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旧爱来袭,老公太霸道
第24章:贪恋的请人

若不是几番确认的看了那辆车牌照,奈浅浅根本不敢相信那个男人是她的丈夫殷绍寒!她劝服自己,他只是在应酬。可那女人穿得那么暴露,真的只是应酬?此时已是晚上九点多,临近睡眠时间。他这样和别的女人进出酒店实在让人起疑!奈浅浅站在马路边上一动不动,眼里写满了惊讶和质问,上一秒美滋滋的笑容早已消失殆尽。此刻连唇角都提不起来。她僵硬的拿出口袋里的手机,站在马路对面拨通了殷绍寒的电话。看着那两人,自己甚至不敢出声喊他。明明是他拥着别的女人进酒店,为什么反倒是她怕起来了?电话响了没几声就被接通,“喂?”男人的声音一如既往般冷薄,但在此时还是被捕捉到一丝不耐。“绍寒,你在哪里?”奈浅浅站在马路对面看着殷绍寒搂着别的女人,声音分不清是因委屈还是生气变得细微颤抖。“公司加班。”永远都是同样的借口,同样的解释。奈浅浅握紧了电话,平复着心里的情绪,让自己显得不那么异常,“是吗?可我在你办公室,为什么没有看到你?”电话那头一顿,似乎也没想到奈浅浅会出现在他办公室。但这样的停顿只一刹那,殷绍寒几乎用着理所当然的口吻回复:“我在分公司加班,不在总公司。”殷氏,在南城遍布了二十家以上的分公司。倘若她再说她也在分公司,他是不是还要精确的说是在哪家分公司。奈浅浅适时的收住,问:“今晚你回家吗?”即便看见他和别的女人一同进了酒店,但她还是不甘心的问了。“不回了,我很忙,挂了。”没待她回应,电话就无情的被挂断。马路对面的两人继续相拥进了酒店,要多腻人有多腻人,羡煞了她,也为她的眸前增上一层薄薄的雾气。他殷绍寒,每一次的公司加班,都是在和别的女人开房吗?!她辛辛苦苦奔波了一天想办法买回戒指,甚至把母亲留给她的房子都卖了,他呢?奈浅浅发誓!这是她最后一次问他今晚回不回家!自此,再不过问!奈浅浅闷闷不乐地回到了家里,坐在阳台下的小花园里,浓郁夜色中的玫瑰,一朵朵骄艳地开放着,像是噬血的妖精,鬼魅而嚣张。这玫瑰花殷绍寒已多时不打理了,是她在精心地照顾它们,希望它们开出世上最美的爱情之花。她的手轻拂过玫瑰花,一根根的刺刺入她的手心,手心流血了,可是她全然不知道。她抬起手腕,劳力士钻石表上的时针走得飞快,像是拉都拉不住,这表还是殷绍寒送给她的生日礼物呢,可是时针飞,人心也跟着飞走了。她摸出了镶钻手机,这是回来后的第一个电话,也是最后一个电话,如果殷绍寒还不回来,她就不再打过去了。手机发出了欢快的铃声,节奏像是刺耳的警笛声在敲打着她的心。铃声响了半天,殷绍寒接了电话,“什么事。”“你在哪里,什么时候回家?”奈浅浅没拿手机的手紧紧地攥着,指甲尖深深地陷入了肉里,她感觉到肉皮被指甲翻了起来。殷绍寒微微地“嗯……”了一声,奈浅浅的语调不是寻问,也不是质问,而透着浓浓的绝望,这绝望就像她掉进了深崖里,声音都被风吹散了。也许是被这声音震了震,殷绍寒答道,“我现在忙,过会儿我就回去。”奈浅浅轻轻地吁了了口气,“不骗我……”这声音就像是嘶哑的风声无力软弱,心头浓浓的乌云越聚越多,她颤抖起来。“我回去。”简单的三个字,清傲而冷漠,只是敷衍,带着施舍。奈浅浅坐在阳台下,仰头望星空,殷绍寒的眼眸好像天上的星星是那样的闪烁,曾经叫她陶醉,现在却是离她那样的远,她怎么也够不着了。一辆劳斯莱斯停下来,一个高大的身影下了车,向着他们的房间走过来。清脆的皮鞋声响起来,殷绍寒高大的倒影在地砖上闪现出来,他修长的身形微微地有点弯,嘴角上挂着一丝的清儒之笑。他不能叫奈浅浅去殷老爷子那里告状,说他夜不归宿,叫奈浅浅这个傻女人老老实实的才是。他推开了卧室门一条缝,一片灯光射出来,在一片光影中,一个高大的身影晃了晃,就不见了。手猝然地停下来,再熟悉不过的身影,这么晚了,殷漠廷在他们的卧室干什么。门“砰”地被踢开了,殷绍寒下巴窝在胸口,大步进来了。