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骗爱成婚
第27章:战予丞受伤

“容家妹妹,你别哭。哭了就不好看了。”大手轻抚着她的发丝,他笨拙道。“你是笨蛋吗?知不知道刚才有多危险?谁让你跟向磊动手的!”这个时候,他还叫她别哭。容岚一想到刚才那冰冷的刀锋,险险滑向了战予丞的脖颈,她就不由得后怕。“可是如果我不和他动手的话,他会伤害你的。”战予丞认真的看着她,“我妈说过的,在危险时刻,男孩子要保护女孩子的。再说,我也有把握对付他的。”容岚眸光一缩,立刻推开了战予丞,直接伸手拉开了车门。向磊趴在了方向盘上,依旧残留着杀气的眸看向了她,那双眸眸光已经彻底散开。他的脖颈上,插着刚才那把险些滑过战予丞脖颈的刀子。“血没有流出来哦。”身后战予丞期待这她夸奖的声音传来。容岚回首,战予丞裹着红丝的眸,隐隐透着血腥和戾气。偏偏神情透出了一股子天真。她心中微寒,向磊的身手她知道。除了李彦之外,没有人是他的对手。而此刻,战予丞发着高烧,又是赤手空拳,就这么轻易杀了向磊。战予丞的身手,究竟有多高?并且,在这看似天真的外表之下,心,究竟又有多狠?战予丞看到容岚脸上露出的恍惚神色,他立刻用力关上了车门,并且把容岚的身子抱在了怀中,身子靠在了车门上,“容家妹妹,你别这么看着我!也不要怕我!我永远都不会对你动手的!”灼烫的大手直接捂住了容岚的眼睛,他结结巴巴道:“那个人……那个人是坏人……他想要伤害你的……我现在身体不好,必须得尽快制服他……不然的话,他会伤害你的……”“你放开我。”他身上的血腥味道,让容岚有些不舒服。“不放……”战予丞刚想要继续说些什么,蓦地,他脸上露出了惊恐的表情:“小心!”容岚眼睛一花,身子一转,换成了是她的身子背对着车门。战予丞的闷哼声传来。映入容岚眸中的是战予丞身后,冰冷的刀锋,折射出的余光,映入身穿黑衣的杀手眸中。她姑姑害怕向磊杀不死她,竟然还派来了一个杀手!“容家妹妹,别看!”战予丞在她耳边快速说了一句这样一句,身子已经冲向了那个杀手。他的身形在暗夜之中,如同鬼魅,如玉的大手扣住了那杀手的脖颈。令人头皮发麻的声音在暗夜之中,放到了极大。那杀手的身子,软软摔倒在地上。“你还看?”战予丞解决了那个杀手,回首看到的便是容岚眸子直直的看着那个杀手的样子。他的语气有些气恼的,“我不是说过,不让你看了嘛!”直觉的,他不喜欢容岚对他露出恐惧的神情。“我们上车。”容岚看到他苍白的脸,她转过身。战予丞先她一步,挡在了她的面前。“容家妹妹……”他咬着唇瓣,哪有刚才的半分狠辣?“什么都别说了。我知道你是为了救我的。”容岚语气放缓,抬眸看向了战予丞,“你把向磊的身体从车上拉下来好吗?我们得尽快离开这里。”“好!”战予丞用力点了点头,身子一晃,险些栽倒在地上。容岚脸色一白,她怎么会忘了,这个男人还在发烧?“还是我来吧。”她急忙扶住了战予丞,手放在车门上。可还没有来得及打开,一只大手覆住了她的手,“这种重活儿,还是交给我吧。还有容家妹妹,你不要看哦。我妈说过的,女孩子都很害怕鲜血的。”鲜血?容岚鼻尖再次闻到了从战予丞身上传来的血腥味道,比刚才还要浓郁几分。不由得,视线落在了战予丞的脚下。脚下,鲜血滴落。“你受伤了?”她瞪大了眼睛,急忙想要去检查战予丞的身体。“没有,没有……”战予丞拉下了向磊,直接上了驾驶位,同时还不忘记将身材娇小的容岚提了上来,放在副驾驶位置上。“容家妹妹,你坐好,我准备开车了哦。”他竟然还会开车?“你先别动!”看着他恍惚的眼神,容岚深呼吸,“我来开车。”就他现在这状态,她害怕,她没有死在杀手的手中,而是死于车祸。“这样不好的。我妈说过的,男孩子要好好照顾女孩子的。”战予丞不动。“现在你妈不在,你听我的。”容岚低吼出声,同时直接伸手去检查战予丞的身体。他必定是受伤了。既然他不说,她便动手检查!“容家妹妹,你不要乱来啊!”战予丞伸手护住了自己,惊慌的模样,潮红的脸颊,怎么看都像是面对恶人蹂躏的美男子。