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豪门特工,男人别太坏
第26章:你们这素闹哪样

洛家庄园的二楼餐厅里,一条长达十米的红线条描金实木大理石餐桌旁,一个男人正优雅往面包上抹着有‘黑珍珠’之称的鱼子酱。薄薄的嘴唇在触碰到鲜美嫩滑的美味时,凤目微微一眯,舌尖轻舔,眉宇间松展的神色似在称叹着,嗯,口味还不错。“这鱼子酱可是从北俄那边费了好大的精力弄过来的哟,也算是答谢你给我的那张支票酬劳了。”洛铭说着,将烤的金黄色的面包圈包裹着芫荽蛋黄末儿一并吃着,手中摇晃着的香槟,在日光灯下折射出好看的光泽。“那边的价格照比着欧洲,也是便宜了不止十倍吧,你小子哪里肯舍得多花一分钱。”林宇并没有接受某人的好意,反而是一副什么都逃不过他法眼的说着。不过从他舒展开的眉宇间看上去,就知道此时他心情应该不错。洛铭只是挑了挑眉,头一偏,没再说什么,因为什么都瞒不过这个男人呐。终于饭吃到一半,林宇朝楼梯处看了看。而一旁的洛铭自然是没有放过林宇的这一细微的动作。于是,主动开口说道,“那个,元戎啊……”洛铭对着站在林宇身后的男人说着,“那位沈小姐怎么还没下来?”其实可怜巴巴的元戎早就想去看看的,奈何自家少爷林宇一句话没发,自然是不敢擅自做主,可又怕待会少爷想起来了,又要责问,一听到洛铭这话,赶忙的恨不能立马撒丫子奔上楼去,“我这就去瞧!”三楼的尽头,临着游泳池的房间里,被折腾了一夜的沈月,此时目光无神,一夜未眠。遍体鳞伤的她,拿眼无助的瞅着窗外,为什么要甘于被他折磨,为什么就不能一头撞死,一死百了。只是她这条命能由得自己选择吗,若不是对着世间还存着一些牵绊,这些年她还要这般的苟且偷生吗?命运向来由不得自己选择。父亲临走前也曾说过,我这一生最大的梦想,不是你替我洗白罪名啊孩子,而是你能好好的平平安安的活着平平安安吗?可是爸爸,女儿一点都不快乐“沈小姐。”元戎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早饭已经备好了,您可以下来用餐了。”“……”没有任何人的回复。没有人看到,屋里的女人,眼泪流满了枕巾。元戎悻悻的走回来,朝着满脸写满了期待的洛铭说着,“沈小姐,估计还没有起。”“这么晚了还没有起吗?”洛铭嘴角隐现深深的笑意,看了看林宇,“看来是被人折腾的够厉害的。”随即又在林宇一个凌厉的眼神射过来的时候,赶忙转移了目标,对着元戎眨了眨眼,“沈小姐的体制这么差,若是再不按时吃早餐的话,那么……”“给她送去房间。”林宇这尊佛像终于张开了金口,话语里依旧没有丝毫情绪。似乎一直就等着林宇开口的洛铭,眼角的笑意更深了,对着元戎坏坏的笑着,可话里的口气却是在说给某个人听,“原来你家少爷也是会关心人的啊?”“如果她还不吃的话,就往她嘴里塞狗食!”“……”洛铭怔了怔,要不要这么狠!要不要变化这么快!元戎颤颤的闷哼了一声,转身上楼没有再说话,只是在听到后面的一句话时,一张原本扑克的脸上也微微一怔。“告诉她,如果是想着绝食的话,会有人给她陪葬的!”林宇说着放下了手中的餐具,擦拭完嘴角,看也不看众人,起身走去了他的房间。像是一阵寒风呼啸而过,刮着刺骨冰冷的风。可此时才是夏季啊。洛铭撇撇嘴,对着收住了脚步的元戎一阵坏笑,“你说说看。他真的只是不想让那位小姐死,这样简单吗?”元戎被洛铭问的一愣愣的,一副茫然的神情上写着难道不是的样子。洛铭也从西餐桌上起身,转而走去了一旁的法式香槟金角几旁,一旁的下人赶忙从酒柜拿过一个细长的高脚杯,倒了三分之一的分量递了过去。洛铭接过来,眯着一双桃花眼细细的品着,可眼睛却是在看向沈月住着的那间房。脑子里画满了问号,这女人究竟和林宇是怎样的一种关系存在着。既然恨她的话,他是完全有能力不让她在这个世上存在着,可如今却是把她关起来囚禁着,没事还放出门去兜兜风,巨额银行卡随便花?搞哪样!她,到底是他的什么人呢?情人?不像!敌人?也不是!好纠结听林宇的口气,似乎很是恨她的样子,恨不能一直折磨她,可眼神里又是闪着即便连他自己都没有发觉的关切。还说什么,不想让她死的这么快?糊弄谁啊!当我这个情商一百八的汉子是三岁小娃娃!明明是不止让她死,这么简单吧!不然,会让我这个忙的脚打后脑勺天翻地又覆的博士级医生,专门为她抽出来时间配什么营养剂,还给了她巨额的银行卡,让她没事旅个游,顺便让我这个医生还外兼着保姆加保镖的职责?三个字,闹哪样嘛!哦不,四个字跟他相处的这几年来,哪里见一个女人被他这么宠着,以如此特别而又奇葩的方式?洛铭对林宇一向是看不懂,现在就连他喜欢一个女人,方式都奇特的让这位花花公子另眼相看。不愧是个古怪到脚趾头的男人。正品着,林宇从楼上走了下来,对着一直盯着自己看的洛铭说道,“跟我一起去阿尔玛公司。”一听到这个名字,洛铭本来慵懒着的身子,恨不能全身每个毛孔都竖立起来,对着林宇就是一个恭敬的敬礼,“YES,SIR!”