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豪门盛嫁:独爱无良妻
第62章:有人吃醋了

所以事到如今龙子骅也不能再装作视而不见了,停住脚步,眼刀子冷冷的射向这件事的罪魁祸首:“有些事我不说不等于不知道,只是大家好歹朋友一场,不想撕破脸而已,安朵朵,齐子桓的事情你还想让我再说下去吗?”齐子桓的名字从龙子骅的嘴里说出来,让安朵朵的脸青一阵白一阵,他的事龙子骅怎么会知道的,是什么时候知道的?自己出事的时候龙子骅袖手旁观,不会真的是因为那件事吧?瞪着眼睛安朵朵再不敢言语一声,韩悠然对龙子骅的惧怕更是发自骨子里的,这个把她搞得几近家破人亡的男人简直就是地狱里的修罗,有多远躲多远,真的是再也不想看到他了。聚众闹事这件事很快被保安压下去了,人群也被疏散了。龙子骅抱着梦瑶一路上不置一词,但是低气压始终盘旋在头顶,让梦瑶一阵一阵的打着寒颤。“今天的事谢谢池小姐,我带梦瑶回去,就不送你了。”“额…不用,我自己开车回去就好,龙总不用客气!”再傻她也听的出来这是下逐客令呢,素素自觉的为龙子骅开了车门,让他把梦瑶放在后座上,才一步三回头的去找自己的车。这个男人果真帅呆了,连生气的样子都那么帅。梦瑶还真是好福气,要是能遇到一个对自己这么好的人,就是做小三她也认了!素素坐在车里独自YY无限遐想,可身为好朋友的梦瑶可就没那么幸运了。龙子骅自从进到车里就一言不发,这让梦瑶更加的一头雾水。她不过就是逛个街,碰到安朵朵也是意外,被他撞见就更是意外,又不是诚心拉他进来蹚浑水的,他不高兴可以不用搅进来,又没有求着他。还是说,看到安朵朵和自己在一起,他觉得是自己欺负了他的前女友?想到这,不知怎么的心里就涩涩的酸了一下,车窗外飞速倒退的景物,晃得她直眼晕,人也萎靡起来。半天忽然想起来,他不是被扣了驾照了吗,怎么还敢开车上路?“喂,你开慢点……简助理呢,怎么没来给你开车?你小心点,有交警!”刺啦——一个紧急刹车让后面距离不远的一辆车子险些追尾,接着是此起彼伏的鸣笛声。“龙子骅,你疯了吗?”身体惯性的向前一倾,梦瑶本能的抱住前面的靠椅。“你也知道害怕了,商场里那么多人,你就不怕挤到肚子里的孩子吗!”龙子骅怒了,她听得出来,可是这怒意实在毫无道理。商场人是多,可是又不是每天都会像今天一样全部集中到她的周围,她也不能因噎废食不是。“把车门打开,我要下车!”跟渣男关在一个空间里简直就是摧残,他们是什么关系,他凭什么对自己大呼小叫。对梦瑶的话充耳不闻,他只是从新启动了车子。这回轮到梦瑶怒了:“不就是又牵涉到你的女朋友了吗,又没人拦着你,你喜欢她追她去呀,载我干什么!”不知不觉红了的眼眶蓄满了泪水,她忍着不让泪水滴下来。原本她才是最无辜的,却总要无缘无故的承接怒意。她可以不在他的别墅养胎,是他非把自己关在那金丝的鸟笼子里的。只不过是吵几句嘴而已,他至于不要命似的吓唬自己吗!“我说过会给你一场婚礼。”龙子骅一惯淡漠的语气凭空响起,映在倒车镜里的脸无比认真。被这话唬得得一愣的梦瑶神情错愕的看着倒车镜里的那张脸,忽然觉得好陌生。有时候经过书房,她也会听到他和爷爷的争吵,知道是在爷爷的威压下他才答应和自己结婚的。明白爷爷是为了自己好,可是对她来说有没有那场婚礼真的不重要,她的身边从来没有人左右,来自于亲人间的压力不可能将她打垮。未婚先孕又能怎么样,世上单亲的未婚妈妈多了,还不是都过得好好的。再说婚结完再离也是挺麻烦的,到时候未来老公跟她去领结婚证,还要被误会是二婚。“这个可以不用,婚礼只是一个形式,我也不是很在乎,就不为难你了,爷爷那里我会去说。”梦瑶是好意,她们之间本就没有太多交集,她不需要龙子骅为她做什么,更不想他们之间因为这件事有太多的牵扯。她想好了,孩子分时间段的住在对方家里,这是她所能做的最大的让步。如果到时候龙子骅不答应,她不惜动用苏瑾那边的势力。如果到时候难免鱼死网破,又何必现在假意惺惺的勾结在一起。但是龙子骅听到这话脸色明显的冷了下来,车速不知不觉的快了起来。梦瑶懒得和他说话,也懒得再挣扎,只是手紧紧握住车顶的把手,尽量的稳住自己的身体。