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独家溺爱,缠上失忆新娘
第340章:小乐不见了

“放空心情,让一切都随风而逝,你闭上了眼睛,感受到有芬芳扑鼻,有潺潺溪涧缓缓流过,有青青绿草盎然生机,很多不知名的小花……”黎沐勋的脑子里赫然出现了这个声音。他仿佛看到多年以前的自己,也是躺在这张躺椅上,听着这个男子轻轻的吟着这些话。他还能深切的感受到那时的自己,带着许许多多的伤痛和绝望,更多的是惘然。对这个世界的排斥,感觉人生已经没有了希望,感觉整个世界都抛弃了自己一般。而此刻看着躺椅上的姐姐,她是否也会有这样的绝望心境?黎沐晨闭上了眼睛,周遭的所有事物都不在她的心境里。她只感觉全身轻飘飘的,好似要升起来。耳边却一直有个清朗的声音在重复着一段话。她听不清对方说什么,但那种轻缓的语调让她的心情却豁然变得开阔起来。她看到了红花绿叶,看到了潺潺溪流,更看到了在漫山遍野的山花中轻跑着的自己。那个有着阳光般明媚笑容的女孩,那个扎着羊角辫天真无比的女孩……她有疼爱自己的爹地妈咪,有她最疼爱的可爱天真的弟弟,还有一个会给她一辈子幸福的爱人……她会幸福的,会一直这么幸福的!可是,情景却突然转换,她不再微笑,不再欢快,有两颗泪滴沿着脸颊流落下来,然后是更多的泪,更多的伤痛……她站在一片漆黑的夜里,风雨雷电交加,她被狂风拖着不得不往前移去,一步一步,她都感觉身体仿佛不是自己的,她流着泪,头上淋着大雨,到最后已经分不清是泪还是雨水,流进了嘴里,咸咸的,苦涩不已。她看到了一片坟墓,满地都是墓碑,有认识的,不认识的,认识的人是谁?究竟是谁?不,不,她的头很痛,突然很痛很痛……黎沐晨大叫一声,猛地睁开眼,就看到小勋一脸惊慌的表情。“姐,你感觉怎么样?你是不是看到什么东西了?”黎沐勋紧张的问道。黎沐晨愣了一会,她刚才看到什么了?晃了晃脑袋,却是什么都想不起来。头真的很痛,好痛……汤姆在一边轻轻的说,“这是治疗初期,我让她尽量想起一些记忆深刻的事情,愉快的,不愉快的,都想起来,借着这两种正负的情绪交织在一起,病人的情绪会有一个过度的阶段,所以,这是正常反应,不用太担心。”小勋点了点头,他除了相信汤姆也没有别的办法了。“今天你们先回去,明天再过来,每天必须在这里呆一个小时左右,不能间断,知道了么?”汤姆又说。黎沐勋轻点头,“汤姆,我姐姐就拜托你了,你一定要让她尽快恢复,我相信你。”“好的,我会尽力的。”黎沐晨转过头看姐姐,她的目光仍旧痴痴呆呆,没有多余的反应。从汤姆家出来,黎沐勋发动了车子,却不知道要去哪里。他觉得姐姐此刻自是不能回她以前的家,但带去自己那里,又担心姐姐会适应不了新的环境。正纠结的当口,电话响了。“小勋,沐晨在你身边么?”倪淑雅的声音透过电话传来。黎沐勋当然能听出电话里的声音,也知道倪姐是姐姐的好朋友,故并没有隐瞒,“姐姐在我这里,倪姐,你有事么?”“我听说了沐晨的事,这样,这一段时间,你让她住我这里吧,我正好劝劝她,怎么样?”倪淑雅担心的声音传来。“这个……”黎沐勋其实更想自己能照顾姐姐,他实在有些不放心。“小勋,你听我说,沐晨受这么大的刺激,肯定需要开解的。你是个男孩子,很多方面,比如生活方面沐晨有什么需要你都不了解,你也照顾不过来的。还有就是,夜里,如果沐晨有需要,你也听不到,这样是不是很危险……”倪淑雅絮叨了一大堆理由,最后说道,“总之,沐晨现在只有在我这里,才能万无一失,你觉得呢?”“倪姐,你对我姐姐真好,谢谢……”“谢什么?你要真谢我,就还来我酒吧驻场吧,酒吧可少不了你!”倪淑雅趁机要求道。她可不是谦虚的主,既然对方求着上门来道谢,她当然是有求必应啊。“呵呵,好吧。”黎沐勋想了下,答应了。主要是倪淑雅的话打动了他。他虽然跟姐姐很亲,但毕竟男女有别,比如生活方面的照顾,肯定没有倪姐那么方便。还有就是起夜,他如果不跟姐姐睡在一起,那姐姐夜里有需要他肯定顾不来,思前想后,就答应了倪淑雅的说法。“那这样啊,你送你姐姐过来医院,我们正收拾东西,准备出院。”“好,我就过来。”黎沐勋挂了电话,朝旁边姐姐轻轻的道,“姐,我们去倪姐那,好么?”黎沐晨看着前方,没有什么表示。“姐,我们出发了,你坐稳了哦。”黎沐勋已经习惯姐姐的这种状态,只希望她能赶快好起来。医院里。倪淑雅刚挂断了电话,邢翊寒走进了病房。“出院手续办好了,我送你们回家。”