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旧爱来袭,老公太霸道
第26章:发烧了

忙完这一切,奈浅浅跟着殷绍寒一前一后进了卧室,一进门,奈浅浅就迫不及待地问,“你刚刚说定婚戒指怎么了?”殷绍寒拉开领带的手停下来,“你不是将定婚戒指送给殷漠廷了吗?”“啊?”这句话震得奈浅浅陡然地张开了嘴。“怎么可能。”奈浅浅背上都是冷汗了,但是她稳住了神,放缓了声调,不叫殷绍寒觉察出来进什么异常。殷绍寒回过头来,伸出两只手指,抬起了她的下巴,阴毒地轻轻地一捏,清脆的”啪”地一声,“哪你给我看看你的戒指。”奈浅浅心虚了,向后退去,用身体紧紧地顶在墙面上。殷绍寒寒笑着逼上一步,“定婚戒指呢,我好长时间都没有见到你戴了。”“我的小姐妹看着好,借去戴戴充充场面。”奈浅浅哆嗦着手用力撑着墙面,努力不叫自己倒下去,在墙纸上留下了几道深深的抓痕。殷绍寒一把抓起了她哆嗦的小手,“我可是在殷漠廷那里看到了你的定婚戒指。”殷绍寒紧紧地攥着她的胳膊,眼眸中喷射着黑色的火焰,像是要点燃了她。奈浅浅感到了殷绍寒抓痛她,但是她紧紧地咬着嘴唇,等着殷绍寒怎么对她。殷绍寒向怀里一带她,嘴贴在她的耳朵边上,“最好不要给我闹事,不然我都给你闹出来,看谁丢人。”一口凉气喷在她的耳朵上。奈浅浅强行地直起僵硬的身体来,不叫自己软在殷绍寒的怀里,“是不是你不回家也是为了这个。”殷绍寒微微地眯了下眸子,寒毒的阴光一闪,这个时刻最好还是骗骗这个女人吧,叫她安心地守在自己身边吧,他点了点头,丢开了奈浅浅的手腕。奈浅浅揉着生痛的手腕,“我不知道二叔那里的戒指是从什么地方来的,我回头就问小姐妹要戒指,证明给你看。”一面微微地仰着脖子,小心地注意观察殷绍寒的反应。“最好你能要得回来。”阴冷的一声砸向了奈浅浅。击得她身体紧贴了暗金花的墙面半天都没有动,她要怎么在短时间里弄到这价值千万的戒指,她的大脑飞快地运转起来。知道了殷绍寒为什么不理自己,奈浅浅又被击起了斗志,是不是买回了戒指,殷绍寒的气就会消了,就会回到她身边了。她加紧了催促中介快点将她母亲的房子卖出去,她好买回同款的戒指,将事情补回去。这天中介告诉她,房子卖出去了,叫她前去跟买家签定合同。奈浅浅暗暗地庆幸,这屋子这样快地卖出去了,是上帝在帮着她。她匆匆地赶往了母亲的房子。这间房子分上下三层,被她一直都收拾得干干净净,她小时候常常在这里伴着母亲小憩,这里留着母女快乐的回忆。她打开门进了屋子,房子里传来了中介人的介绍情况的声音。“这屋子地处闹市,四通八达,交通便利,先生,这个地段的房子很少出售,你算是捡到宝贝了。”中介人殷勤地介绍着,声音里带着几丝的谄媚,几分的羡慕。“是捡到宝贝了,这样你告诉屋主,这房子我要了,不过……”一个痞痞的声音妖冶地响起来,在空荡荡的房间里回荡着,有点变形,像是妖精王子信步游走而来。“只是八百万,先生,这个地段没有比这更低价格的房子了,如果不是屋主急着出手,不可能这样低的。”中介人有条不紊地说着,时不时地传来门打开关上的声音。“我是说,如果她能放回她小时候的东西,叫这房子有点苍桑感,我会出一千万的。”