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骗爱成婚
第7章:又遇见

容岚握紧了手指,战丰臣向来很讨爷爷的欢心,如果她找不到合适理由的话,今天晚上她和战丰臣的订婚宴在所难免。因为手机贴在耳边,衬衫袖子滑了下来,雪白肌肤上的粉红色吻痕,映入了容岚眸中。她放下了手机,伸手系上了袖扣--在跟战丰臣或者是程雅茹碰面之前,她必须处理了这些痕迹。加快脚步,她朝着餐厅方向走去。前方,拐角处。传来男人沙哑的声音,让容岚登时定住了脚步,脑海里面空白一片。几乎是下意识的抬眸,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前方,昏暗的灯光洒落在男人身上。男人身材高大,额头的伤,清楚的映入了容岚的眸中。容岚用力咬住了口腔的嫩肉--被程雅茹收买的男人怎么会是他?男人额头上的伤还没有处理,鲜血滑落下来,几乎布满整张脸。他的手中握着的酒瓶子,用力砸在背对着容岚的另外一个人头上。砰得一声,酒瓶子碎裂开来。男人扔掉了手中的瓶子,一把揪住了那个人的发,眸光闪烁着戾气:“战予丞,我喜欢的妞马上就要和你的堂兄战丰臣结婚,你还他妈那么不长眼的犯到我的头上!你是不是在找死?”这个人是厉南勋,锦城厉家背景比容家还要深厚,比容岚大一岁,是容岚的学长。一年前,喜欢上了容岚,放言要追她。可她怎么可能会喜欢像是厉南勋这样不学无术的花花公子?她的屡次拒绝,反而更是激起了厉南勋的征服欲望,所以他就跟程雅茹联手,潜进了她的房间,强暴了她么?容岚眯起了眸子,漆黑水眸映进了冷月,眸光森凉。她之所以没有听出那个男人是厉南勋,是因为嗓音。而此时,厉南勋的嗓音透出浓浓的沙哑,跟平日里截然相反,跟刚才那个男人的嗓音几乎重叠在一起。“厉少,这蠢货该不会是被打死了吧?”抓住战予丞的是两个人是陈尚和王猛,平日里以厉南勋的命令马首是瞻。开口说话的是陈尚。“厉少,我也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王猛心跳加快,“不是说这蠢货挺能打么?怎么今儿这么轻易被我们抓到?”关于战予丞的传闻虽然不多,可每样都挺骇人听闻的。其中一个就是战予丞被人捉弄,骗进了斗狗场里面,结果他却狂性大发,把斗狗场内的凶犬全部都打死了。厉南勋冷笑了一声,手越发用力揪起了战予丞的头发,“能打?谁见过这蠢货打架?所谓能打的风声,不过就是战家放出来的罢了。战家一向要面子,结果却生了这么一个蠢东西,自然得在这个蠢东西身上制造出一些别的优点出来。”“厉少说的也是。”陈尚嘿嘿一笑,眸子放到了战予丞的脸上。因为头发被厉南勋揪住,战予丞的脸被逼抬高,整张脸出现在在场三个男人的眸中。他双眸紧闭,纤长浓密的睫毛犹如小刷子一般,打下了一层暗影,高挺的鼻梁下,优美的薄唇微微开启着,隐约可以看到雪白的牙齿。这是一张堪称漂亮的脸蛋,即便是双眸仅仅闭着,却依旧能够让人感觉到从这张脸上透露出来的天真气息。这股子天真,对于玩遍风月场所的人来说,有着致命的吸引力。容岚没有错过陈尚和王猛,眸中露出的贪婪。这两个人竟然……“厉少,战丰臣既然抢了你喜欢的妞,那我们两个人帮你报复战丰臣怎么样?”王勉开口道,眸光淫邪。“哦?”厉南勋似笑非笑。陈尚充满酒气的唇贴上了战予丞漂亮的脸,意图明显不过,“我们把这蠢货给玩了。今天晚上战丰臣跟容岚订婚的时候,我们把这蠢货被玩的样子放出来,到时候战丰臣一定会脸面无存!”月光下,厉南勋额头的伤还没有处理,鲜血从额上滑落下来,看向了同样额头受伤的战予丞,他的眸子邪气又有着戾气,“好!”

章节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