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独家溺爱,缠上失忆新娘
第21章:我想要什么你都会给我吗?

直到黎沐晨一张小脸憋的通红,邢翊寒才慢慢松开她已经被吻得红肿的唇瓣。她的味道依旧如五年前一样,甜美的不可思议。可是,一想到她也曾这样被别的揽在怀里,被别的男人亲吻,甚至……“嘭”邢翊寒猛的一拳砸在了黎沐晨脑袋旁边的位置。还在大口呼吸的黎沐晨怔了怔。这个男人又在发什么神经……“你想救他们是吗?”邢翊寒面无表情的看着面前的黎沐晨,轻抿的唇角泛着森冷的寒意。“对……我更想知道,我到底哪里得罪了你,你做这些,到底想要怎么样?”黎沐晨仰起的小脸上红晕都还没有退下去,神情却异常的固执。黎沐晨其实很想哭,真的好想大哭一场,老天爷,她最近到底是走了什么狗屎运,被向少峰劈腿就算了,还遇上这么个变态神经病?!“我想要什么你都会给我吗?”邢翊寒凤眸微眯,看进黎沐晨的眼底。“我……只要我能做到的,我一定竭尽全力,只要你答应放过他们。”黎沐晨咬紧下唇,表情坚定。“我要你!”“什么?”黎沐晨抬头,错愕的看着面前的邢翊寒,红唇因诧异而微微张开。“嫁给我!”邢翊寒垂眸,俊脸一点点靠近,凉薄的唇近乎贴上黎沐晨莹白的耳垂,低沉的声音性感而魅惑,“当然,你也可以拒绝,然后从这里离开,然后……看着你身边的人一个个……因为你而走向地狱……”黎沐晨瞪大眼,全身僵硬。因为耳际那过于暧昧的气息,更因为男人刚刚所说的话。“叮”电梯门再次打开。邢翊寒一把将还呆愣的黎沐晨拽出了电梯,走向他的办公室。看着自己高贵,冷酷的总裁竟牵着一个衣衫不整,披头散发的女人进了总裁室,一群有着魔鬼身材,天使脸蛋儿的美女秘书纷纷咂舌。“坐。”邢翊寒看了眼一旁的真皮沙发淡淡道。“不用!我只想知道你刚刚说的,是认真的吗?”黎沐晨抿紧唇角直视着比她高了一个头的邢翊寒。“这是唯一的办法。”邢翊寒面无表情的点头。“为什么是我?就因为我跟你说的那个女人长得像,又有着一样的名字?”“嗯。”“……”该死的男人,她竟连反击的余力都没有。“明天,我会让艾伦去接你,我们去民政局登记。”丢下这句,邢翊寒转身走向办公桌。“如果我不愿意呢?”黎沐晨视线依旧紧锁在那抹高大的背影上。“呵!”邢翊寒低笑,笑声里带着明显的嘲讽。他颀长的身躯转过来,再次走到黎沐晨跟前,大手毫不费力的捏住了黎沐晨慌乱躲避的下巴,狭长的凤眸紧锁住黎沐晨清亮的眸,淡淡的开口,“你不会拒绝我的,我一直都知道,因为……你是黎沐晨!”爱管闲事,同情心泛滥,为了在乎的人可以命都不要的,又傻又笨的黎沐晨!突然,黎沐晨竟有些泄气。这个男人说得对,她根本就不能拒绝,以她现有的能力要跟整个邢氏财团为敌,用以卵击石都太抬举她了。如果为了她一个人的私欲,让蓝姗父亲破产,让淑雅赖以生存的酒吧倒闭,还有丽姿……她做不到!咬紧牙根,黎沐晨闭了闭眼,沉声开口,“如果我嫁给你,你真的会放过他们,再也不找他们麻烦吗?”邢翊寒轻点头,“如果你足够听话,也许我会让他们的事业更上一层楼也不是不可以。”“不用,你只要再也不要去打扰他们就行了。”黎沐晨咬牙道。“那么,你是答应了。”邢翊寒站起身,走向黎沐晨。“是的……我答应你,但是……”“没有但是,我不喜欢别人给我开条件,你可以选择愿意或者不愿意,在我这里没有人可以谈附加条件。”邢翊寒在黎沐晨跟前站定,上下扫了一眼,“你平常在家都是这么邋遢的吗?”“明天,我会等你。”说完黎沐晨不再跟邢翊寒多说一句废话,转身逃也似地冲了出去。看着被黎沐晨用全力甩上的门,邢翊寒薄唇微微挑起。明天,他们就要结婚了,明天起,黎沐晨就是他的了。微扬的唇角不自觉的漾开一抹会心的笑容,只是下一秒,笑容僵在了唇角。邢翊寒你在想什么?你跟她结婚只是为了报复她五年前对你的背叛,她已经不是当年的黎沐晨,你清醒一点!邢翊寒皱起剑眉,懊恼的扯掉领带甩在了沙发上。夜晚,伦敦。偌大的休息室内,一片寂静,仿佛置身无人区。透明的落地窗外,繁星璀璨。一个身形颀长的男人静静的站在窗前,微微扬起下颚,露出的侧颜仿若晕染了一层轻雾,线条如画。