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卧底新妻
第9章:想看好戏吗?

张封扬起身,“我去给你买些感冒药,你先跟艺琳在这儿坐会儿。”张封扬走后,白艺琳才开口道,“你身体向来强壮如牛的,怎么会突然感冒?”桑晚白了面前的女人一眼,“你丫能不能别总是把我跟牛相提并论?”白艺琳笑道,“我这不是为了表示对你的崇拜嘛,毕竟很少有女人能像你一样强悍的,我妈前天还跟我说,你国中那会儿一个人帮她把洗衣机搬上了七楼,为她省了不少的钱。”桑晚一头倒在柜台上,心塞。张封扬买药回来,让桑晚吃了,然后叫她去休息室躺一会儿,白艺琳已经给梁美芝打过电话,说今天是张封扬的生日,桑晚今天不回去了。桑晚迷迷糊糊的躺在单人床上睡着了,再醒来的时候,白艺琳进来了。“醒了?好些了吗?”桑晚坐起身子,浑身轻松,“好了。”“我就说你壮如牛吧?你还不信。没事了就好,走,我们去吃宵夜。”“吃宵夜?现在几点了?”“刚过午夜,我们打烊了,走吧。”她竟然一下子睡了这么久?三人一起到楼下夜市吃了东西,吃完宵夜之后,白艺琳又道,“我们去唱歌吧?”“大晚上的,唱什么歌啊,我要回去睡觉,明天还要上班呢。”“你一连睡了五个多小时,还没睡醒啊?你回去能睡得着吗?”白艺琳拉着桑晚,非要去唱歌。“前几天封扬的哥们给了我们一张皇尊的优惠卡,可以打五折呢,我们今晚去HAPPYHAPPY。”三人打车去到位于中环最好位置的商业街,离着老远,桑晚就看到那片被霓虹包裹的几层建筑,上面烫金的大字:皇尊。桑晚看了眼那两个烫金的大字,道,“你确定要去那边?一定很贵吧?”能在寸土寸金的位置打造一个如此奢华的娱乐城,桑晚不用想也知道那里的消费该有多高。白艺琳道,“之前去过一次,最小的包间也要底销五千,还不算酒水。”桑晚眼睛一瞪,“五千块?你疯了啊?我不去!”白艺琳拉着她道,“你小点声,这还在车上呢。”桑晚瞥了眼前面的司机,压低声音道,“你现在是有钱烧得慌吧?五千?”白艺琳道,“都说了我们有打折卡,你去英国念军校,五年才回来两次,我花两千五请你玩一次怎么了?瞧不起人啊?”桑晚还是觉得心疼,最后连张封扬都开口了,“桑晚,别客气了,我们这么多年朋友,你又刚回来香港,我们请你玩,应该的。”桑晚叹了口气,“真是的,早知道来找你们,还让你们破费,我就不该来的。”“怎么说话呢!”白艺琳一脸的不屑。计程车停在了皇尊的门前,三人下车,白艺琳深吸一口气,然后道,“有没有感觉到这里的空气都要清新一些?”“我感觉到更贵一些。”桑晚白眼。三人迈步往皇尊里面走去,进门之后,迎面扑来的就是纸醉金迷的气息,整个大堂都是用各种深浅不一的金色打造而成,一如宫殿般美轮美奂。桑晚看了眼脚下的地面,就连大理石上都雕刻着精美的金色纹路,怪不得消费如此昂贵。张封扬去前台订房间,不多时,他转身过来,“走吧,楼上房间。”三人乘电梯上了楼,侍应生早就在电梯门口等候,见三人出来,立马微笑着做了个请的手势。桑晚转身跟着侍应生走向走廊的一端,与此同时,她身后的一座贵宾专用电梯打开,迈步出来的是五六个身形颀长的高大男人,而打头的两个尤为引人注目,正是腾夜骆和傅辰熠。腾夜骆正跟身后的男人笑着说些什么,无意中的一瞥,就看到了桑晚的背影。傅辰熠也顺着腾夜骆的视线看去,眼中不由得闪过了一抹促狭。“阿骆,看来你们还真是冤家路窄啊。”傅辰熠双手随意的插在裤袋中,眼睛看着桑晚的背影。傅辰熠身边一个长着桃花眼的男人问道,“什么冤家路窄?”傅辰熠下巴微抬,示意桑晚的方向,淡笑着道,“那女警。”男人顺势看去,几秒之后,不由得笑道,“这就是你说的让阿骆吃瘪的女警?”傅辰熠点头。身后的几个男人都跟着笑,腾夜骆皱眉道,“你们几个能不这么鸡婆吗?”其中一个男人扬声就要叫住桑晚,腾夜骆赶紧拦住他,“哎,你干什么?”男人道,“什么干什么,好不容易碰上了,哥几个正好帮你报仇啊。”腾夜骆瞥了眼桑晚的背影,见她闪身进了一个包间,他俊美的面孔上,勾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嘲讽,随机道,“想看好戏吗?”几个男人都清一色的点头。

章节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