屋子里只有一个人,就是殷漠廷。可是他穿的什么衣服,一件黑色睡袍,衣口拉得开开的,露出了大半个胸膛。而殷漠廷在他面前手忙脚乱地系着腰带。“你在这里干什么。”殷绍寒仰起了下巴,一股的寒气黑黑地逼向了殷漠廷。就算是他不想理奈浅浅,但是奈浅浅名义上也是他的合法妻子,奈浅浅也不能在他的床上干什么,还是跟他的弟弟出丑闻。殷漠廷弯下身来,冲着床底下大叫了声,“出来了,伯伯回来了,我们不玩了。”久久从床底被殷漠廷拽了出来,肉嘟嘟的小脏手揉着小眼睛,小嘴大大地张着,哈欠连天,一下子就扑在了殷漠廷的腿上,小脸紧贴在殷绍寒的腿上,手都抱不住他的腿了,一点点地向下滑去。“这孩子就是要玩捉迷藏。”殷漠廷抱起了久久,“我来找你有点事,这孩子非要跟上来。”殷绍寒用力地拉了下领带,“什么事?”这么晚了,带着一个两岁的孩子在别人的卧室里玩什么捉迷藏,说出来谁会信啊。他向着屋子里叫了几声,“别藏了,奈浅浅,出来。”奈浅浅在阳台下的小花园里,当然没有人回答他了。他一把推开了挡在面前的殷绍寒,向着屋子里间大步地走去,“砰”地一声,打开了衣柜的门,一片衣服晃动着,没有人。他又转向了床底,“呼”地掀起了床单,趴下身去,还是没有人。气得他低低地咆哮一声,仿佛是被激怒的狮子一样一甩头,爬起来,向下一个目标寻去。殷漠廷抱着久久,冷漠地瞅着他走到哪里,就带起一片阴森森的风来,他黑曜的眸中一丝的阴冷好似是妖魅在舞蹈着,叫人感到邪恶。殷绍寒在屋子了翻了一圈,没有找到奈浅浅。他转身渡到了殷漠廷的面前,一把拽住了殷漠廷睡衣的衣领。殷漠廷指了指怀里的久久,“别惊着了孩子。”久久的小脸紧紧地贴在殷漠廷的怀里,皱成一团,小嘴微微地张着,流着口水睡着了。“久久这么快就睡着了,你们玩什么。”殷绍寒斜下眸子瞅了眼睡梦中的久久,贴在殷漠廷的耳朵边上,恶狠狠地问。一片黑雾在他的眼里升腾着,像是火山要爆发前的黑焰,浓郁的臭味。殷漠廷轻轻地一歪头,痞痞清冷的一声笑,“你说呢。”像是很是向往的样子,仰了下头,一丝阴冷得意挂上了面颊,又补上了一声回味的轻笑。殷绍寒拽着殷漠廷的衣领向怀里拉了下,“别叫我抓住。”殷漠廷侧眸斜扫了他一眼,“现在就被抓住了。“几分的阴狠,几分的诘诮,叫他看起来更像是挑衅。殷漠廷推开了他的手,“你先管管公司的事吧。分公司的货还没有发给人家,人家来催了几回了。”殷漠廷走到书桌边,拿起了一份文件,“你怎么管的事,这家合作伙伴可是我们重要客户,怎么能出错。”殷绍寒接过了文件扫了一眼,冷淡地斜了殷漠廷,“我的事不用你管。”他奇怪,明明是他手里的事情,怎么送到了殷漠廷的手里,他陡然地侧眸,是不是奈浅浅给殷漠廷的。”在殷漠廷面前出了一次错,不能再叫殷漠廷抓住更多的把柄了,他转身就走,将奈浅浅的事情丢到了脑后。夜色中,奈浅浅坐在一片花海里,不停地抬起手腕,看着劳力士表。浓郁的夜色叫红艳艳的玫瑰花变成了黑色,像是一簇簇的鬼魅,用妖艳的目光投向她,嘲笑着她。星一点点地被风卷进了曦光中,一丝的白光从天边漫上来,花园里的玫瑰打上了一层露水,像是泪。这本来是殷绍寒为了向她表示真心才种下的红色玫瑰,现在将它的丰腴送给了黑色的夜,不再属于她。她拔起一枝玫瑰,一瓣一瓣地揪着玫瑰花瓣,向风中送去,红黑的花瓣被风吹起来,片片地飘向了天空,又缓缓地落在了她脚边。当太阳升起来的时候,她的脚边铺了一层红色血液样的玫瑰花瓣。可是她是白色的,被冻得瑟瑟缩缩,她紧紧地抱着肩,手蜷曲在胳膊窝下,伸都伸不直了,直直地立在一片花瓣海里。一只大手抱住了她的背,“冷不冷。”一丝暖暖的气息扑在了她的耳朵边上,一双修长的大手紧紧地抱住了她的腰,温热的体温将她团团地包围了。奈浅浅一时竟然贪婪地想将这体温拥入体内,她太冷了,一点点的温度都叫她贪恋。可是片刻后,她清醒过来,这声音沙哑,带着坏坏的独特味道,像玫瑰一样诱人,也像玫瑰一样刺手。

章节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