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豪门盛嫁:独爱无良妻
第61章:狭路相逢智者胜

早上只是洗了头发?好吧,是她想多了,原来他也不是钢筋铁骨,也不是铁石心肠,还知道自己是肉做的,伤口是不能沾水的。可是,可是她怎么忘了呀啊啊啊!这时候要是才显得后悔到抓狂会不会显得太矫情?所以她没有很抓狂,只是乖乖的去取医药箱。龙子骅并没有带药回来,所以还是早上的那些应急的伤药。身上也没了自己扎成的那个大大的蝴蝶结,所以条理分明的肌肉在灯光下看起来总是觉得有点碍眼。“可能会有点疼,你忍着点啊!”她的手已经很轻了,可还是感觉得到在药水接触到皮肤的刹那,他的身体有着轻微的震颤。那种痛她可以理解,尤其是身上还有几道又深又长的口子,所以更加的小心翼翼了。轻轻的关好药箱,又蹑手蹑脚的放回去,最后房间里只留下一盏昏暗的小壁灯。果然是太累了吗,这么一会功夫就能睡着了。在有些人的生活里家就像旅馆而旅馆才是家,龙子骅的生活就是如此。虽然最近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多了,但是跟一般正常的家庭比起来还是少之又少。所以梦瑶的生活基本上还是挺开心的。预产期一天天临近,梦瑶更加珍惜她现在还能健步如飞的日子,所以出门的时候一点也不少。“我说亲爱的,你真的只有七个月吗,怎么看起来像是马上就要临盆了呢!”素素啜了一口果汁,又瞟了一眼梦瑶日渐隆起的肚子一阵唏嘘感叹。说到这梦瑶也真是有点气馁:“张妈也这么说,还说就是双胞胎也没见这个月份有我这么体态丰盈的,还一个劲的催我去检查,看看是不是怀了双胞胎。”张妈不止一次跟梦瑶提过,她的肚子大的不像是一个宝宝,让她去医院做个产检。可是天知道她到底有多么讨厌医院那种地方,况且以前有被半路劫持的不愉快经理,还有被人灌了药硬被架上手术台的时候,让她想在只要一想到医院就两腿打怵。她是实在没有勇气去那种地方了,到底是一个宝宝还是双胞胎,就算是生个巨大儿出来她也认命了。可是现在素素这么一说,无异于戳到自己的痛处,梦瑶立时愁眉不展的。生个巨大儿什么的只是随口说说,要是宝宝真的有一丁点的不健康,她都一定会内疚死自责死!“好啦,别想那些有的没的了。你要是休息好了我们就要回去了。”素素已经拿起了所有的东西走在前面,跟孕妇在一起嘛,就是要有这样的自觉。“哎呦,我还以为看到谁了呢,这不是吴大小姐么,怎么没见龙总和你一起啊,不会这么快新鲜劲就过去,被甩了吧!”阴阳怪气的走过来的正是韩悠然和安朵朵,两个人都没变,还是那副讨人厌的样子。素素没认出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安朵朵,却一眼认出了韩悠然,狐狸精永远都是一副招人恨的嘴脸,尤其今天看起来格外的来者不善,于是立马护在梦瑶身前,护小鸡一样。“韩悠然,你现在不是应该在家带儿子吗,怎么这么清闲跑到这来了?”一听这话,韩悠然的脸色一片惨白,眼神闪烁半天答不出话来。算起来她是应该在家带孩子的,可是孩子早在几个月前就被自己拿掉了。都怪吴梦瑶,要不是她跟龙子骅狼狈为奸,把自己家逼到破产,她也不会狠心把自己的孩子拿掉,罗景天更不会离开自己,归根结底这都是吴梦瑶的错!狠辣辣的眼睛恶毒的看着吴梦瑶,被素素护在身后仍然要肥出一圈来的人影,让人一眼就看出来这是个孕妇。难道……凭什么自己的孩子没了,她却可以安心养胎,还逛这么高级的商场,原本这一切都是自己该有的生活。莫须有的罪名一项项罗列到梦瑶的身上,韩悠然出言尖酸刻薄:“这是怀的谁的小野种,不会是用这个敲诈了龙子骅一笔钱,还在这挥霍的心安理得吧,吴梦瑶,你那是卖儿子的钱,你花着心安吗?”韩悠然说话很大声,来来往往的人群已经有不少人围了上来,对躲在素素后面的梦瑶开始指指点点,议论纷纷,小三啊第三者啊什么的脱口而出,纷纷落入几个人的耳朵中。韩悠然一脸嘚瑟,还在强调,“看到没有,这就是传说中的小三,狐狸精,抢了别人的男朋友,还装的可怜兮兮的,这种女人的最会做戏了,卖完自己又卖孩子,真是没见过比这更不要脸的了!”梦瑶的脸色惨白惨白的,双唇都止不住的颤抖,借以紧紧攥紧的小拳头来使自己稍微镇静一下。“你们别欺人太甚!”素素挺身而出,就要冲上去掐架。