下车的时候她的脸色煞白煞白的,甚至不知自己是怎么走回进去的。张妈看到梦瑶的脸色吓了一跳,惊呼出声:“小姐,你这是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我去叫医生来。”手扶在张妈胳膊上,几乎把整个身体的力量全部压在张妈身上,缓了半天,才勉力一笑,“我没事,只是有点晕车。”龙子骅只是悠悠的偏了下头,淡淡的瞥了一眼,什么也没有说转身上了楼。轻轻的咬了下下唇,她实在没有力气上楼了,坐在沙发上缓缓劲,还好宝宝没事,这会估计是睡醒了,正在肚子里做运动呢。想到孩子她的脸上不由得漾出浅浅的一个笑来,刚才的不适似乎也减轻了很多。其实那真的是精神作用,事实上她的身体散了架似的,堆在沙发上没一会就睡着了。张妈端了吃的过来,看到梦瑶坐在在沙发上歪着头睡着了,摇了摇头,还是决定上楼去找少爷。早上走的时候还都是好好的,中午回来见小姐没在家,少爷连午饭都没吃开着车,说是要接人回来。谁知道人是接回来了,可是却又闹成这个样子。龙子骅刚刚洗了把脸,冷水刺激的神经清明了许多,才想起自己在车上坐的好像是有点过分。可是他是个要面子的人,这么快的拉下脸来去找梦瑶道歉,根本就是为难他,正绞尽脑汁的编排该怎么把她骗上来洗个澡,张妈就进来了。“少爷,小姐在楼下睡着了,您看……”张妈话还没说完,眼前已经没了人影。龙子骅一阵风似的旋身出了房去直奔一楼的客厅。沙发正对着风口,虽然这么好的房子实在没什么风口不风口的,但是龙子骅的第一反应就是这样下去她会着凉的。怀里抱着柔软的身体,她的睡姿永远称不上好看,可是每一次抱着她感觉却都踏实的无法言喻。经常他会觉得这就是他想要的家的感觉。张妈跟在身后不停的絮叨:“……怀孕的女人心思都敏感的很,少爷平时该多让让小姐的,再说了女孩子嘛,生气了哄哄也就好了……有时候啊,问题不是出在你因为什么事惹她生气了,而是出在你根本就没有哄她的这件事上……”是吗,她生气并不是因为自己责怪她没照顾好自己,而是因为她生气他没有好好的哄她吗?他不是没有哄过女孩子,身为一个桃花不断的钻石王老五,他的身边从来不少女人,每一个他都打发的服服帖帖,可是到了她这,不知为什么就怎么做都不对了,好像他如何都是错的,如何都不能让她正眼的看自己一眼。龙子骅很恼火,在梦瑶眼里他的存在感甚至比不上别墅里的花花草草,她总是能轻而易举的挑逗起自己的怒火,可是无论他怎么做似乎都无法让她的视线在自己的身上多停留半分。怀里的人被轻轻的放在床上,像是怕碎的一件精品,他不想把她惊醒,却又忍不住看她生气却不得不忍者不能发泄的表情。于是在床的一侧做了下来,盯着那张完美的侧颜看了好久,视线又一点点移到肚子上。对这个孩子他饱含期待,可是又害怕他的出生,就是与她的终结。在车上他说的都是认真的,他会给她一个婚礼,这样他们的孩子将来接手龙氏的继承权,有她陪在身边,他才可以安心。合衣卧在梦瑶身侧,看着窗外的天空由浅蓝一点点变成深蓝,再由深蓝渐渐染上红晕。几朵火烧云在天边变换着形状,就像手中她柔软的发丝,让人不由自主的期待。是什么时候开始他对她的目的变得不单纯起来,是什么时候开始他不经意的沦陷进去。在她的一颦一笑中,在她嘴角浅浅的梨涡里,时光会因为她的存在而静谧美好。悠悠转醒的眼睛盯着室内漆黑的一片,梦瑶有些不知身在何处。她记得自己是睡在客厅的沙发上的,可这里明明是卧室啊,是时空错乱了,还是她的记忆出了问题。动了下手臂,她想支撑自己的身体坐起来,可是手却被人牢牢攥住,动了几下都没抽回来。有点气鼓鼓的瞪眼看着身侧模糊的人影,不用想也知道一定是渣男。可他不是在生自己的气吗,又干嘛抓着自己的手不松开。睡觉前龙子骅的薄凉还历历在目,尚在赌气的梦瑶根本就是一个字都不想和龙子骅说,于是就任凭他握着自己的手,转过头去看窗外变换的云朵。可是她的头才刚刚转过去,原本在小憩的人,忽然张开睿智的双眸幽深明亮,盯着背对着自己的如瀑长发,手指不觉又紧了紧。

章节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