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火爆甜心,首席请签字
第24章:难道你喜欢我么

“主人大人!不好意思打扰了!”大门猛然被人踹开,出现两位身穿女仆装,鼻梁上架着着墨镜的少女,她们各自拿着拖把、扫把,跑进来对洛顾景行了个军礼,齐齐大声吼道:“我们来迟了!”安糯柔:“……”洛顾景:“……”苏离拉了拉有些闷热的女仆装,食指抬了抬墨镜,一眼就看见地板上的碎片渣渣,拿起手中的扫把,大声吼道:“主人真是对不起,我们来迟了,这就打扫卫生!”说着,将碎片渣渣扫开一边,随后身旁的洛清月嘴里故意发出好像警笛的声音,指着安糯柔摆在桌面上的保温瓶道:“哔卜哔卜,发现高温度物体!目测五分钟之后能伤害到在场所有人,方案:及时拿走!”洛清月伸手拿起保温瓶,安糯柔见状,惊慌道:“等……”苏离大吼一声:“这个活应该是我做的!”说完就扑过去,就要夺走洛清月手中的保温瓶。“放、放手!这玩意很危险。”“让我为主人鞠躬尽瘁,你这个渣渣闪开边!”洛清月佯作惊讶,怒道:“你的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混蛋,你死心吧,昨天主人在床上亲口说最爱的是我!”苏离不屑一笑:“主人只把你当玩具而已,主人还承诺过只娶我一个人呢!”安糯柔越听,脸色越是苍白,她不敢望向身边的洛顾景,轻声道:“原、原来阿景有这个爱好啊……”洛顾景:“……”两人故意装作争吵,在不断抢夺保温瓶之间,忽然一个“不慎”,将滚烫的汤汁全数扑向了安糯柔身上。安糯柔尖叫一声,白皙的双手不断扫下衣服上的水滴,狼狈极了。洛清月望着安糯柔如猴子一样上蹿下跳,捂脸默默叹息:“结果还是来不及了吗,最终伤害到别人了。”安糯柔被烫的眼泪都要流下来了,苏离见状,“放心,让我来救你!”说完,便将手中那杯水泼了安糯柔一脸。苏离努力让自己微笑变得不那么开怀,只抿着细细的弧度,道:“怎么样,缓解你的痛苦了吗?”安糯柔:“……”在一旁沉默许久的洛顾景缓缓站起身,将自己灰色西装外套脱了下来,披到安糯柔身上。“阿景……”安糯柔眼泪汪汪望向他,似乎想得到安慰。洛顾景低眸,伸手温柔地抚了抚安糯柔柔软的发丝,轻声道:“你先回去,唐亦秋还在楼下等你。”安糯柔来的时候,是跟唐亦秋一起来的,但她没有告诉洛顾景这一消息,却不知为何被洛顾景知道了。安糯柔失落地低下头,眸中扬起不甘心的神情,“好的,我知道了。”纤手拉了拉洛顾景披在她身上的西装外套,最后念念不舍望了洛顾景最后一眼,还是转身离开。走出办公室的那一刻,安糯柔幽怨阴毒的目光一直停留在苏离身上,似乎要把她整个人都看出几个洞来。苏离敏锐的感觉到安糯柔那道存在感爆棚的目光,不屑地抬了抬差点滑落到鼻尖上的墨镜,呵呵一笑。哼,我穿上别的衣服,戴上墨镜,你就认不出我来了。洛顾景薄唇紧闭,周身却蓦地肃杀般令人胆寒的气场,脸色逐渐布满冰霜,冷硬的声音陡然扬了起来:“洛清月,苏离,看来你们两个挺意气相投的。”洛清月身体顿时僵硬起来,她心虚地扭头,抬了抬墨镜道:“主、主人大人,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苏离也心虚地扭过头,“对吼,偶刚刚从国外肥来,听八懂中国话咯。”洛顾景面对她们死不承认的嘴脸,怒极反笑:“哦,是么。”苏离望着洛顾景脸上的笑容,感觉……世界末日来了。五分钟后。洛清月和苏离两人眼泪汪汪地捂着被洛顾景敲痛的头顶,双双跪坐在洛顾景面前,齐声:“对不起洛总/哥,我错了。”洛顾景坐在质地柔软的单人沙发上,优雅交叠着双腿,如懒散的波斯猫。他挑了挑眉,冷笑道:“你们错在哪里了。”两人沉默了一会,洛清月望了眼苏离,小声道:“不应该阻止你和那女人的相处。”洛顾景食指有意无意地敲打着沙发扶手,“还有呢。”洛清月想了想,用手肘戳了戳苏离,小声道:“还有什么?”苏离无精打采地往上瞄了眼洛顾景,试探道:“不应该将她的鸡汤打翻?”洛清月轻声咳嗽几声,小心翼翼挪着屁股,避免自己卷入战争。