他的身后半米远的地方,一个身着高级西装的男人埋首跪在地上,肥胖的身体因为恐惧而不受控制的颤抖,冷汗一滴一滴砸落在亮白的地板上,因为屏住呼吸,男人的脸涨成了猪肝色。此刻,男人的头顶,一个黑漆漆的枪口正对眉心!“莉亚,你说她还会记得我吗?”窗前的男人静静的凝视着夜空,冰蓝色的眸底流转着妖冶的光芒。身后的助手莉亚紧了紧手里的抢,看向面前的男人,做为顾伊凡最得力的住手,莉亚已经在他的身边数十年,可是,却依旧摸不透面前这个男人真正的心思。在世人眼里,顾伊凡是魔鬼,是地狱修罗,为了达到目的,他可以毁灭掉一切。可是,只要说起‘黎沐晨’这三个字,这个魔鬼的眼里却总是跳跃着明媚的光。“应该会的吧,您不是一直都记着她吗?那她也一定会记得您的。”莉亚恭身回道。顾伊凡不再说话,如玫瑰花瓣的唇扬起,唇角带着一丝孩子气的窃喜。修长莹白的手指轻轻抚上耳垂,那里L字母的翡翠玉钉,正散发出淡淡的光晕。沐晨,十六年了,我如约回来找你了,可是,你真的还记得我吗?似乎终于想起来跪在地上的男人,顾伊凡慢慢的侧过身,灯光下,是一张俊美的脸,好似被一层袅袅的雾气萦绕,美的让人炫目。冰蓝色的长眸深如幽潭,笔直挺立的鼻,薄薄的红唇,仿若下一秒就能滴出血来,毫无瑕疵的莹白肌肤在灯光下,发出淡淡的光晕。世人鲜少知道,这个被他们视作恶魔一样的男人,却有着一张令世人惊叹的皮囊。顾伊凡淡淡的扫向地上跪着的男人,笔直的长腿向前迈了一步,慢慢的蹲下身。“五年前,她竟然没有死,我真的很高兴,所以……你也可以不用死了。”跪在地上的男人猛的抬头,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真……真的吗?少爷,我……我真的可以不……谢少爷,谢谢少爷……”“嗯,你可以不用死,但是……野种这两个字我着实不喜欢听……”顾伊凡微扬的红唇骤变,冰蓝色的眸底再无一丝人情。在话音落下的瞬间,莉亚已经上前,细长的手指不知何时转动着的匕首,毫不犹豫的割下了男人的双唇。“啊……”男人痛苦的咆哮声止于一个开始,在张嘴的瞬间,舌已经被割下。“少爷!”莉亚目不斜视的躬身站在顾伊凡身侧,好似刚刚她未曾动过丝毫。“照片拍的好看点,发给那群老家伙,告诉他们,这是‘小野种’给他们找的乐子。”“是!”窗外,星空依旧璀璨,顾伊凡静静的看着天空,如深海般的眸底,盈着一丝化不开的痛楚。沐晨,这个世上唯一不会介意我身份的人,只有你一个,你是我的……夜色渐浓,削减了白日的喧闹与浮躁,整座城市也慢慢静谧下来。简约而温馨的公寓楼里。黎沐晨盯着手里的户口薄出神。已经五年了,这张小本上就只有她跟小乐两个人,其实这五年来,她也试图寻找自己的过去,可是,总是一无所获,好像她真的就是凭空冒出来的一般。可是那个总是缠绕她的噩梦却在不断的提醒着她,她一定是有过去的。黎沐晨的脑海里突然浮现出第一次见到邢翊寒的画面。现在回想,他第一眼看到自己的时候,眼底的神情似乎是欣喜的,即便那抹欣喜转迅即逝,或许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可是,就是那一霎的神情,让处在当时那样状态下的黎沐晨印象深刻。由此可见,邢翊寒是在乎那个跟她长得很像还同名同姓的女人的,但是后面他的反映又似乎很厌恶那个女人?他们两个到底发生过什么?她真的要成为‘她’的影子嫁给邢翊寒吗?而且,世上真的会有那么巧合的事吗,长得像,还连名字都一模一样?黎沐晨甩了甩头,烦闷的揉乱了长发。想这些还有什么用,她根本就没得选择不是吗?晚上想太多,直接的后果就是第二天无法直视的惨样。黎小乐看了眼慢悠悠的朝着餐桌晃过来的黎沐晨,咬面包的动作顿在了那里。“沐晨……”“小乐,早……”黎沐晨有气无力的坐在了黎小乐的对面。“沐晨,那个……要不今天我自己去学校吧?”黎小乐看着对面顶着两只熊猫眼,发丝凌乱的黎沐晨咽了咽口水。“嗯?你不需要我送你吗?”黎沐晨懒懒的拿过面包啃了一口。“不用了,我先走了,还有,沐晨,你今天绝对不要出去见人,绝对不要出去哦。”黎沐晨歪了歪脑袋,有些不解黎小乐最后一句话的含义,直到一个小时后,自己站在镜子面前。

章节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