“不能脱我衣服的……我妈说过,只有我媳妇儿才能过脱我衣服的……”“我没脱你衣服!”为什么此时的环境,给了容岚一种她是采花大盗的感觉?“可是你明明……”战予丞又惊又怕的看着容岚。容岚深呼吸,她那点儿力气,怎么都不可能脱得了战予丞的衣服。“你告诉我,你到底哪儿受伤了?你妈妈没有告诉你,女孩子问你什么问题,你都要老老实实回答的吗?”她徐徐善诱。战予丞本就潮红的脸,此刻更红了。“不能说的。”他小声道,“还有,那点伤也不要紧的。我没事的。”他妈说过的,他只需要老老实实回答一个女孩子的问题就好。那个女孩子便是他媳妇儿。容家妹妹说让他老老实实的回答她的问题,是不是表示,她愿意做他的媳妇儿?容岚可不知道战予丞此时的这个心思,她的心思,全都放在了战予丞的伤上面。刚才的情况那么危险,他怎么可能没事?容岚知道说不过战予丞,她闭了一下眼睛,尽可能的平复自己过快的心跳,随后睁开眼睛,“我们换一下位置,你在发烧。此时开车的情况很危险。”她必须得尽快送战予丞去医院。等到战予丞乖乖从驾驶位上起来,看到驾驶位上面的鲜血,容岚这才明白,为什么战予丞扭扭捏捏,怎么都不肯老老实实说他到底是哪儿受伤了!医院。容岚坐在急诊室门口,这是一家小医院。人来人往,环境极为噪杂。一身名牌,容貌温婉清秀的容岚,吸引了很多人的视线。容岚没空注意这些视线。她给李彦打电话,简洁告诉了李彦,向磊背叛的事情。还有让李彦尽快派人过来,处理向磊和那个杀手的尸体。“这件事先不要告诉爷爷。”容岚说完之后,对李彦吩咐道。“为什么不说?”李彦不明白,“如果老爷子不对容经理提出警告的话,难保容经理下一次还会对你动手!”“现在向磊已经死了,死无对证。我不可能把姑姑怎么样的。”容岚眯起了眼睛,脑海中再次闪过了战予丞快速解决向磊和那个杀手时候的狠辣手段。“不要!你们都是坏人!”乒乒乓乓的声音伴随着战予丞惊叫的声音,从急诊科传来。容岚面色陡然一变,快速道:“你快点派人过来。先不说了。我挂了。”说完,她快步就向急诊科跑了过去。沿途中,冲撞到了一个年轻女人。女人骂骂咧咧道:“你没长眼啊!怎么走路的啊!”容岚急忙道歉,直接打开了急诊室的门,刚一踏进了急诊室内,身子便被人抱住。委屈的声音从她头顶上传来:“容家妹妹,她们要脱我裤子。”小护士的脸色涨红,先前她脸红,是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么俊美的男人。此时她的脸色红,是被气红的。“这位帅哥,别以为你长得帅,就可以不讲理了哈!你伤到大腿根儿了,不脱裤子怎么检查伤口?”“容家妹妹……”战予丞声音闷闷的,抱着容岚的身子撒娇。容岚无奈,低声道:“护士小姐,麻烦你能换一个男医生来吗?”“男的也不行!”护士小姐还没说话呢,战予丞先反对了,“我妈说过的,男人脱我衣服,比女人脱我衣服更加危险!”容岚倒抽了一口冷气,看着战予丞堪称漂亮的脸,突然间她觉得他妈妈说的好有道理,她竟然无言以对。“这位帅哥,你什么意思啊?病人在医生和护士的眼里都是没有性别的!你还能不能让人好好当医生和护士了?”小护士一手插在腰上,摆成茶壶状教训战予丞。“予丞,你听话。”容岚的头几乎都快要大了,她第一次知道战予丞竟然会这么难搞。她更加担心,战予丞的伤势,在这么拖下去,会越来越严重。“这不是听话不听话的问题。这是原则问题。”战予丞认真的看着容岚,“我妈说过的,唯一能够让我脱衣服的人,只能是我的老婆。如果我在别人面前脱衣服了,那就是对我老婆的不忠。”容岚几乎都快要崩溃了。小护士摇头晃脑,暧昧的视线,扫过了战予丞的大腿,她直接将手中消毒用的东西,塞进了容岚的手中:“这位小姐,刚才这位先生已经说过了,你是他老婆。我看这位先生的伤势也不重,没有必要缝针。你帮他消毒包扎吧!”说完,她直接离开,留下了脑海中一片空白的容岚。

章节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