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豪门特工,男人别太坏
第29章:猫和老鼠的游戏

“诶,我说沈小姐,我们刚来诶,还没有进去看看就走啊。这样的话,你让我回去怎么复命啊?”洛铭对所有的女人都能搞定,唯独眼前难缠又难伺候的这个。“我看完了。”“神马?”某人面上一副苦逼的表情,话说你这是耍我呢还是玩我呢,以为我这只免费的司机就很廉价的吗!你不进去看没事,可我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呢!“你不走进去的话,那我就只好把车开进去了。”不能放弃,坚决斗争到底!“你进去吧,我在这里等你。记得帮我拍张照片出来。”“……”洛铭脸上一副你果然当我三岁小孩的神情,话说我这一离开,你能保证自己不跑路吗!“你放心,我不会逃的。”像是看出了洛铭眼里的疑惑和猜忌,沈月解释着,“你可以用手铐把我铐在车里。”或许是因为对林宇这个男人的好奇,或许是因为想知道他们之间神神秘秘的到地在搞些什么地下情,或许是因为看到面前沈月坚定而又善良的眼神,洛铭决定,她不去看,自己也想着去瞅一瞅,这座看上去很是豪华的庄园,怎么就落魄成了这样。“记得把每一处都拍下来。”沈月说道。“一张照片给我开到什么价位呢?”某人的商业头脑又开始转圈圈。“随便你出。”“啧啧。”洛铭看了看已经被用手铐锁住了沈月,果真是和林宇是绝配啊,出手都这么大方,等等,“我怎么记得,你手里没有钱吧。”“他的钱,不就是我的钱吗?”沈月换了一副妩媚轻佻的笑容,看的对面的男人毛骨悚然。“够爽快!”一个OK的手势后,洛铭招呼了下人跟随着他进去了这座荒弃了三年依旧奢华无比的别墅群,一面吹着响亮的口哨,还不忘吩咐了后面车里的人们盯着沈月别让她跑了。不敢面对的,即便是过了这么多年,还是一样。被铐住一只手的沈月,用另外一只空闲的手,从自己钱包里拿出了一张照片。从照片四周泛黄的痕迹看来,已经有一些年头了。里面是一个剃着光头的男人,灿烂的笑着,露出嘴里一排齐刷刷的整洁的牙齿。桀骜的眼神里透着难得的几丝笑意。那个时候的程昱说,月儿你知道吗,我好久都没有笑过了。沈月蹙眉偏了偏头,你为什么不笑。程昱伸手摸着自己眼角处的一记疤痕,因为我笑起来很难看。沈月也同样伸出一只手来,摸着那条疤。是不是很丑,笑起来跟哭似的。没有,我觉得很好看。或许就是他身上的伤疤,让沈月彻底的爱上了这个男人,每一处似乎都有着一段故事,辛酸而苍凉。往事历历在目,只是故事里的人儿早已物是人非,走的无影无踪。拂过照片中男人面庞的那只手,颤抖着久久没有收回。为了那所谓的身后名,一个个亲人离自己而去,自己追求的名誉,真的就那么重要吗?突然车厢里啪嗒一声响,轻微的声音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直到落日黄昏,街角的垃圾箱后面,一个娇小的身影以敏捷的身手躲过几个搜查者的追踪,绕过别墅后面的那条小道,钻进了后花园坏掉的小门里去,即便是过了这么多年这里依然没有人维修过。程家别墅的花园里,一大片的游泳池里的水早就干涸了,里面积满了落叶和尘灰。昏暗的月色下,郁郁葱葱的后花园里,密密匝匝的树叶交纵横织,让人看不清他们的品种。到底那一刻才是那个恶魔口中所说的银杏树,应该会有标记的吧。正思索着,沈月已经利用了手腕中缠绕着的绳索攀爬到临近的一颗柳树上去了。一片平丘,哪里有什么小土堆。等等,那是什么!整个别墅里,所有的墙壁都完好无损,只有那扇通往别墅内侧的墙壁倒塌,而那里正好是当年和程昱吵架的地方。一块青石竖立在上方,夜幕下隔了这样远,看不清上面刻着的字迹。沈月攥紧着两拳,一只手里握紧的项链,边缘的棱角咯的手心生疼,却是一直没有松开。你说你爱的是我,还是那个女人?愚蠢的女人总是爱问愚蠢的问题。而对于这种问题,你觉得我会回答吗?泪水划过女人的脸腮,每一滴淌痕都像是刀割一样,被寒冷的北风风干后,留下凉飕干裂的疼痛。他为什么会突然变成这副样子!你一直在利用我?一步步的登上你所谓的权利最高的位置?你一直在骗我,你为什么要这么做!