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卧底新妻
第27章:骆大少吃瘪,告白被拒

下班的时候,桑晚心里憋着一股气,顾茜茜过来,“行了啊,别这样一副谁欠了你八百万似得!”桑晚瞪她一眼,“你还说!”成向东说,“天叔也是为了你好,别生气了。”桑晚立马就笑了“别介了啊!”她转头,“我是那么小气的人吗?怎么可能因为天叔说我;两句就闷闷不乐了?放心啦,不是天叔的原因。”顾茜茜立马就马了脸,“好了我的桑晚大小姐!那你是怎么了?”其实她也知道,桑晚不是那种小气的人,不过就是兜兜她而已。桑晚白她一眼,沈邵元凑到他们跟前,“那还用说啊?肯定是为了这……”他指着那九百九十九朵玫瑰花,摇头摆脑,“九百九十九朵玫瑰花呗!”嗤笑的看着顾茜茜,“这个都不知道啊?笨啊!”郑永哲最是安静的,看了他们一眼,对桑晚道,“桑晚,你也别多想,管他是谁,与你无关就好。”又招手,“好了,我先走了,你们慢慢儿来啊!”说着就走了。成向东接了一个电话,一脸抱歉的看着他们,“那个……我也有事儿,就先走了。”桑晚点点头,“走吧,路上小心啊!”成向东走远了,沈邵元也招招手跑了,顾茜茜瘪着嘴道,“大嘴元特么的真是有病!哪天让我抓住他的小辫子了!看我怎么整他!”说着还捏了捏拳头。桑晚就笑,“你们两个欢喜冤家,在一起要闹,没在一起又念,真是搞不懂你们了!”顾茜茜立马反驳,“谁念他那个大嘴巴了!我真是恨不得和他老死不相往来!”桑晚无法,摇摇头,“走了!”顾茜茜赶忙在身后张牙舞爪,“喂!等等我呀!”两人一起有说有笑的出了PTU的大门,却看见一个桑晚最不想看见的人。腾夜骆穿着一身白色的西装,锃亮的皮鞋,头发全都向后梳起来,脸上带着一个诺大的墨镜,在阳光的照射下隐隐泛着光。他满身骚包,偏偏还靠在一俩黄色的法拉利上,手上拿着一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折成的花,张头张脑的。一见的桑晚出来,腾夜骆立即站直了身躯,仰头扭了扭脖子,然后摘下墨镜儿扔到车里,站在那里,好像在等什么人。顾茜茜一把拉住桑晚,“诶诶,你看,那不是骆少吗?他怎么来了?”桑晚白了她一眼,“看什么看,走啦!管他来这里干什么?和我们有什么关系?”“诶!”顾茜茜拉住桑晚,“你说,那些玫瑰花,是不是就是骆少送你的呀?”桑晚一听,立即像是吓了一跳的样子,“怎么可能!”她只要一想到,那些玫瑰花如果的腾夜骆送她的话,那她整个人都不好了!她赶紧摇摇头,“怎么可能!顾茜茜,你不要一天没事儿就瞎想,事儿不够多是不是!走啦!”这次是真走了。顾茜茜忙跟上去,“你不要升起嘛!我只是说如果啦,在说啦……诶诶诶!”眼看着就要到腾夜骆身边儿了,顾茜茜立马住嘴,跟在桑晚身边儿,像是不认识他似得走开。腾夜骆本来都已经摆好poss了,只等着桑晚站在他面前,然后,在按照他脑子里想的继续下去,可是桑晚竟然直接从他身边儿走了过去,腾夜骆不由一怔,随即心头大怒,想他腾夜骆,堂堂腾氏集团人称骆少的腾夜骆!什么时候被别人这么无视过?她桑晚一个机动部队小小的警员,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惹怒他,“你是不是找死”这句话,差点儿就送腾大少爷的嘴里喷出来了。可他没有忘记自己是来干什么的,他立即转身,大喊,“喂!桑晚!你站住!”桑晚一听,脚步一顿,心想凭什么你叫我站住我就站住啊?顾茜茜在旁边拉了她一把,用楚楚可怜的目光看着她,就好像在说,大姐,我们站住吧,你惹不起他的好吧,桑晚承认,这也是她心里想的,所以,哪怕再是不愿,桑晚还是很没骨气的停下来了,转身,看着腾夜骆,扯开一个讽刺的笑,“哟?原来是骆少?不好意思,刚刚没看见,您怎么来了?有什么事儿吗?”腾夜骆嘴角抽了抽,桑晚,你能在无耻一点儿吗?“也没什么,我还以为桑小姐你忘了我呢。”腾夜骆单手插兜,斜睨了一眼桑晚,随后又道,“我送你的玫瑰花,你还喜欢吗?”这一句,桑晚和顾茜茜都不由一怔,四周还有其他桑晚他们的同事儿,一听这话,纷纷炸开了。“天啊!没想到追桑晚的竟然是骆少!桑晚太幸运了!”这类的话隐约响起。