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独家溺爱,缠上失忆新娘
第281章:丢脸丢大发了

OH!My god!BOSS夫人出车祸了,这可怎么是好?艾伦这会也开始急了。“那个,淑雅,你先不要急,我试着联系下BOSS,请他尽快赶到医院,好么?”“好,你一定要快点啊,说不定,说不定沐晨就要手术了,呜呜呜……”“好,我尽快!”艾伦扶了扶眼镜,有些汗颜。挂了电话后,艾伦自是以火箭一般的速度冲了出去。只是,世界何其大,BOSS虽然也是高大威武,但是茫茫人海,去哪里找他老人家呢?今天BOSS也着实是奇怪,居然外出不带手机,也没交代自己他要去哪里。这,这要去哪里找BOSS大人啊!倪淑雅挂了电话后,又握着黎沐晨的手开始掉眼泪珠子。“小姐,你打通病人家属电话了?他们什么时候可以赶到?”白大褂医生又开始问。倪淑雅点了点头,又转而摇了摇头。“找不到人!”“什么,你赶紧联系其他人啊,病人家属必须要有一个在场的,赶紧的。”“那个,我是她的好友,算不算她的家属……”“好友?”倪淑雅赶紧给力的点头。“唉,如果实在联系不到她家里人,你……就留下来吧。”好嫌弃的眼神!倪淑雅这会感觉到特别的不公平啊,想她倪淑雅可是大美女一枚,在这个白大褂面前可是颜面尽失啊!呜呜,虽然妆容是防水的,不会哭花,但被白大褂这般的嫌弃,她还要不要活了,呜呜呜。倪淑雅这会倒是想到了一个人,他虽然不是家属,但关键时刻还是顶好用的。倪淑雅又掏出手机,跟那边的人快速交代了几句。这次的态度完全不同,凶巴巴的,导致白大褂医生都忍不住侧眼看了她几眼。“淑雅,淑雅……”倪淑雅正郁闷的时候,突然黎沐晨发出了声音。“沐晨,你怎么样了?”倪淑雅赶紧握紧好友的手,探身上前,一脸担忧。黎沐晨此刻睁开眼,只是声音有些虚弱,“我没事,就是头有点晕,你不要哭啊,我真的没事的……”“嗯,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你都不知道,我担心死了……”倪淑雅一个劲的说,看到好友说没事,心里是喜忧参半。“这位小姐,麻烦你让让,好么?”白大褂又适时的插话进来。倪淑雅转头,就看到白大褂手里拿着检测仪器。哦,这是要给沐晨做检查啊!倪淑雅自动退让到一边,方便医生给沐晨检查哪里有不适。“咦?”医生嘴里突然发出一个单音节。咦?这是好还是不好啊?倪淑雅急的想上前揪住医生的衣领问个清楚,但人在屋檐下,现在绝对不能造次,绝对不能。“你身体各项指标都很正常,但也不排除有脑震荡的危险,所以……还是去医院再做进一步的检查。”“医生,那个,我朋友真的没事了?”倪淑雅忍不住又问。医生看了她一眼,突然又快速别开眼,却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点了点头。倪淑雅也没顾上细细研究医生这怪异的动作和眼神,她一门心思高兴去了,冲到好友面前,看着好友一个劲的傻乐乎。“我没事了……你看你,妆都花了……”黎沐晨笑着说。“什么?”倪淑雅赶紧从小坤包里掏出化妆镜,才瞄了一眼,“啊!”这一声惊叫仿佛是魔音穿耳,幸好黎沐晨早有准备,用手捂住了耳朵,才幸免于难。而一旁的医务人员就没有那么好运了,全都被倪淑雅的惊叫吓住,停下了手里的动作不说,且一致惊愕的看着这边。却只见刚才还大喊大叫的女子此刻没事人一般对着化妆镜开始描唇画眉,只见纤纤玉指左右晃动了一阵,然后,一张比刚才还要娇艳几分的面容呈现在大家眼前。“沐晨,幸好你提醒了我,我的一世英名啊,差点就毁于一旦了。”女子轻启红唇,面若桃李。众人回味过神,皆倒了。赶到医院的时候,阮新海很骚包的倚在一辆火红跑车前。倪淑雅看到眼前男子一脸玩世不恭的笑,心里顿时无味纷杂,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儿。阮新海看似对什么事情都一副不在意的模样,但办起事来倒是雷厉风行。他一手包办了黎沐晨住院所有手续,包括一些费用的预付。经过一系列检查手续下来,黎沐晨终于被确诊为轻微的脑震荡,并没有什么大问题,住院观察二天就可以出院。而在这期间,倪淑雅陪着一起做检查,一起等待检查结果,一番奔波劳累下来,她发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事情。