是骗人的,是他太紧张了。驱车赶回别墅里,客厅里和他离开的时候没有任何的不同。张妈还是在指挥着佣人在打扫,窗明几净一尘不染,一切有条不紊。“爷爷呢?”那个名字在心中出现了无数次,可他就是没有勇气说出口,最后硬生生的吐出一个称谓,他清晰的听到自己沙哑的略带颤抖的声音。这是他所能想到的最曲线救国的方式。此时此刻他是多么的希望张妈像往常一样微笑着对他说“龙老爷子啊,跟小姐在下棋呢。”“老爷子在花园喝茶,您回来这么早是要在家里吃午饭吗?”不了,深呼出一口气,像是做了什么重大的决定,极具忐忑地在唇边斟酌半天才前怕狼后怕虎的问出口:“吴小姐和爷爷在一起吗?”张妈只是错愕的眼神注视了良久才带着疑问的反问他:“不是您给一个电话叫走了吗,怎么她没找到你吗?”龙子骅只觉得自己的脑袋嗡的一声,刚要迈出门去的腿忽然不会动弹了,周身的血液凝结了一般,眼前一花,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什么时候的事情?”张妈也察觉到了龙子骅的不对劲,认真思考了一会回答:“您离开以后,大约是九点左右。”自己的声音还在耳畔,而大厅之中已经没有了龙子骅的身影。这个从来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男人慌乱的连走路都有些摇晃。在车上他先是给简逸打了个电话,告诉他取消今天所有的行程,再帮他联系叶子豪和洛尘在办公室等他。简毅有些一头雾水,如果他刚才没有听错的话,老板刚才说话的时候是在——颤抖?他不知道老板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只知道他离开的时候表情就有些不大对,而现在,难道真的一语成谶?简逸是龙子骅的特别助理,当然是了解他最多事情的一个,也猜得到龙子骅的忧虑和担心是因为什么,平时随和的一张脸此时也不觉阴郁起来,严肃的脸秘书办的小秘书都以为是龙子骅附体了。洛尘和叶子豪已经等在办公室了,百叶窗拉下来,门关的死死的,简逸推了下鼻梁上的眼睛神色紧张的盯着龙子骅空着的座位上。终于闷雷一样破门而入的声音让三双眼睛齐齐的看向门口。微微有些凌乱的衬衫,几丝散乱的头发,还有额上大颗滚落的汗水。惯于调笑的叶子豪也肃穆了脸色。“东方步还没有回来,你确定要提前动手了么?”“嗯,”龙子骅微微点了下头,“但是现在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哦?”几个人不约而同的看向龙子骅,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打败葛振飞不是他一直以来的愿望吗?尽管现在的时机似乎不大合适,但是龙子骅向来不打无把握之仗,他选了今天,就一定是有足够的原因。“吴梦瑶失踪了。”简单的几个字,龙子骅说出来却像是碾过一堆酷刑,说完把脸埋在掌心里,许久没有再发出任何声音。天知道现在他的心已经乱成一团了,他也知道现在并不是打垮葛振飞的最佳时机,但是如果不在此时行动,那么之前所有的努力就全都白费了。吴梦瑶?听到这个名字,洛尘的眼中闪了一下。“她真的在你那里?”那天听紫怡说梦瑶请假去产检,结果就再也没回来,他把所有能找的地方都找遍了,却始终没有一丁点关于她的消息,没想到竟然在龙子骅那里。心里咯噔一声,有什么在心里碎裂开来,目光久久凝视着一声不吭的龙子骅。“嗯”终于他抬起头来,定定的看着洛尘,“她怀了我的孩子。”“你这个混蛋!”再也沉稳不下去的洛尘嚯的站起身来,一个箭步冲上前去抓着龙子骅的领子挥着拳头就要砸上去,“你知道我找了她多久,她竟然就在你那!”他的员工无缘无故失踪,他甚至报了警,更是第一时间打电话给龙子骅,让他这个好兄弟帮忙找一下。没想到竟然是他把人藏了起来,还说孩子是他的。挥上去的拳头最终还是没有砸落下来,叶子豪双手扳着洛尘劝他不要激动,劝他要以大局为重,劝他他们是兄弟。他们是兄弟,可是他却有一种最珍贵的宝贝被兄弟抢了的感觉!

章节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