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强娶,绯闻天后
第30章:想和你多待一会

“曾经我见到过本人一次,很温柔呢!师姐帮我们要个签名吧!”浅缘哭笑不得,举手投降的道,“stop!你们听我说,我和他真的不是报道上的那种关系,我和他最多只能算是合作伙伴,昨晚之前我们没有私下见过一面,这报道完全是看图说话,你们又不是不知道现在娱记瞎掰的本事!”几个女孩似乎不信,还一直追问,浅缘无力招架时,正好老师来了,让大家都过去上课,浅缘才逃过一劫,下课后她也连忙收拾东西离开教室,以防又被堵住。她上下课都是搭公车,在车上她百无聊赖拿出手机刷论坛,今天的热门词就是她和Arnoldld的恋情,无数帖子都在说这件事,浅缘随意点开一条,发现下面的跟帖都是在讨论这件事,而且大部分人都是在质疑那篇新闻的真实性。1楼:怎么可能!Arnoldld怎么可能会看上那样的女人?长得又不漂亮,站在一起一点都般配啊!2楼:话也不能这样说,浅缘长得还不错,很有气质,只是我觉得Arnoldld才刚刚出道,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恋爱,不是自毁前程吗?一定是记者乱写!3楼:这不一定啊,你看那个女人只是个三流艺人,而Arnoldld刚刚出道比她还红,一定是那个女的去缠着Arnoldld,借机炒作!4楼:一二三楼说话不能昧着良心啊!你们自己看图片,其实浅缘和Arnoldld是很般配的啊!5楼:他们上次还一起合作拍摄《星星向上》的封面广告呢,我还有他们纪念版的衣服呢。6楼:是啊是啊,我也有,很好的情侣装呢!7楼:真的那么好看吗?甩个链接过来,我也去看看于是从第七楼开始,下面全部歪楼了,原本是在讨论两人的恋情,但是现在已经变成了讨论衣服,浅缘原本看着心情还不大好,但是看到这里也有些哭笑不得了。早上景舒就给她打了电话,让她不要去回应新闻,这个圈子就是这样,炒得再火热,当事人不去回应就成了冷饭,也就渐渐消声觅迹,而Arnoldld也采取一样的态度,都不去回应这所谓的恋情。浅缘刚回到公寓就接到顾之昀的电话,说派了司机来接她一起去吃饭,浅缘换了身衣服便下楼,果然看到了一辆非常显眼阿斯顿马丁轿车停在大门口,她嘴角一抽,骂了一声万恶的有钱人,然后就在一干围观者的注视下上了车,扬长而去。浅缘坐在这几千万的豪车里恨恨地想,她下次一定不要让顾之昀来接她,一定不要!进入餐厅,顾之昀已经坐点好菜了,她走过去他也很绅士地站起来为她拉开椅子,浅缘低声道谢。顾之昀穿着银灰色的西装,人看起来还很精神,完全没有连续出差带来的风尘仆仆,只是他的肤色较白,眼底的淡淡青影泄露了他的近日来超负荷工作的疲惫。服务生把他们的菜都端上来,浅缘便趁机问,“昨天在电话里,你说带了什么东西给我,是什么?”顾之昀从口袋里拿出一个黑色礼品盒递给她,然后自己低头喝汤,一副很随意的样子,浅缘疑惑地看了他一眼,这个样子应该是首饰类的东西吧,这是他出差给自己带回来的礼物?她不解地抬起头,顾之昀见她完全没有想要打开的样子,不由得抿唇说道,“打开看看。”“哦。”她听话地打开盒子,就看到小小的礼品盒中一块黑色绒布上静静躺着一条银色的项链,款式简单大方,吊坠是一枚做工精致的三色堇花蕊,周身一圈碎钻,在包厢的柔黄灯光照耀下,闪着耀眼的光芒。浅缘惊喜地抬起头看顾之昀,顾之昀淡淡道,“花蕊是一颗完整的夜明珠雕刻而成的,在毫无光线的情况下它会发出比5W灯还要亮的光……还有,这也不是我送你的。”浅缘脸上的惊喜变成了不疑惑和不解——不是他送的,那么还会是谁?“是谨言让我带回来给你的。”顾之昀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道。谨言顾谨言浅缘握这礼盒的手一顿,差点把盒子摔下去,幸好顾之昀及时伸手握住。四目相对,一人惊愕,一人深究。浅缘垂眸看着盒子里那条三色堇花钻石项链,记忆的齿轮仿佛在眼前倒转,回到了年少时期,而记忆中的一抹白色身影分外清晰,她迎着朝阳奔跑,带着浅浅的笑,喊着‘缘姐姐,快点啊,快点啊’微风轻拂,她裙角飞扬,初生的朝阳洒在她的身上,眼底是一片澄澈的琉璃亮光,她永远都是笑着的,即便被病痛折磨,她也会笑着说自己没事,无论怎样的苦楚她都自己忍受着的。