等了这些年了,不就是为着今天吗,话说林宇有时候不得不让人佩服,他的做事手段是自己力所不能及的!一个挥手间,就能让一张具有法律效益的遗嘱分配文件消失的无影无踪。还是林宇初来洛家庄园时的那辆加长版豪华轿车上,两个长相英俊的却风格迥异的男人,正一前一后的一问一答着。“你,到底是想让她为你去做什么事情啊?整的她每天都恨不能跟逃犯似的躲开你?”洛铭终于将这几天心底里埋着的疑问,小心翼翼的问出了口。“一件她这辈子都不可能做成的事情。”“啊哈?”洛铭惊呆的张大嘴巴,话说哥们您这只高冷男开始变身小傲娇了吗,既然做不到干嘛让人家去做嘛!“WHY?”“那些人已经盯上她了,而她现在还不能被那些人找到,否则的话,对我这边不利。”“所以你就想着,让她离开之前的那座城市?”“随便她去哪里。”林宇说话间从手中翻看的文件中抬了抬眼,“只要不呆在她之前住的那个地方就好。”这个女人还真是不简单呐,洛铭心里想着,嘴上却是问的另外一件事情,“那件她永远都不可能做到的事情,是什么事情呢?”说完透过后视镜里瞧了瞧这位林大总裁的脸色,突然又及时收住了嘴,“你不想说的话,我自然也是不想知道的啦。”说着,转过身来,对着后面座位上的林宇狡黠的一笑。而后者像是没看到也没听到一样,脸色若有所思的望着窗外飞转流逝的树木。洛铭讪讪的闭了嘴,这些年来,待在林宇的身边的他,也懂得了,一些林宇不想说的话,还是不要问的好。处理完阿尔玛公司的一些事情后,洛铭整个人看上去比去之前更是高兴很多。那些跟他争夺遗产的哥哥们,自然是没有想到他身边能有林宇这么厉害的角色。回到洛家庄园的时候,已经快天黑了。推开门,偌大的餐桌上,空无一人。“李嫂,这一天沈小姐都没有出门吗?”洛铭似乎对沈月还蛮是关切的问着。“一直没有。”“什么?”洛铭也有些好奇了,她将自己关在房间里还真能憋得住,“送过去的饭菜可都是吃了?”“都吃了。”一旁的林宇只是听着他们的对话没有说上一句,转身上了楼,朝沈月的房间走去。下面的人们只听见砰的一声,房门被人踹开的声响,都悻悻的各回了各自的房间。而躲在房间里的沈月终于有了衣服可穿,可她一直没有出门的原因也是因为这衣服的缘故。也不知是谁给她准备的衣服,显然是故意的!一身女仆装扮,深V低领。李嫂给沈月送过来衣服时,沈月还感激的不知说什么好,可当看到竟然是这样的衣服时,李嫂也是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这是我家少爷给小姐选的。我们也是没有办法!”沈月咬牙切齿,想着那个长相温良的洛铭,竟然也是那种人!怪不得跟他林宇的关系这样的要好,都是一个贼船上的!只是,在穿与不穿之间,沈月还是选择了前者,毕竟虽然‘衣不果腹’,也总比一丝不挂的强。“喂,女人,你穿成这样是给谁看啊?”林宇推开门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身古怪装扮的沈月。沈月别过脸去,对面前这个禽兽不如的男人不屑一顾,而手中藏着的玻璃碎片更是用力的一握。见沈月一副对自己爱答不理的模样,林宇更是来了兴趣,我还就不信了你能坚持到什么时候。“听说,你奶奶在路途中崴到了脚,也不知要不要紧呐?”林宇看似随意的一说,手指间摩挲着食指上的扳指。“你,你说什么!”沈月大睁着眼睛,从床上惊坐起,连带着床边的床头柜都跟着一晃。“看你这么激动,想必应该也是想知道答案吧。”林宇嘴角一勾,“想从我这里知道答案的话,你就不应该有什么表示吗?嗯?”“你,你究竟是!怎么知道,他们行踪的!”一句话说的咬牙切齿,恨不能立刻冲到眼前人跟前将他撕碎一样!“你觉得我会告诉你么?还真是愚蠢的可笑!”沈月终于从床上坐立不住,也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光着脚丫子冲到林宇面前,一把揪起男人的衣领,“你,你把他们!究竟,怎么样!你说,你快说!”泪水和着哽咽的声音喷涌而出,娇小的身躯因为气愤而颤抖着。“这是你和我说话的语气吗!”林宇一把扯开被沈月纠缠的双手,反而将它们反握住,一双狭长的凤眼含着笑意注视着她。“你到底把他们怎么样了。”女人说话的语气里,再没有了方才的温怒,就连眼眸里都是可怜楚楚的动人样。“很想知道吗。”林宇嘴边笑的高深莫测,用含着低沉沙哑的口气轻轻的吐进女人的耳朵里。“你应该知道现在该做些什么,才能从我这里得到你想要的答案。”一阵热气像是电流一般,毫无征兆的钻进沈月的耳朵里,浑身一颤,心口竟然怦怦的跳动是怎么回事!沈月两颊泛红的羞愧难当!脑子里做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后,一张面无表情的脸抹去了方才的气愤和暗淡,一双白嫩光滑的小手浮上林宇的胸膛,慢慢的解开着他脖子里的衣领,却在解开衬衫的第二个纽扣时,被男人捉住了手。

章节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