洛顾景淡淡扫了洛清月一眼,喝令道:“给我出去。”洛清月就等着他这句话,迫不及待的站起来,转身就跑。而苏离也跟着站起来,却被洛顾景叫住了:“苏离你继续给我跪坐在地上!”苏离:“……”洛清月怜惜地望了苏离最后一眼,还是离开了办公室,顺便在心里画了个十字架,祈祷苏离死得不要太惨。现在办公室只剩下洛顾景和苏离两人,空气仿佛凝固了般,气氛越来越严肃起来。“你还认识不到自己的错误么?”洛顾景薄唇微勾,他微微俯下身,逐渐靠近苏离,下一秒大手掐住苏离肉嘟嘟的脸颊,苏离的小嘴被外力所压迫,猪嘴定型。“不应该在她面前上演有的没的。”洛顾景眼底扬起骇人的火焰,厉声道:“难道我的警告对于你来说是没用的吗?”洛顾景彻底被惹怒了,整个人的气势都不同,瞪着苏离好像要把她整个人吞下去才能解恨一样。苏离听见,一双水眸无惧地迎了上去,认真地望着洛顾景的双眼,一字一顿道:“洛顾景,我是认真的,安糯柔她身边已经有了深爱她的人,你也不必这样默默守候她身边。再说,你守护她并没有卵用。”洛顾景望着苏离,沉默一会,忽然间笑了,线条冷硬的轮廓微微柔和,他慢慢靠近苏离的脸庞,近得几乎要碰上她的嘴唇。“你那么拼命让我移情别恋,到底是为了什么。”苏离张了张嘴,哑然,她总不能说是为了改变他的结局吧?这样百分百会当成蛇精病,绝对会送去精神病院的啊!她垂下眼,结结巴巴说道,“当、当然看不下去啊。”洛顾景低低地笑了起来,嗓音极富有磁性,仿佛情人在耳边温柔地呢喃,“难道不是你喜欢上我么?”所以才三番四次阻止他和安糯柔相处。苏离莫名其妙望着洛顾景:“你开什么玩笑?”洛顾景:“……”洛顾景望着苏离毫无知觉的脸庞,忽然失去继续挑逗她的心情,放开她的脸颊,冷声说道:“事不过三,如果再有下次,后果自负。出去,手抄常识加到一百遍。”苏离倒吸一口气,差点哭着抱大腿喊不,犹豫了几分钟,讨好地笑着,“那啥,能不能减少一些?一百遍完全不可能啊!”洛顾景挑眉,唇角微挑,“洗厕所一个月,手抄常识一百遍,你选哪个。顺便一提,是全公司的厕所。”苏离顿时大呼:“……谢主隆恩!”洛顾景见苏离如此乖巧的模样,满意点头:“退下。”“喳!”苏离走出办公室,被在外面等候许久的洛清月一下子抓住了肩膀,紧张兮兮的上下打量她,道:“没事吧?我哥没有虐待你吧,虐待了哪里?”苏离有气无力扯开洛清月的双手,道:“没你说的那么夸张,只是……要我手抄总裁秘书常识一百遍而已。”洛清月倒吸一口气:“我哥真是个恶魔啊,好心疼!”苏离想了想,抓住洛清月的手,道:“既然心疼我,就帮我一起写!”洛清月转身就要跑,“我忽然想起我有点事,先走了。”苏离眯眸,邪魅一笑,“你就不怕我向你哥爆料?”“你这个厚颜无耻之人!”“过奖过奖。”两人分工合作,终于在临下班之前抄完了一百遍,苏离揉着抄的几乎没有任何直觉的手腕,却惨遭洛清月掐脖子。洛清月边掐着她脖子,边怒吼道:“我这辈子都没有一次性写过那么多的字,我的手差点废了知不知道?”苏离淡定扯开洛清月的手,安慰道:“行了行了,就当做练练字,你看你的字写得多丑。”洛清月翻了个白眼,“你懂什么,这叫艺术。”苏离拿起洛清月抄写的纸,“这种艺术我不想懂。”洛清月眼珠子转了转,伸手勾住苏离的脖子,道:“作为报酬,你要请我吃顿好的!”苏离连忙挪开身子,双手在胸前摆了个交叉的手势,道:“开什么玩笑,我的工资都还没发,都穷死了。”洛清月继续将苏离拉过来,神秘兮兮地说道:“那就我请你,就在刚刚我收到了个情报,唐氏集团的总裁唐亦秋带着秘密情人去桃瑞丝那里约会,我一定要拍到他们的新闻才行!”秘密情人……不就是安糯柔咯?苏离难以置信望着洛清月,道:“你不知道吗?”上次苏离跟安糯柔撕逼撕的都上了头条了!洛清月摇了摇食指,神秘笑笑:“刚才走掉的那女人就是唐亦秋的情人,但是你不知道他还有别的情人吗?”苏离睁大双眼盯着洛清月,随后邪恶的嘿嘿笑了出来,“原来如此,看来还真是大新闻呢,走!”

章节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