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旧爱新婚:Boss情劫娇萌妻
第29章:他生病了(2)

季凌越不光是诧异,更是被吓倒了?一时间竟忘记要推开她,即使去推开,以他们现在的姿势,他也是坳不过云池的。她竟然主动亲了自己,还是这般霸道的亲吻方式?季凌越极力掩饰着自己微红的脸,他,季凌越,被女人强吻了,竟还是一只自己一直觉得胆怯的猫。情何以堪?云池使劲的贴着季凌越的嘴唇,直到季凌越无奈的咽下药剂才松开双手,离开他的身躯。季凌越干咳几声,掩饰自己的失态,一时间,忘记了胃部的疼痛,也忘了自己这个时候应该大声呵斥云池,把她赶出去给她颜色看看才对的。被自己吓到了?等待被凶的云池见季凌越迟迟没有开口,只有猜想难道被自己吓到了,刚才自己还是很温情的,好像没母夜叉那么凶煞的。云池不禁皱眉,也罢,先办正事,不然待会饭菜都凉了。“我扶你回房间吧!”看着脸红一阵,白一阵的季凌越,云池担心是不是自子刚才力道过猛,让他胃部更加不适了,“时不时又疼的厉害了?”看着云池着急的表情,季凌越不知为什么觉得心里阵阵暖意,胃也没有刚才那么疼痛了,可能人生病就格外脆弱,只要有人哄一哄,就会温顺许多。季凌越还真的站起来准备回房间休息,云池刚想上前扶着,就被打断,“我自己会走,反正也没什么事情了,本就准备回房间了。”云池看向桌子上的几摞文件,又看看季凌越,心想:好吧,让你逞能,男人真是要面子。也好,云池端上托盘跟上,免得没有手来拿托盘。“你那什么药?有毒不,喝了怎么更痛了?”躺在床上的季凌越抱怨着。云池在盛粥,刚好背着他,“季大少爷,你不喝药会更痛的!”好歹一集团总裁,难道不知道药那会这么快见效,没事找茬?云池翻着白眼。拿来小桌子准备摆到床上,季凌越一脸不悦,“还真当我是病人,你……”还没说完被云池打断,“大少爷,你一天都没有吃饭,前几天估计也是在熬夜,你确定胃不疼了?”不疼了我就不管你了。云池揭开盘子上的盖子,香味溢出,“算我求你了,大少爷赏个脸,尝一下嘛!”云池一脸谄媚状,这男人,不示弱他是不会乖乖听话的,这是云池这段时间买的教训。季凌越确实觉得有些饿了,可是没什么胃口,不是道是不是那个吻的缘故,他没了之前的尖酸刻薄,抬眼看了看菜色,“好吧,你喂我吃!”什么?打着哈欠的云池来不及关上嘴巴,她没有听错?“快点,磨蹭什么?”季凌越皱眉,“刚刚你不是挺……”“知道了,不是在盛粥吗?”云池自然知道他指的什么事情,慌乱的打断。“粥就把我打发了?”季凌越很不爽,我不爱吃的东西就是粥。有的吃就不错了,云池没应声,一一端上床上的小桌,端起粥站在床边上。知道季凌越有洁癖,尤其是自己的床,连雪姨都不能帮他收拾。“坐!”季凌越眼神指着床沿,站着怎么吃,还是这么傻这丫头。嗯?云池有些惊讶,也没问什么,听话的坐了下来,反正是你让我坐的,待会别又乱发脾气才好。“你都不吹吹,烫死我?”季凌越不满的发着恼骚,表示不吃。“我敢吗?”云池忍着脾气,她觉得季凌越已经很配合自己喝了药,还准备吃饭,要顺着这头狮子。安驰安慰着自己,语气缓和,“真的不烫,都提前试好温度了的。是么?这都什么粥,黄黄的。尽管季凌越一脸嫌弃,再三挑着毛病,还是极不情愿的张嘴抿了一小口。恩恩,味道还不错,不填,味道淡淡的,很香……跟自己所想象的稀饭很不一样。“什么东西做的?”“小米粥。”云池一向很有耐心,“知道你不喜欢吃粥,可是小米是养胃的,多少吃一点,待会胃就不会那么疼了。”季凌越张口吃着云池喂过来的粥,微微一愣,知道自己不喜欢粥?小米是养胃的?看着桌上的牛肉汤和西兰花,不像是雪姨的手艺,再说雪姨是不会违抗自己的意思去做这些吃的。“都是你做的?”现在的女人不都不会做饭吗?“怎么,很难吃?”