轻轻的拉了一下一角,梦瑶对素素说道:“别和他们一般见识,我们清者自清,到底谁是小三,谁抢了别人的男朋友,老天自有判断,而且已经给了最好的惩罚,不是某个人信口开河句可以了的。”转头眼睛瞟像韩悠然的肚子,手故意在自己高高隆起的肚子上一下下轻抚,“你说对不对,韩悠然?”不轻不重的话倒是让很多人对梦瑶的看法改观,韩悠然尽管恶人先告状占尽了先机,可是也让人一眼就看出了泼妇的本质。梦瑶虽然处在舆论的顶端,但是处变不惊并没有沉不住气的和人厮打到一起,让很多人觉得这出闹剧并不会发生意料中的看点,于是悻悻的离开了。“梦瑶你别怕他们,有我呢!”以为梦瑶是想息事宁人,素素拍着胸脯保证,她足以以一敌二保护好她们母子的。梦瑶到不是怀疑素素的战斗力,只是现在她是一个母亲,凡事不得不站在一个母亲的角度去思考,她要保护的不是自己,而是肚子里的孩子。这里人多眼杂,她不想给自己惹麻烦更不想给龙子骅惹麻烦。眼看着舆论倒向了梦瑶的一边,隐藏在大墨镜下的安朵朵也不甘示弱了,尖酸的语气讥讽着:“怎么,吴梦瑶,你把龙氏总裁翘到手了,良心不安了,看到我就这么急着临阵脱逃?”龙氏总裁的名头一出,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一片哗然,还以为只是普通的原配捉小三的戏码,原来涉及到豪门恩怨,这无异于爆炸性的新闻,似乎又有看点了呢。对韩悠然梦瑶是一千万个义正言辞,可是对安朵朵,虽然曾经她做过很多对不起自己的事,但是归根结底出发点都是因为龙子骅。在她的面前,她真的有些抬不起头来,就像那个小三的帽子真的扣到了自己的头上一样。“我没有!”中气明显有些不足。但接下来想到是安朵朵步步紧逼在先,自己对她也没做过什么实质性的伤害,也就反唇:“安朵朵,你和龙子骅之间有多少是真多少是假你应该比我更清楚,他从来桃花不断你不去质问,非要和一个最无辜的人牵扯到一块,我和他是怎么纠缠到一起的没有人比你更了解。”梦瑶反唇相讥,她是觉得过意不去,她原本才是龙子骅的女朋友,可是这掩盖不了自己是因为她被无辜牵连进来的事实。事情过去这么久,她要是在什么也想不明白那就真是白活了。如果当初没有安朵朵在从中搅和,自己也不会被公私分明的龙子骅相中,只是后来发展成商场上的一枚棋子,是偏离了大家的预料,她会“不负众望”的把所有事情搞砸,简直就是是跑偏。“自作孽不可活,安朵朵你这叫咎由自取!”梦瑶一口一个安朵朵,成功转移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她本来捂得严严实实,但是昔日屏幕上频频亮相让大家对她耳熟能详,现在被梦瑶这么一说,果然依稀可辨的确是几乎可以说是自爱一夜之间销声匿迹了的安朵朵。人群中马上就有人指出来:“快看,真的是安朵朵啊,没想到她和龙氏总裁的传言竟然是真的!”明星效应不是一般人能吃得消的,明星的负效应更不是谁都能吃得消的。悄悄拉了素素的手,梦瑶就要挤开人群退出去。可是围的水泄不通的人墙,就凭她们怎么可能轻易的说走就走啊。低着头护住自己的肚子,梦瑶紧跟在素素身后,对越来围拢越多的人群望洋兴叹。忽然身前人高马大的一个身形拦在了两个人面前。“你瞎呀!”素素的小暴脾气彻底被点燃,没看到这里有孕妇吗,这辈子没见到明星吗,非要去看个清楚,不就是一张整过容的脸吗,有什么好看的。抬起头正想骂个酣畅淋漓,却忽然张着嘴吧不说话了。居高临下的人低头俯瞰着自己身后的女子,偶尔撇到自己这里来的眼刀子好像能剁了自己的手一样。见过忠犬的,没见过这么忠犬的,他们两个都是女的好吗,不就是拉了一下手吗,他龙子骅至于吗?梦瑶还在想素素怎么不走了,于是大声的问了一句,问完了才抬头,正对上龙子骅深沉的古潭一样的眸子。他怎么会来这?轻松的剥开两边的人墙,一把抓住梦瑶的手,快步走了两步,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干脆把人懒腰抱起。一声惊呼还没来得及溢出口,就听到有眼尖的人已经注意到了这里。“快看,那不是是龙子骅吗,他和那个女人真的在一起了!”安朵朵也总算找到了可以脱身的借口,一个劲的把人往龙子骅这边赶。因为怀里抱着梦瑶,难免生出和她一样的想法,都想避过人群。可是有些人就是这样,你给脸,他不要脸,还要蹬鼻子上脸。

章节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