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豪门的不二娇妻
第27章:心有所动

随后林姗姗送苏曼紫回家后离开,苏曼紫已经忘记了阮成昊说的话,此时此刻的酒足饭饱,整个人很开心。可就在她打开家门的瞬间,只见阮成昊双手插兜站在客厅中央,见苏曼紫回来,脸上尽是不悦之色,夹杂着一种厌恶之色。苏曼紫的心砰的一下漏掉了半拍,她怎么就忘记了阮成昊了呢?他不是告诉自己要来的吗?可是,他是怎么进来的?“你这里的环境是不是差的可以?明天立刻搬家,无论去哪里,这里不许再住了。”阮成昊坐在了沙发上,看着简单的房间和简陋的环境,心中那种莫名的烦躁袭上心头,这里怎么可以住人?简直就是猪窝。虽然在阮成昊看来是这样的,但在苏曼紫的心中这里就是她的家,不管这里多么的简陋,最起码它给了自己不少的温暖。将包包放在了玄关处,苏曼紫换鞋走了进来,随后看向阮成昊说道:“这里就是我的家,我不想搬,更不想让自己被口水淹死。”她这才刚刚成为了阮成昊的助理就被人说三道四的了,要是她真的换了住处的话,那她且不是真的成为别人口中的那种人了?阮成昊本来很生气苏曼紫拒绝他,可起身的瞬间,阮成昊似乎明白了苏曼紫的难堪,虽说他不在乎别人说什么,但苏曼紫始终是一个女人,总是被人指指点点还是不太好,那种报复的心理再次被心疼所掩盖。苏曼紫走到冰箱跟前拿出了一杯冰水,她原本就不能喝太多的酒,虽说没有醉,却在看到阮成昊的时候,她还是觉得晕晕的。 “你去哪了?”阮成昊来到苏曼紫的身后追问着,脸还不忘靠近苏曼紫的肩膀,随后有些惊讶的问道:“你喝酒了?”苏曼紫点点头不语,她是喝酒了,如果这是平时的话,这个男人再换作另一个人的话,她一定会义不容辞的反问他“她去哪关他什么事?”可现在的苏曼紫不是不敢,而是被一种恐惧的感觉笼罩,她害怕面对阮成昊,害怕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就在苏曼紫拿着冰水站在那不知所措的时候,只见阮成昊伸手将苏曼紫的身子扳过来,而后又将脸靠近,吓得苏曼紫急忙后退,背后撞在冰箱上传来阵阵地痛意。“我跟林姗姗出去吃饭了,天色还早,我去看看文件。”苏曼紫急忙找借口离开,可现在天色就算再早,阮成昊也不会让苏曼紫就这样离开的。阮成昊再次向她逼近,将脸凑到了苏曼紫的脸颊前,做出一副要请问苏曼紫的动作,吓得苏曼紫急忙将脸别到了一边,心脏狂跳不已。阮成昊看着苏曼紫如此,心中又有一股莫名的烦躁涌上心头,伸手死死地抓住苏曼紫的下巴,手上的力道稍稍加重,苏曼紫痛的只好面对着阮成昊。但阮成昊却觉得这样还不够,而是将她的头微微扬起,迫使她注视着自己,弄得苏曼紫有一种想要大吼大叫,却觉得力不从心的感觉。“你有那么大的工作量吗?你是故意在躲着我?”阮成昊那带着质疑的神色让苏曼紫感到熟悉又陌生,望着那双摄魂的双眼,苏曼紫竟然无意识的摇摇头,她没有那么大的工作量是真的,但故意躲着阮成昊却是真的。望着苏曼紫这种害怕又不敢动的样子,阮成昊嘴角勾起一抹邪笑,那种感觉就像是成功的俘虏了苏曼紫,更有一种回到当年的感觉。“你不觉得你应该表现的主动些吗?”阮成昊的话犹如来自地狱的声音,来自魔鬼的呼唤一般,吓得苏曼紫呆愣愣地看了一眼阮成昊之后,颤抖的伸出手,将自己的衣裳慢慢的褪去。这种感觉很不好,不是苏曼紫矫情,也不是她不喜欢这种调情的方式,苏曼紫只是觉得自己怎么可以放下自己的尊严,然后去讨好一个男人呢?“啊!”就在苏曼紫脱掉衣裳之后,只见阮成昊冷冷的一笑,随后屈身将她抱向了房间,房门碰的一声被关上,苏曼紫被阮成昊也狠狠地丢在了床上。苏曼紫挣扎的起身,她讨厌这种凌辱的感觉,即使真的做了人家的情妇,她也没有必要这么拼命吧?这么隐忍吧?可就在苏曼紫落在床上的瞬间,阮成昊已经席卷压了上来,本能的将双手抵在胸前,苏曼紫就那么的看着阮成昊不说话。阮成昊没有去管苏曼紫的反应,只见他伸出手便在苏曼紫的脸上轻抚过,那种感觉就像在看自己最心爱的女人,而不是苏曼紫。一阵翻云覆雨之后,阮成昊躺在床上睡去,苏曼紫却犹如做贼一般拿着衣物离开了房间,而又穿上了。走出房间之后,苏曼紫立刻去洗澡,此刻的她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闭上眼任由热水冲刷着自己的身体,不知是热水不够热还是心情太低落,苏曼紫总感觉自己的身上很冷。洗过澡之后,苏曼紫起身向房间,看着阮成昊已经熟睡,她不想进去,只有拿出文件坐在客厅中的沙发上看了起来,其实也没什么可看的,秦佩玉已经把文件标注的很明确了,她只需记住就行,之所以选择不在房间里休息,苏曼紫不过是想要躲着阮成昊罢了。