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火爆甜心,首席请签字
第277章:程闻声充满威胁的求婚

正当三个人打闹的时候,一记略微苍老无力的嗓音缓缓响了起来:“苏离……吗?”被叫住名字的苏离好奇的往后看,便看见一个精神气色明显衰老的女人站在她们身后,就算衰老的明显,依旧看得出年轻时候的美艳。苏离望着陌生的女人,她脸上露出有礼的微笑,疑惑对她说道:“我是苏离,请问你是?”安思凡点点头,她从衣兜之中拿出一根女士香烟,叼在嘴里,沙哑笑道:“我……能不能跟你谈谈?”顿了顿,安思凡吞咽了下口水,继续说道:“是跟安糯柔有关。”安糯柔三个字一出来,气氛立即变得严肃了起来。洛清月伸手就拉住了苏离的手,对苏离警惕的摇摇头,低声说道:“不要去。”林浅慢慢走到苏离面前,皱眉望着安思凡,说道:“有什么事就不能当面谈吗?”安思凡声线有些妩媚,其中掺杂着一丝苦闷,“瞧把你们警惕的,我又不是我那没良心的女儿就知道到处害人,这次我过来就是为了跟苏离好好谈谈而已。”苏离深深盯了安思凡好一会儿,挣扎开洛清月的手,轻声说道:“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林浅犹豫了好一会儿,还是咬咬牙走到一边,走开之前对苏离说道:“记得了,要是有什么突发情况,记得随时叫我知道吗?”苏离笑道:“知道啦。”走出高档女装店,苏离跟在安思凡身后来到银座一处洒满阳光的露天阳台上,那里的人正好不多也不少,安思凡环视了下四周,转身对苏离说道:“这样的环境你觉得安心吗?”苏离点点头,擅自找了个座位慢慢坐下,对安思凡说道:“关于安糯柔,如果你要我网开一面的话,就免谈吧,我不会轻易放过她的。”安思凡点燃了女士香烟,深深呼出一口气,笑道:“我要你网开一面干什么,我巴不得那不孝女早一点受到教训呢。”苏离皱眉,“那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安思凡深深叹口气,沉默许久,说道:“安糯柔她……之所以变成这样,都是我的错。可能你不记得,但是我啊……以前可是跟你父母有过一段孽缘,你可知道?”苏离眨眨眼,缓缓摇头。安思凡笑道:“看来你父母都不喜欢将这些往事说出来呢,也就是我跟你母亲和你父亲之间的三角恋,为了得到你父亲,我从中各种使手段迫害你母亲,最后自己自作自受把家世都赔进去了,现在我一无所有。”苏离沉默一会,淡淡说道:“所以安糯柔之所以变成这样,是你从小调教的吗?”安思凡眨眨眼睛,道:“可能是我间接性吧,安糯柔不是我亲生,是我从孤儿院领养回来,我一开始确实想利用她来搞垮你,但是慢慢地啊……可能年纪大了,以前想不通的事情全都想通了,现在想要劝回那孩子,可惜已经晚了。”“所以……”安思凡将手中的香烟掐灭,脸上有种深深的疲倦,道,“我只希望给安糯柔一个教训,能让她彻底醒悟的教训,说起来都是我的错,安糯柔本应该不是这样的性格,却被我活生生一手造成。”苏离眼眸之中尽是冷漠神态,她站起身,淡淡说道:“教训我是会给她,但是我不保证安糯柔会不会从此乖巧下来,你这个做母亲的不去好好教导,你还要我一个外人去教导她?你是不是太过丢人了。”安思凡微微一愣,忽然轻笑起来:“真是有你母亲当年冷然怒骂我的风采呢。”真怀念啊。“很久不见呢。”钟秋月的嗓音缓缓插入苏离两人之间,苏离顺着声源望去,看见自家母亲一反常态站在一米之外的距离,她冷然的双眸倒映出安思凡颓废的模样,唇角边抿着一抹弧度,道:“没想到你还在这。”“妈?你为什么会在这里?”面对苏离的疑惑,钟秋月没有理会,她的视线全集中在安思凡身上,那眼神几乎要把安思凡整个人冻结成冰。“苏离,我们先走吧。这是两个老人家的事情,我们不掺和哈。”洛清月屁颠屁颠跑过来就要拉住苏离,这话一出,钟秋月一个锐利的眼神扫过去,“谁是老人家?”洛清月自知自己不小心说错话,脑袋缩了缩,指了指自己,说道:“我是老人家,我很老了啊咳咳咳咳!”苏离见现在的气氛十分不能开玩笑,忍不住伸手拍了拍洛清月的脑袋,低声骂道:“快点走啦,你想找骂?”