在五光十色浮华糜烂的娱乐圈呆了这么久,却再也在不到和她一样的纯白,而她被刻在自己最深的心扉里,从未褪色。浅缘闭了闭眼睛,神情复杂地看着顾之昀,其实这一切不是他们的错不是吗?他们也是什么都不知情,而自己却把所以责任都推到他们身上,对他们来说会不会不公平呢?做错事情的人是他们的父亲,与他们无关,不是吗?那一刻,浅缘心情很复杂,自己曾经想要把顾家欠她们家的在顾之昀身上加倍索还,可是现在却动摇了,而这个动摇她也不知道是对是错。“谨言……她还好吗?”浅缘挣扎着开了口,询问他道。“这六年她接受了五次骨髓移植,她的器官衰竭非常厉害,但是现在她身边有一个对她非常好的人,一直照顾她,她每天都很开心。”顾之昀低声回答。“真的是这样……”浅缘咬了咬下唇,指腹轻轻摩擦三色堇,那是她最喜欢的花,而她的人也如三色堇的花语一样,总是把自己的无条件付出,不求回报。“在B市出差完我就去了法国看她,我告诉于她我遇到了你,她很高兴,她还记得下个月是你的生日,若不是身体不好不方便长途飞行,她一定会回来看你的,所以就让我把礼物带给你,希望你喜欢。”顾之昀看着她说。“喜欢,当然喜欢,她送的无论是什么,都是我最珍贵的东西。”浅缘紧紧握着礼盒,嘴唇紧抿着,心丝丝的疼。顾之昀看着她晦涩的脸色和低垂着不敢去看她的眼睛,心里没有来一阵怒火,按住她的肩膀,话语也有些咄咄逼人,“别在我面前表现出苦大情深的样子,如果谨言对你真的那么重要,为什么你可以的消失六年没有一点音讯?她只有你一个朋友,在她最需要支持的时候你去了哪里?如果不是遇到今天我带着她的礼物,你是不是早就把她忘记了!”“我没有!”浅缘不假思索地反驳,盯着的顾之昀的眼睛,“你凭什么这么说我?这么多年我从来没有忘记过她,她永远是我最好的朋友,我永远都不可能忘记她,我家发生了很大的变故你不是不知道,世事境迁,我已经不是那个无忧无虑的大小姐了!”“那我呢?”顾之昀突然问道。浅缘张了张嘴,脱口而出的话被卡在喉咙里,睁大眼睛,愕然地看着他。顾之昀说完也才意识到自己刚才脱口而出的话是说了什么,眼底掠过一丝难以言喻的情绪,他垂眸喝汤,没有再说话,长长的睫毛遮住他的眼帘,挡住她的万般情绪。浅缘看着他,眼睛一眨不眨,想要从他脸上看出什么,但是没有,他依旧如常,神色淡淡,忽然一个念头在心里发芽,她美眸流转,无声地笑了一下,轻声道,“我也没有忘记你。”顾之昀慢慢地将头抬起来,浅缘却又低了头,耳根微微泛红,可是眼底却没有一点羞涩,听到他说,“我一直都在等你回法国。”之后,眼底付出一点算计,稍纵即逝。他知道她这些年过得不容易,他也了解了当年的一些事情,蜚声传媒倒闭,浅家破产,她的父亲跳楼自杀,她的哥哥失踪,她的母亲的重度抑郁,她在一夜之间从一个未谙世事的大小姐蜕变成了家里的顶梁柱。她受尽冷眼,曾经的那些世叔世伯没有人对他们这对孤儿寡母伸出援手,所以她的骄傲和自尊被残酷的现实磨去了棱角,为了生存她甘愿被同化成俗人,学会了世故和圆滑。她半工半读,她生活很艰辛,她为了生计进入娱乐圈,没有背景没有靠山,处处被打压,同期的艺人现在大多红起来了,而只有她还在三线这个尴尬的地位,若不是真的到了无法支坚持下去的地步,她不会选择走上潜规则这条路。不过幸好,他又遇到她了。“对不起……”浅缘低声说。顾之昀伸出手握住她的手,低声道:“还有呢?除了对不起你还想对我说什么?”浅缘抬起头看他,他的眼眸依旧平静,甚至更加深邃了许多,她的面容倒影在他的眼里,她心底忽然有了些奇怪的感觉。还想说什么?说什么?浅缘没有说话了,顾之昀也没有再追问,手缓缓松开,目光落在她手上的礼盒,淡淡道,“这条项链是三四年前谨言让她的男朋友设计的,她一直坚信一定会有机会送给你,她自己也有一条,不过不是三色堇,是花毛茛。”“花毛茛……是我喜欢的花。”浅缘惊讶。“是,她戴着你喜欢的花,你戴着她喜欢的花。”顾之昀看着她说,“这个就是谨言对你一直没变的感情。”

章节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