她的肚子突然痛起来,一种很熟悉的感觉来临了……她的亲戚华丽丽的登场宣告了它的主权!额,这究竟是神马事情?迟到了十五天的亲戚啊,她原本以为至少有一年不回来了,谁知却又闷声不吭的突然降临了,这,这让她情何以堪呢!关键是……这个时候去哪里弄“爱心暖宝宝”去啊!尼玛,这个才是最关键的好不好!倪淑雅瞬间有一种无语凝噎的感觉。她亦不敢再移动半步脚,只能立在原地,跟个原木桩子一般。“你怎么了?”阮新海很快发现了女子的怪异,不会是车祸后遗症吧,刚才看她活蹦乱跳的,就忘记帮她也做一次全身检查了。倪淑雅恨死自己了,怎么回事嘛,亲戚也是,早不来晚不来,偏生在她最无助的时候来。而且还是在这个负心汉面前,这,让她怎么说得出口啊。“你到底怎么了?站在这里能有钱捡不成?”阮新海有些耐心殆尽。黎沐晨病房里不能缺人照顾啊,他可不想再当一次现成的保镖。“那个……梦麻烦你一件事么?”倪淑雅有些呐呐的开口,这可是鼓足了千万分的勇气啊。“什么事?”阮新海有些诧异,难得看这个女人低一次头啊,她居然也有求自己办事的时候。“帮我去买包……卫生巾……”倪淑雅嗫嚅着说完剩下的话,只是越说越小声,以至于后面三个字大概只有她自己听得清楚了。阮新海果断的没有听清,问了一遍,“买什么?”倪淑雅觉得眼前男子绝对是故意的,他是想看自己出丑,呜呜,这个负心汉,臭男人。阮新海当然没有听到女子心里的腹诽,他此刻有些好奇倪淑雅究竟然给自己去买什么东西,为什么这么难说出口呢?不会是违禁物品吧?他有些异想天开的想法。“喂,你到底是要买什么,说话啊,说大声点,我听不清,还有,违禁物品可不要找我买,我是守法公民。”阮新海又好心补充了一句。违禁物品?!这个死男人~!倪淑雅恨得咬牙切齿,突然一失控就吼了出来,“卫生巾,请你帮忙买一包卫生巾!这个不算违禁物品吧?”“……”倪淑雅这个女子绝对的妩媚动人,但前提是她不失控的时候,一旦她失去控制,那说出来的话绝对有爆炸力,之前在医务车上就可见一般。而此刻经阮新海一激,就更加脱离控制之外了。她这句话就是用吼出来的,其音之高,其声之大,足以让一整条走廊的人都听到。阮新海被华丽丽的吓到了!倪淑雅则是被自己给羞愧到了,一脸欲哭无泪的表情,看着就怪委屈的。阮新海回味过神来之后,不禁有些惭愧和汗颜。他刚才是有多么不厚道啊!逼的一个美丽的女子喊出这么一个词……卫生巾?有意思!他阮新海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买过这玩意儿!避孕套倒是买过不少!“那个,我马上帮你去买,你站着别动,别动啊。”阮新海一边说着,转身就冲了出去。总算这男人还算识相,倪淑雅从鼻翼里哼了一声,又做贼一般四处张望了一下。这次丢脸真是丢大发了!十分钟过去了……又十分钟过去了……半小时后,倪淑雅站不住了,她现在是压根不敢下坐,只能干站着,而且还只能背墙站着,一动不敢动,搞得身边经过的人都像看异类一般看着她……而更令她尴尬的是,她已经不止一次感觉腿间一热,有熟悉的液体从下腹处欢快的流淌而出……这次的亲戚来势凶猛实属罕见啊,难道是因为延后了十五天的缘故?所以这次是卯足了劲要把之前的补回来么?只是,她就快要破功了,可阮新海半点人影都看不到。这个该死的男人,他不会是开溜了吧?!医院附近就有药店,他如果是诚心去买东西,最多十分钟就能回来,这究竟是跑到爪哇国去了不成?!肯定是开溜了,他就是故意的,想让自己难堪,哼,太可恶了,太气人了,等她这次难关度过去,她发誓一定要跟那个男人……同归于尽!对,同归于尽!!!就在倪淑雅咬牙切齿就快要崩溃的时候,医院长长的走廊尽头总算出现了一个男子的身影。不得不承认,倪淑雅的双目在看到男子出现的时候,突然灿若长虹。之前心中的气愤突然就平复下来,连带的心情也变得异常的安宁静谧。令自己都没有发觉的是,她几乎是带着一颗激动异常的心在等待着男子缓缓走近。 “等很久了吧?”阮新海来到女子跟前,看到女子有些苍白的脸色,内心突然蹿过一种不知名的情绪,有些怜爱,有些不忍。“先喝完这个,”阮新海递过来一瓶类似饮料的东西,哦,居然还有热度。倪淑雅低头一看,红糖枣茶?这是什么东西?再细看一下,呃,例假必需?倪淑雅玉面一红,这男子,还是挺细心的!

章节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