程昱定定的眼神里冰冷了许久,可在沈月看来,就是对自己这种愚蠢问题的无视和轻蔑,以至于接下来说的话,被她理解成了另外的一层含义。只有变爬得更高,才能保护我想要保护的人。一颗柳树上,一条镶满了红蓝宝石的项链,借着月光的反射,从空中划过一条五彩斑斓的优美的弧度,朝着那堆倒塌的墙砖处扔了过去。我把我欠你的,统统都会还给你的。洛家庄园里,一个身着粉红色衬衫的男子,气急败坏的脸上,一双桃花眼怒瞪的圆圆的。线条有致的胸膛前,因为沉重的呼吸一起一伏,不住的指点拿问着站的整整齐齐的一群众人。“我说你们是吃白饭长大的吗,啊!一个个的在车里偷懒睡觉,连个女人都看不住?况且她还被我给锁上了,你说你们……”气的恨不能吹胡子瞪眼的洛铭,说到这里才反应过来,等等,她不是被自己给锁上了吗?是怎么逃掉的?看来自己还是低估了这女人的能力啊。她究竟会是个什么人物?“我说这女人也太能折腾了点吧,刚抓回来又给跑掉了!”难为我这老胳膊老腿的,来来回回跑这么多路,看来回去该补补几瓶新盖中盖了,听说一片顶五片,也不知是真是假。“把我的女人弄丢了,你还有心情在这里站着。”说话间一个高挑笔直身材的男人,收了收西装的衣领,立体感十足的脸上,看不出一丝不悦的情绪。“哎哟,林少您可是来了。瞧瞧你的女人……啧啧,真不是个省事的灯。”“是省油的灯。”林宇的助理元戎,在一旁帮洛铭修正着。“接下来该怎么办。”洛铭哭丧着一张脸,表明自己真心的很无辜。“捉回来。”卧槽!“既然知道她一定会逃走,你干嘛还故意的放她出来兜风啊。”洛铭表示不理解对面男人的作为。“好玩。”一抹高深莫测的深笑爬上林宇的眉间。“神马!”洛铭刚要坐下的身子立马弹跳了起来,没想到一向冷傲的不苟言笑的林大总裁,也好猫捉老鼠的这种游戏?“游戏还没开始呢,你就被她折腾成这样了?”林宇嘴角勾起一丝冷笑。“还,还没开始吗!”洛铭被这两个人整的都欲哭无泪啊,“话说林少啊,你这场游戏的前奏,可真是有够长啊,洛铭我,我拜服!”追个女人而已,要不要这样!“哼哼,我就是要让她知道,就算她跑去天涯海角,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林宇鼻孔里发出几声闷哼的冷笑,不禁让周遭的空气都跟着一冰,“你见过一个人绝望而又无助的眼神吗,那种神情,真是值得回味。”不止是洛铭,客厅里站着的所有人都跟着颤了颤,话说这究竟是怎样的一个男人,即便是笑着,却让周围的人感觉到浑身都起鸡皮疙瘩的恐惧。“那,那个女人,怎么办?”洛铭抿了抿嘴角,弱弱的开口问道。“不急。”林宇一边说着,一边脱下来西装外套递给身后的人。“先让她在外面玩上几天也不晚。”“那几天后,你还能找的到她?”“当然。”林宇凛冽桀骜的神情里闪过的坚定,没有人敢于怀疑他口中所说的一切。“这一次你是凭借着什么,找她呢?”洛铭胸闷的问着,毕竟上一次因为沈月从银行卡里取出来的钞票的序列号暴漏了她的位置,想必这一次知道情况的她,应该不会再花林宇给她的钱了吧。该死!真是后悔不该告诉她的!“嗅觉。”林宇一只细长如葱白的手指擦了擦鼻尖,嘴角边是一抹让人猜不透的笑意。“什,什么?”“每个女人都有她独特的气味,她毕竟跟了我这么多年,自然是早已被我闻了个遍的。”说完冷笑了两声,转身走出了门。洛铭望着远走的那个颀长高挑的身影,即便映着对面的夕阳,也丝毫沾染不到一丝温暖,这该是怎样奇特的一个男人,而他又有着怎样离奇的过往呢。那个叫程昱的又是谁呢?他们之间,难道是三角恋?只是,即便强大如林宇,即便沈月真的如他口中所厌恶的那般,却似乎没有明白一个道理。据说这个道理是这样说的: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爱情的这场游戏里,只有爱一个人爱到不自知的地步,才会陪她玩的不亦乐乎。看上去如老鼠般早已逃不出林宇手掌心的沈月,应该是早已偷走这个强大的生如猛虎般男人的心了吧。身为一个局外人,他们之间的爱恨纠缠,自己还是躲的远远的吧。太特么复杂,太特么揪心了!只是爱情的游戏,从来都是让人拒绝厌烦。

章节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