这声音回荡着,被风吹得飘浮着,带着特别的性感,更有浓浓的感伤散开来。奈浅浅骤然地抬头望向了楼上,这个男人要自己小时候的东西,他怎么知道她小时候常常到这里来小住。这声音像是从深谷里传来的,是那样的熟悉,又是那样的陌生,她不由地被这声音吸引着向楼上走去。这声音在奈浅浅的脑海里飘浮着,勾引着一幅幅的画面翻上上来,叫她的大脑“哄哄”地乱成一团,像是无数的声音都浮上来,“浅浅……奈浅浅……”她抱着头,立在了门外,像是什么在叫,“不要进去,不要进去……”更像是自己在喊,“不要出来,不要出来……”她抱着头向楼下冲去,莫名的力量叫声阻止了她进那扇门里,仿佛那扇门里是不可触碰的妖魔。在她的身后,一个高大的身影闪出来,双手插在西裤的口袋里,望着她跌跌撞撞的背影,嘴角上扬,无比的妖寒。逃一样离开了这间屋子,她漫无目标地在城市里开着奥迪,想寻找一个地方,躲开那个熟悉的声音。她的车子停在了一家酒吧门前,她走了进去,她要喝点酒,强迫脑海里的声音不要在叫了。中介的电话打了过来,“殷夫人,有人要这栋房子了,出价一千万,请你来签下字。”“让我考虑下。”奈浅浅将头发向后推去,露出大大的额头,将鸡尾酒的冰块拿出来,生硬地拍在额头上。她感到脑子是热的,头都被脑海里的人吵大了,她要头脑静静。头“嗡嗡”地作响着,她一头栽在了桌面上。一只手搭在了她的头上,“发烧了。”一双强而有力的大手抱起了奈浅浅,向着门外的车子大步走去。安静的古琴声清雅地飘散在奈浅浅的身边,叫她隐约地想起了过去妈妈活着的时候,这琴声也常常地传出来。她微微地睁开了眼,想动一动,可是全身都软得像是毛毛虫,头昏昏的,抬不起来。她动了动手指,手指都是酸痛的。“你醒了。”一声妖寒的声音传过来,一张英俊的脸凑了上来。奈浅浅顺着声音缓缓地望过去,深潭里的一洼水,黑得不见底,寒光中反射着月光的皎洁之光。是殷漠廷。“怎么是你。”奈浅浅虚弱地启口,声音飘渺得像是从另一个世界穿越过来的。“你发烧了,怎么还到处乱跑。”殷漠廷修长的手指在她苍白的小脸上拂过,带着冰冷。奈浅浅想伸手阻挡这微凉的大手,可是小手动了动,却抬不起来。这大手爱惜地抚摸会后,收了回去,一阵水“哗哗”地响声,片刻后,这修长的大手给她的额头上换上了新的毛巾。奈浅浅暗暗地咒骂着殷漠廷,别以为她一个人面对着“流氓”样的殷漠廷,又动不了,她就对付不了了。她的衣服被这修长的大手猛然地拉开了,冰凉的毛巾伸了进来。原来她全身都是汗,殷漠廷想给她擦擦。奈浅浅失声惊叫起来,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来的力气,紧紧地拉住了衣服领子,不叫这毛巾更进一步。殷漠廷薄寒地痞笑一声,“浅浅,我们可是在床上贱过的,什么没有见过。”奈浅浅气忿地仰起了下巴,紧紧地咬着下嘴唇,“不许动我。”她的脸色刹那间变得刹白,眉梢高高地立起,叫殷漠廷的大手停顿了下,收了回去。片刻后,这毛巾霸道地敷上了奈浅浅的小脸,将她的小脸一通地抹,叫奈浅浅感觉到了暂时的窒息。当冰冷的毛巾收起来时,奈浅浅的小脸不知道是因为发烧还是因为害羞,红通通的,像是一个小苹果。“怎么没见你大哥。”奈浅浅努力地抬头,寻找着那个人。