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杠上亿万权少
第30章:你要相信我

“你放开枝枝!”方天钧拉住了包枝枝的手。杜铖风顿时回过头来,“你放开她。”枝枝被两个男人拉着,相互不放手,顿时就十分的无奈,“你们都给我放手。”没有一个人放手。“你们到底放不放!”说着包枝枝就用力的甩开了两个人的手。随后就看向了杜铖风。“你到底想要干什么!”“我们单独说。”杜铖风的神色很坚持。对于杜铖风的性格,在和杜铖风相处的那一段时间里面,包枝枝算是很清楚了,杜铖风绝对是一个说一不二的性格,甚至可以说,如果她今天不答应和他单独谈谈的话。杜铖风是绝对不会罢休的,甚至可能强硬的解决。包枝枝心里叹了一口气。“天钧,暖暖,你们先回去,我和他到下面去谈谈,你放心,不会有什么事情的。”包枝枝开口制止了杨暖将要说出口的担心的话语。天钧!叫的真是甜蜜!杜铖风的心情更加的不好了。方天钧看着包枝枝,包枝枝很坚持,随后就放开了手。“好,早点回来,还有如果有什么不对劲,就直接喊,我们随时过去。”杜铖风脸色因为方天钧的这一番话变的更加的不好,什么发生了什么事情,随时叫人,随时赶到。搞得他好像会对着枝枝做什么人神共愤的事情一样。方天钧一放开手,杜铖风就拉着包枝枝往楼下走。到了自己的车子旁边,打开了车门,让包枝枝坐进去。“不了,有什么事情,我们还是站在这里说吧。”包枝枝明显不想坐进去,这要是坐进去了,万一自己说的什么话,又惹恼了杜铖风,杜铖风一挂档,自己不是又要被杜铖风带走了,再一次的过上犹如监禁一般的生活了。杜铖风开口,“怎么,你还怕我等你上去了就开车不成。”包枝枝没有讲话,但是显然态度已经表明了她的立场。杜铖风的眼睛眯了一下,随后叹了一口气。“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不然怎么会突然之间就对着自己的态度变得这么的冷淡。“你觉得我会误会什么?有什么好误会的。”包枝枝靠着车子站了。她想着原来杜铖风来找自己也没有什么事情,刚才还在楼上搞得非说不可。杜铖风被包枝枝给噎了一下。杜铖风想了一下最近的事情,随后就说道:“我让你进去是保证了你不会发生什么事情的前提的下的。”“不会发生什么事情?你到是说的轻巧。”包枝枝像是被我杜铖风依然在自己的面前演戏给激怒了,冷笑一声,“现在我出来了,确实是没发生什么事情,不过这也多亏了我身边还有一群真心为了我着想的人,不像是某些人,一心想着谋求利益,真是让人受够了他的虚伪。”杜铖风猛的拉住了包枝枝的手,眼神也变的压迫起来,“你什么意思?”“我的意思是你的虚伪让我觉,得,恶,心。”包枝枝的话一字一顿,刺骨的伤人。杜铖风一把拉过包枝枝抱在了自己的怀里,压在了车上,“你再说一遍!”杜铖风的眼神已经变得极为冷淡了,他对包枝枝的怒气,已经被包枝枝几次三番的都挑弄了起来了。“我说你让我……唔,唔!”包枝枝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杜铖风给吞进了自己的嘴里,包枝枝最后只能够发出意味不清的呓语。在包枝枝都几乎快要感到窒息的时候,杜铖风终于放开了包枝枝。让包枝枝有了重新活过来的感觉。包枝枝靠在车子上,双手原本一直在推着杜铖风的,也变成了捂着自己的胸口,大口的喘着气。她真的以为自己快要不能呼吸了。就在包枝枝喘气的时候,杜铖风突然的靠近了包枝枝,在包枝枝的耳朵边说道:“我说过我不会让你出事,就是不会让你出事,信不信由你。”杜铖风的额头抵着包枝枝的额头,又一次的恶狠狠的吻了一下包枝枝之后,杜铖风才放开了包枝枝,开着车子离去。杜铖风本来原本来的时候,就没有什么明确的目的,纯粹是因为心急包枝枝。