顾茜茜在桑晚耳边说,“你看,我说了,没错吧,就是他送的!桑晚,太好了!骆少竟然在追你诶!”桑晚可一点儿都不觉得好,她反应过来,快要气炸了,她好一会儿没出声,只狠狠的瞪着腾夜骆。腾夜骆丝毫不觉得有什么问题,他以为,自己出马追女孩子这种事儿,简直是比过家家还简单。所以他见桑晚不说话,以为桑晚是惊喜的呆住了,自得一笑,骆大少风骚的五指向后翻了翻头发,然后,两只手捧住他手里的一束小型用纸做的玫瑰花,递到桑晚面前,“诺,这是你开过的所有罚单,我全都收集了起来,用他们折了一小束的玫瑰花,把它送给你。”一旁的顾茜茜羡慕的都咬住手了,惊喜的好像是腾夜骆在追她似得。桑晚看了一眼,这才认出,这些果然是她开过的那些罚单,她睨了一眼,却没有接,只冷冷的看着腾夜骆,问道,“腾夜骆,直接说吧,你到底要干什么?”腾夜骆一愣,心想,我靠,不是吧!老子做的这么明显了,你还假装不知道?随即又想,人家是女孩子,多少要矜持一点儿的吗,以前他见那些哥们儿和他们送给一些女人东西的时候,不都是这样么?没想到,桑晚和他们也不过是一样的货色,亏他还把桑晚和他们那些女人高看了一眼,真是白瞎了。这么一想,腾夜骆的语气就有点儿不好了,“还不明白吗?我叫你做我的女朋友啊?怎么样?你愿不愿意?很开心吧?”腾夜骆以为桑晚会和其他人一样,羞涩的扭捏一阵,在开心的扑到自己身上来说很开心。不由有点儿飘飘然,你桑晚在硬又怎么样?不照样还是败在我腾夜骆的手下?可等了半天,桑晚都没有接过他手里精心制作的玫瑰花,腾夜骆怔了一会儿,抬眼,只见桑晚好笑又厌恶的瞪着自己。“好玩吗?”桑晚的声音轻飘飘的,却还是浅析的飘进了腾夜骆的耳朵里,声音清清凉凉的,激的腾夜骆反应过来,他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做错了什么?桑晚见他不说话,冷笑,“怎么?不说话?觉得很好玩儿?”她说一句话,就逼近腾夜骆一步,“如果你玩够了!那就请你收手好吗?”桑晚抓头,语气无奈,“我拜托你了好不好?骆大少爷!我只是一个小警员,经不起你这么折腾啊!之前的事儿,你自己不是都说好了吗?我们两清了,你怎么还要来纠缠我啊?”腾夜骆反应过来,觉得自己要说些什么,“你……不是,你是不是搞错了?我在追你!”桑晚黑了脸,“你不要搞笑了好不好?花这么多的时间来玩弄我一个人,你不觉得很吃亏吗?想想你们一天要赚多少钱,你每浪费一分一秒多少钱,值得吗?”腾夜骆还想说什么,桑晚抬手制止他,“好了,你不用说了,我知道了!骆少,摆脱你,从今以后,不要在来纠缠我了!玫瑰花也不要送了,我很不喜欢!”说着,拉起一旁的顾茜茜就跑了。腾夜骆在原地呆了半响,看了看手中的纸折玫瑰花,猛地一下摔在了地上,他恶狠狠的说,“桑晚!我看你是在找死!”进车门,骆大少快被气疯了,一个电话,打给哥们儿,“喂!”是韩郅勋接的,他正搂着自己新交的女友Mice亲嘴儿呢,“谁啊?”不耐烦的声音。“你们在哪儿?”腾夜骆一边儿开车一边儿问。意识到是腾夜骆,韩郅勋也正经了一点儿,“在皇尊呢,怎么?”话还没说完,电话那边儿砰的一声就挂了。肖泊铭问了一句,“谁呀?”“腾夜骆。”“怎么了?”“谁知道呢?”韩郅勋笑一声,搂住Mice继续亲吻。“嗤!”肖泊铭见状冷嗤一声,转头继续玩儿自己的去了。腾夜骆一挂电话,就以火速往皇尊去,到了皇尊,那里的人都认识他,见他满脸阴沉,可没人敢惹他,纷纷叫道“骆少”就赶紧的避开了。他们一群人,在皇尊都是有固定的包间儿的,一群狐朋狗友有事儿没事儿就俱在一起,也不务正业。腾夜骆到的时候,推开包间儿门,众人一见,都纷纷避开一些。韩郅勋见状,没有反应过来,哟了一声,“这么快就到了啊!”半天没有回应,转头就见腾夜骆一瓶一瓶的喝酒,连喝了两瓶才稍稍好了一点儿。“傅辰熠呢?”腾夜骆问。寂南柯安静一些,闻言回答,“他有点儿事儿,还没有来。”韩郅勋上前,一手搭在腾夜骆的肩膀上,敲着二郎腿,问,“哟,这是怎么了?谁惹我们骆少生这么大的气呀?”不提起这个还好,一提起,腾夜骆就想到了之前的事儿,恨不能把酒瓶子当作桑晚,一下甩在地上,摔个支离破碎。

章节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