翌日,第一道阳光折射进房间的时候,阮成昊先醒来,睁开眼的时候,他最先想到的就是打算看一眼自己身边的女人,可令他大失所望的是,苏曼紫根本就不在自己的身边。难道她已经起床了?摸着身边冰冷的床单,阮成昊的眼底压制着怒火。走出房间看到苏曼紫正躺在沙发上熟睡,阮成昊心底那份怒意更加的浓烈起来,该死的女人,竟然偷偷地躺在沙发上睡?都已经在一起了何必装清高?阮成昊仰起头,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他想如果他把苏曼紫从沙发拖到在地上一定会很刺激吧?也算是他一大早给苏曼紫的惊喜?可来到苏曼紫的面前时,阮成昊原本想要戏弄苏曼紫的心却一下子变了,当他看到正蜷缩着身子,用自己的双手紧紧地抱着自己的身子的苏曼紫时,心中不知哪来的酸楚,竟有一种不该这样对她的感觉。阮成昊看了看时间还早,便在四周寻找了一张沙发垫打算盖在苏曼紫的身上,看着苏曼紫紧紧地把这沙发垫,犹如钻进了温暖的被窝,阮成昊的嘴角露出了一抹平和的笑意。离开苏曼紫的家,阮成昊开车回去的路上,总是在轻闻自己身上的味道,这上面有苏曼紫的味道。回到家之后,白雅柔立刻出门去迎接阮成昊,昨晚她给阮成昊打了好几个电话,还特意调查了阮成昊的行踪,虽然查到了没有什么重要的会议,却没有查到阮成昊去了哪里。“哥哥去哪了?怎么一夜都没有回家?”阮成昊对着白雅柔微微一笑,伸手在白雅柔的头上揉了揉笑道:“只是出去喝酒到很晚,不想打扰你和妈妈的休息,所以就没有回来。”“那哥哥快去喝点粥吧!暖暖胃。”白雅柔心中一颤,看着阮成昊那么随意的便说去喝酒,白雅柔断定他一定还有什么事情瞒着她,但她现在只有装可爱,装贴心,将自己的想法掩饰的一干二净,她一定会去公司查个究竟的。吃过了早饭之后,阮成昊去上班,白雅柔急忙追了出来送阮成昊,看着阮成昊若有所思的模样,白雅柔断定他一定有什么事情。一路上,阮成昊一直在想着苏曼紫的住所,按理说,那个女人应该不会屈身于那样的环境吧?难道是做做样子给自己看的?她那么喜欢钱,一定是做做样子。 闹钟嘀嘀的响起,苏曼紫骤地从沙发上坐起,沙发垫从身上掉在了地上,苏曼紫疑惑的看着沙发垫,难道是昨晚太冷,自己在睡梦中扯过来的?忙不迭的起身,眼神有些惊愕的看向自己的房间,原本还以为阮成昊会跟着自己一起离开,却不想他早已经走了,这么说,这个沙发垫是他帮她盖的?心中忽然生气层层的暖意,她觉得阮成昊其实没有她想象的那么可怕,如果不是她们的关系是这样的话,或许她会愿意接受阮成昊。可一想起阮成昊之前对自己所做的一切,苏曼紫又立刻打消了自己的念头,他那样冷血的人怎么可能会照顾自己?更别说什么帮她盖沙发垫了。摇摇头,苏曼紫觉得自己真的是想的太多了,等下就要上班,她竟然在这里胡思乱想。一路来到公司,苏曼紫开始进入工作状态,不知是因为今天的工作量很大还是阮成昊忽然想明白了,竟然不再找她的麻烦,就连咖啡也只是苏曼紫送去一次之后便没有再要。明天就是林姗姗的生日了,苏曼紫一直在想着要给林姗姗准备一个什么样的礼物,太随意了又显得不够关心林姗姗,太贵的她又买不起,虽然苏曼紫送给林姗姗什么她都会很喜欢,但苏曼紫总不能不在意吧?这个生日着实让苏曼紫头疼。时间流逝的很快,一转眼到了中午,苏曼紫起身见秦佩玉和阮成昊开会还没有出来,她很饿却不敢去吃东西,毕竟是助理,老板在会议室里忙的不可开交,你这边悠闲的去吃饭,这不是等着老板回来找气生吗?起身的苏曼紫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选择了等下再吃,万一会议室有什么需要,她也可以去打个下手不是?哒哒哒空荡的办公室走廊里传来高跟鞋的声音,苏曼紫诧异的回头,只见白雅柔手中端着饭盒走了过来,眼神里尽是高傲之色,就像那晚的一样。急忙收回自己的眼神,苏曼紫不知为什么会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难道是因为那晚她与阮成昊一起离开?“是你?”就在苏曼紫神游的时候,白雅柔眼神里闪过一丝惊讶之色,她没有想到自己将遇到的人竟然是苏曼紫。本来她就怀疑阮成昊昨晚没回家一定有鬼,但她没有想到那个人竟然是苏曼紫,怎么会是这个女人?她就这么不知廉耻吗?她就一点自知者明都没有?还是她太高估自己了?白雅柔心中想着,脸上却是一副很和善的表情看着苏曼紫笑着,如果笑容可以杀死人的话,白雅柔希望苏曼紫能死的干净些!

章节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