邢翊寒说这些话的时候,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倪淑雅心里有气,也不理对方,她能憋到现在不发飙,已经是她能容忍的最大极限了。当然了,即便是她发飙,也起不了什么作用,所以她还是留点力气,等着照顾病人要紧。“小乐呢?”邢翊寒见女子不理他,也不以为意,突然问。“小乐?”倪淑雅这才意识到小乐童鞋消失有一阵了。咦,小乐去哪里了?“小乐!”倪淑雅赶紧走出病房,在门口的位置喊了一嗓子。“小乐哥哥,小乐哥哥呢?”倪小丫听到妈咪的喊声,赶紧从厕所里跑出来,连裤子都没拉上。“你这孩子,你是个女孩子知道么?怎么连裤子都不拉就跑出来了?擦了小屁屁了么?”倪淑雅又好气又好笑的数落着。看着女儿白白胖胖的小肉屁屁,她只觉得哭笑不得。倪小丫这会也知道害羞了。小乐哥哥的爹地可是就在眼前瞪着自己呢。呜呜她不要活了!给未来的公公看光小屁屁了。小丫这厢郁闷着,也顾不上小乐哥哥去哪里了的事情。邢翊寒站了一会,“我去找小乐,你们在这等一下。”说完这句话,就走了出去。倪淑雅狠狠瞪了一眼男子。不过这会她也心虚着。这小乐会去哪里呢?她刚才就跟黎沐勋打电话的功夫,小乐就不见了,难道被人拐跑了?早知道就不因为一时气愤给小勋打电话了。这个该死的阮新海,如果不是听了他说的那个事,她怎么也不会气愤,不气愤就不会想起打那个电话,不打那个电话小乐就不会丢了的。所以,都怪那个阮新海!下次见到他,一定好好收拾他,哼!葬礼现场,某个伟岸英俊潇洒的男子正在忙碌着指挥收下处理现场,突然背脊处凉飕飕的,忍不住打了一个今天打喷嚏。“少爷,您不会是感冒了吧?”收下忍不住关心的问。得,打个喷嚏所有人都知道了。阮新海心里暗郁闷了一下。他哪里是感冒啊,一定是那个女人又在诅咒他了。这种事情都不是一次二次了,所以他都整出经验来了,看来这个喷嚏还有的打呢,不会就一个就终止了。唉,他这命啊,苦呗!邢翊寒出了病房,就四处找寻小乐。小孩子腿短,应该跑不远。半个小时后,邢翊寒停下了脚步,微微喘息。整个医院都跑了一遍,却还是没有看到小乐的踪迹。而邢总裁这一番搜寻,自是惊动了不少人院内的人。院长亲带着几个部下亲自过来过问。“邢总,听人说,您儿子在医院走丢了?”“估计是迷路了。”邢翊寒面不改色的回答。其实小乐会迷路的可能性着实……不大,在小乐六年的生涯中,从来没有发生过这种低级错误的时候。邢翊寒这么说只是为了不让院方太紧张而已。“邢总,我着人去调查视频了,很快就有结果,您不要太担心啊。”“谢谢院长,麻烦了。”邢翊寒总算有了点笑容在脸上。而看到他这么说,众人才微微松了口气,总算没有责怪的意思,否则这明年的增资是不是就要泡汤了?二十分钟后。视频的录像却没能让众人满意。视频里,帅帅的小男孩直瞪瞪的看着一个女子说电话,完了,小嘴抿的紧紧的,突然就跑了出去。不知道是小男孩故意还是怎么的。他在医院里跑着的时候,还能时不时看到一个背影,可后来在快要出医院的时候,他突然闪身到男厕所,之后就没见孩子出来。难道还在厕所里?众人面面相觑,觉得这个可能性比较大。“那个,邢总,您去过厕所看了么?”一个胆儿大点的人忍不住问出了大家的心声。邢翊寒俊脸微寒,语气淡淡的,“医院每一个厕所我都找过了,没有。”这……众人吸了一口气,这可怎么办是好?尤其是院长,急的冷汗都要冒出来,“邢总,贵公子是在我们医院弄丢的,按理我们是有责任的,只是这……”这不好办哪!“院长,请你配合一下,”男子再次淡淡的开口。“啊?”配合什么?再配合,他们也交不出儿子来!“封锁这个消息,尽量不要外传,可以?”哦,原来是这个?那太容易了。“这个没有问题,只是,您需不需要我们帮忙再找找?”“不用了,我知道他去哪里了。”邢翊寒眉眼之间一点暗色,语气却是平静无波。“这样啊,”院长总算是松了一口气,“那就太好了,既然邢总这么说,我们就都放心了。”“好,麻烦了。”邢翊寒轻点头,越过众人而去。如果他猜的没错,小乐应该只能去一个地方。阮新海在忍不住又打了一个喷嚏后,正想骂娘的时候,突然听到一个童稚的声音,轻轻的喊了一句,“阮叔叔!”他赶紧掉过头来,就看到阳光下,一个小男孩静静的伫立在那里,平静的看着自己。这,这不是在做梦吧?黎小乐!这娃不是在医院里躺着么?这么快就出院了?谁送他过来的?阮新海伸长脖颈往后望去,却什么都没有看到。

章节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