“他去参加演唱会了。”无聊的声音,带着明显的嘲笑,薄凉得像是月水。“谁的。”奈浅浅的小手愤怒地抓住了枕头,深深地陷了进去,老婆发烧了,他却去听演唱会了,天下有这样的老公吗。“谷果果的。”妖冶的寒笑声传过来,“他不会来看你的……”谷果果,这个名字奈浅浅从未听说过,是什么人。奈浅浅松开了枕头,她暗暗地思付,如果她找回了定婚戒指,殷绍寒一定不再冷眼看她了。“小叔,绍寒说在你那里看到了我的定婚戒指。”奈浅浅张了张嘴,还是虚弱地问出了声。“哪有,那是我给我女朋友买的定婚戒指。久久弄丢了你的定婚戒指,我给你一个吧。”殷漠廷在洗脸盆上方捏着白毛巾,却侧眸向奈浅浅。一丝狡黠的妖冷浮在他的面颊上,如同反射着阴冷的光的深海,叫他看起来深不可测,难知所思。奈浅浅的小手紧紧地攥了下枕头,中介说是房子已经有买家了,殷漠廷的戒指不用要了。殷漠廷给奈浅浅换上新的冰毛巾,起身向着屋外走去。片刻后,殷漠廷回到了奈浅浅的眼前,手里多了一只红色的小盒子。殷漠廷拉过奈浅浅的小手,霸道掰开来,将这只红色小盒子生硬地塞进了她的小手里。殷漠廷在她的小手里打开了这只红色盒子,是那只定婚戒指。她的眼眸骤然间发亮了,她觉得身体都轻快了起来,手也能动了,捏起了这只戒指放在眼前看了又看。“你总算是找到了。”她虚弱地伸出手来,想带上这只戒指,可是手哆嗦着,怎么也带不上去。一只修长的大手忽而地伸出来,夺下戒指,生硬地拽过她的小手,小心翼翼地给她带上了这只戒指。奈浅浅举起了手,细细地望着这只戒指,戒指熠熠生辉,映得她的眼眸亮亮的,像是有一颗小星星在里面,看得殷漠廷失神了片刻。奈浅浅满意地将带着定婚戒指的小手放在了枕边,歪着头看着它。可是等等,刚刚殷漠廷夺下她的小手,给她带戒指的样子,怎么像是这定婚戒指是殷漠廷给她的。她想了想,摘下戒指,要自己重新带上。“呼”地霸气的风刮过,这只十克拉的戒指就落在了殷漠廷的手心里。殷漠廷好似抢一样,生硬地抢过奈浅浅的小手,蛮横地掰着她的手指头,硬生生地给她带上了。“不许摘。”殷漠廷将奈浅浅的小手强行按在了枕头边上,嘴角得意地扬起来,一道阴寒的眸光直逼着她。奈浅浅滞了片刻,大脑里一片空白。这一瞬间,时间都停滞了,只有阳光在他们中间插入,将他们的眸光挽在一起,什么都被阳光照得暖暖的。奈浅浅回过神来,侧眸望了眼枕边手指上的戒指。殷漠廷垂下头来,向着她贴过来。惊得奈浅浅侧过了头,如果殷漠廷想干什么,她一定回击。殷漠廷在戒指上亲亲地一吻,“浅浅,这戒指可是我给你的,不许摘。”他硬生生地命令道,像是奈浅浅的主人一样,不许奈浅浅反驳。奈浅浅的烧渐渐地退了,她四下里环顾着这里,目光落在了一张老照片上,是母亲和她的合影,这里的家具是那样的熟悉,连墙纸都是熟悉的色彩,怎么是她母亲的房子,难道买房子的人是殷漠廷。不对啊,她还没有出售那栋房子呢。“这里是什么地方。”她抱着殷漠廷送上来的果汁好奇地问道。“米叔叔家。”殷漠廷的嘴角微微地上扬着,如果送奈浅浅回殷家,不知道殷绍寒要怎么样在众人面前演戏呢,他也没有机会跟奈浅浅单独相处了。

章节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