云池看着季凌越的表情,难道不合口味。“凑合……”吃了半碗粥,季凌越觉得胃里舒服多了,暖暖的。一下子觉得自己好像是饿了。看来这粥的魅力还不错。云池着实松了一口气,万一季凌越再挑起毛病,还真不知如何是好。看着一碗粥吃了一大半,心底燃起一丝喜悦。“呐,光喝粥,不给菜吃?”欣赏着云池变化多端的表情,季凌越觉得心情大好,难得病着的时候还能这般愉悦,这个小玩意儿好像还不赖。云池乖乖的喂着菜,喂着汤。好想问他好不好吃,话到嘴边又咽下去,他知道季凌越最讨厌别人婆婆妈妈的。还是不惹他生气了。季凌越吃着牛肉汤,觉得特别爽口,第一次吃这道菜,看起来似乎很撒,吃起来酸爽有滋味,一点辣味都没有,想不到这丫头厨艺还这么好。云池看着季凌越吃的酣畅,心里特别舒畅,自己的心愿终于满足了,真好,如果可天天给凌越哥哥做饭吃就好了。这本丫头还是有优点的,只是,想起周子维是她的前未婚夫,那么,她这么会做菜,会照顾人是以前锻炼出来的,还是专门为周子维学的厨艺?季凌越有些温怒,“看不出来,你还会照顾人?”他想知道些什么。“经常照顾人,自然就会了”云池回答的不假思索,和母亲两人相依为命,差不多都是自己照顾母亲,他的母亲,只要不为自己添乱子就不错了。但是她还是很爱母亲,毕竟她也不容易,也是自己唯一的亲人。提到母亲,云池想起出国离开的母亲,突然有些挂念,不知道在国外过得好不好。季凌越看出了云池的走神,这幅神情,是在思念什么人么?刚提到周子维,就这么想念?难道这么巴结自己,是想早日解脱,好回到周子维的身边去?“我不吃了,都撤出去!”季凌越一拍桌了,小小的桌子上边的盘子差点被震掉。“呃?”云池一下子被惊的回过神,季凌越突然的狂风大作是因为自己走什么?少爷的脾气真不好捉摸。“对不起,我走神了。”云池连忙道着歉,她不想季凌越天天不搭理自己,好不容易稍微缓和的关系,不想就这么又被摧残。走神?对不起?这意思不正是:对不起,我情难自禁的就想起我的爱人周子维了,请见谅不要介意,我也不想这样,可是我爱他难以自拔……季凌越一个人在那里臆想着,火气一上来觉得胃疼又开始加剧,他季凌越到底哪里比不上那个吃软饭的?“没事吧,别生气了!”怕他在摔盘子什么的,云池赶忙撤了床上的小桌子,看见季凌越捂着腹部紧皱着眉,又疼得厉害了?都说了不要生气,真是小气。“滚……”不想看见她,更不想跟她讲话。看着差了一半的饭菜,今天总体来说还是很成功,药也喝了,饭也吃了,难得大少爷这么配合,知足吧。云池没有搭理季凌越的话,“喝点牛奶吧,在好好睡一觉。”牛奶是安神的。“少在这里献殷勤,滚……”牛奶?明知道我不喝牛奶,又是周子维喜欢的吧?你是太思念周子维拿我当替代吗?牛奶被打翻在地,溅了云池一身,“啊……”云池尖叫一声,趋势被季凌越的怒气吓到了,好像没做错什么,怎么这么大怒气?云池深吸一口气,闷着嘴唇,跪在地上捡起玻璃碎片,万一夜晚他起身去卫生间不小心划伤了怎么办。看着毫无脾气的云池,季凌越的火气更是没处发,总觉得自己一拳头打在棉花堆里,格外不爽。许久,微闭着眼的季凌越感觉房间里安静了下来,以为云池就这样离开了。心想:就这么走了?等明天我不好好惩罚你!洗手间的门却被推开,云池从里边出来,将水盆放到旁边,走向季凌越。看着云池的双手伸了过来,季凌越吓了一下,不会是又想……那个什么……没来得及阻止,云池若无其事的已经解开他胸膛上的衬衣纽扣。这是要玩大的?季凌越吓到了,除了上次被下药了和云池睡了一晚,他从来没有睡过女人。这是要霸王硬上弓?季凌越瞪大着眼睛看着云池的双手,该怎么阻止,难道叫非礼?季凌越刚想质问这是要做什么。云池拧干毛巾擦拭着季凌越的胸膛,由于疼得厉害,他确实流了很多汗。

章节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