苏离等人离开了之后,钟秋月慢慢坐在安思凡对面,淡淡说道:“看样子这些日子过得并不好,看你这样,我也就安心了。”安思凡轻笑,她继续从衣兜之中拿出香烟,叼在嘴边,慢条斯理说道:“秋月啊,我们到底多久没有见面了,一见面就这样说我,我真是太伤心了。”钟秋月冷笑,“面对曾经要害我生命的人,我可没有什么好脸色看着你。”安思凡抬眸,好笑望了钟秋月一眼,“可是你还是坐下来跟我说话了。”安思凡抬起手,衣袖因为抬手的动作慢慢缩短,露出一大片狰狞的疤痕,像是被火烧了般的疤痕。钟秋月快速扫了一眼她伤疤,随后很快移转开了视线。安思凡看起来一点都不在乎自己手臂上的伤疤,拿着打火机点着了香烟,说道:“你怎么来了?”“碰巧而已。”安思凡望着钟秋月高冷的模样,噗嗤一声笑了,道:“秋月,那么久不见了,你的性格还是没变,真好呢。你真以为我不知道你经常暗中观察着我吗?”钟秋月双眸一睁,猛然别过脸,继续冷笑道:“我只是在监视你会不会给我女儿做出什么麻烦而已!”安思凡耸肩,继续说道:“那么强行给我送到一间新房也是不想让我做出什么麻烦?”钟秋月理所当然点了点头:“那是当然。”安思凡被钟秋月逗笑了,“为什么要这样呢?我已经没钱没权了,就算要害你女儿也做不出什么实际行动来……”顿了顿,安思凡恍然想起,“对哦,安糯柔,我都忘记那个不孝女一开始就是我的复仇机器。看来你这样的措施确实有理由。”安思凡笑得眼泪都出来了,笑了半天终于停息了下来,“钟秋月,二十几年前我放火想烧死你,你应该恨我恨得咬咬牙才对,但是……为什么却又这样对我呢。”笑虽然止住了,但眼泪却止也止不住。钟秋月望着哭得泣不成声的安思凡,淡淡说道:“你确实当时你铁了心要我死?要是你铁了心要我死的话,我早就不会坐在这里跟你聊天了。你放火烧我,为什么半路跑回来救我?”安思凡双眼猛然睁大,“不……我没有……”钟秋月垂下眼眸,她缓缓伸出手抓住安思凡的手臂,将衣袖往上卷,看见手臂上令人心惊肉跳的疤痕,两只手都是有被火烧的伤痕,因为没有及时治疗导致无法恢复原来白皙的肌肤。“你以为我没有听见当时你哭得撕心裂肺一个劲说对不起的声音吗?”钟秋月眼角边慢慢溢出眼泪,“我是恨过你,恨你为什么救了我之后却彻底没有声息,恨你明明知道我知道你的存在却从来主动出现我面前,我恨你为什么总是不用我汇给你的钱。”钟秋月的声音掺入了哭腔,“我真的好恨你知不知道?”安思凡帮钟秋月擦干眼角边的泪水,低声说道:“不知道我说这句话会不会有些太迟了,我们两人……还能有做回朋友的机会吗?”“白痴,那还用说?”***把洛清月打扮好之后,苏离和林浅两人火速将洛清月送到藏吧咖啡馆门前,丢下一句:“清月干巴爹~”之后,两人就‘劫持’了洛清月的黑色轿车快速离开。洛清月无奈的望着黑色轿车绝尘而去的背影,深深叹口气,伸手又拉了拉裙摆之后,踩着高跟鞋慢慢走进去。藏吧,藏族风格的咖啡馆,位于远离闹市的僻静巷子,如果不细心寻找还真找不到这小小的咖啡馆。洛清月走进去,环视了四周,便看见程闻声一身挺拔西装坐在靠近水池的座位,看见洛清月走进来了,便站起身,朝着她微微一笑。洛清月望着穿着西装显得格外英俊的程闻声,脸颊有些发烫。她慢吞吞走过去,程闻声帮她拉开椅子,等洛清月坐下之后才坐回自己的位置。程闻声的黑眸深深望入洛清月的双眸,轻声说道:“你想吃点什么?”洛清月觉得今天的程闻声太过英气逼人了,整的洛清月都不敢直视他,洛清月的视线一直集中在菜单上,嘴里含糊说道:“随便吧,能吃就行。”“怎么了?”程闻声见洛清月总是低垂着脑袋不肯望向他,伸手,轻轻捏住了她的下巴,“怎么不敢看我了?”洛清月连忙挣扎开程闻声微凉的指尖,结结巴巴说道:“没、没事,天气有点热哈哈哈哈!所以我们现在赶紧叫点东西来吃吧哈哈哈哈哈!”就在不远处,有两个鬼鬼祟祟的女子坐在距离洛清月不远处的座位,望着洛清月这一系列举动,无奈摇摇头。这两个女子就是‘劫持’洛清月黑色轿车跑走的苏离和林浅,她们两人只不过在咖啡馆四周转了个弯之后再次回来这里,目的就是想要看看程闻声的求婚计划到底怎么样进行。

章节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