现在看着包枝枝对自己的态度,杜铖风也知道,中间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所以还是要回去调查一下。包枝枝现在对他的印象恐怕是非常的不好,杜铖风也就没有再一次的动用强硬的手段,让包枝枝跟着自己回去。包枝枝看着车子飞速的开走了,一个人站在原地,伸手摸了一下自己的嘴唇。包枝枝想着杜铖风跟自己最后一句讲的话,陷入了沉思。杜铖风讲的话,到底是真还是假。要说假的,但是杜铖风刚才的态度,和说话的语气都那么的激动和诚挚,认真的让人难以接受那竟然是一个人伪装出来的态度,如果真的是假的,那也只能说明杜铖风的演技,实在是太过于高超了。要说是真的,但是想着杨暖和方天钧和自己说的话,再想想自己先前的时候和杜铖风相处的一切,杜铖风无一不是不想让自己知道任何的事情。还有那百分之四十的赞矿集团的股份楼上的方天钧在等着包枝枝回来,两个人说些话的时间而已,一定不会太长时间。结果方天钧和杨暖两个人在上面等了许久,都没有看见包枝枝回来,还以为这一次包枝枝再一次的被杜铖风给绑走了。或者两个人发生了什么纠缠,两个人就赶紧下了楼,看见包枝枝一个人站在下面发呆,两个人心里面第一时间就松了一口气。随后就感到奇怪,方天钧走近了包枝枝,伸手轻轻的拍了拍包枝枝的肩膀。“怎么了,发什么呆,话都讲完了,怎么还不上去?”“啊,什么?”包枝枝猛地回过头来,看向了方天钧,刚才方天钧突然的出声,把包枝枝给吓到了,也就没有注意到方天钧说了什么。方天钧看着包枝枝受到惊吓,“没什么,只是看你再发呆而已,我们上去吧。”包枝枝点了点头,就要跟着方天钧上楼。杨暖跟在后面,走到门口拖鞋的时候。杨暖还是忍不住把自己刚才就想问的疑问出口了。“枝枝,你刚才在下面想着什么呢?怎么一直都不上来。是不是杜铖风那个家伙又跟你说了什么话来骗你?”不是杨暖一定要问这个问题,关键是刚才包枝枝一个人站在下面,看着远处发呆的神情,实在是让人感觉到无助又彷徨。杨暖刚才一直就默默的不出声,就是因为她还没有见过那样子脆弱的包枝枝。以前的时候,包枝枝没有失忆,是运筹帷幄,极为强势的千金大小姐。即便是现在包枝枝失忆了,也是一个很坚强的女人,对着周围的一切都保持着警觉,像是在故作的竖起外面的一道墙,来保护自己的柔软。虽然她没有说出来,但是杨暖相信,不仅仅是她,方天钧也一定感受到了,包枝枝对于他们还是有着一点点的戒备和怀疑的。不过杨暖不介意这些东西,任谁失去了记忆之后,面对所有不认识的人,都会抱有戒备之心的,尤其是在情况这样复杂的前提下。如果,包枝枝真的就是那个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的包枝枝,那么包枝枝也就不是以前那样一个能够快速的稳定集团内部动荡的女总裁了。即便是包枝枝失去了过去的记忆,其内在的本质,还有性格和能力,以及对于事情的敏锐度,还是不变的。现在包枝枝能够对他们抱有这么大的信任,他们就已经很足够了,那么一点点小小的戒备,谁又会去介意呢。等到包枝枝能够回想起以前的记忆的时候,就会明白所有的一切。凭借着现在医学技术的高吵,她杨暖还不信,就不能够让包枝枝会想去以前的事情,一年不行,可以两年,两年不行,还有第三年。往后的医学手段会越来越发达。所以杨暖对包枝枝能够恢复记忆的事情是充满了信心的。不过到了最后的发展到底是怎么样的,恐怕不看到以后,也没有人会知道。杨暖的问话,让包枝枝愣了一下。犹豫着要不要把杜铖风跟自己讲的话,讲出来。现在在包枝枝看来,杜铖风和杨暖,以及方天钧他们明显的分为两个阵营的,并且可以从种种的迹象中可以看出来,两方都隐隐的有敌对。杜铖风的话固然十之八九要怀疑,但杨暖和方天钧的话,却不一定能够全信。包枝枝能够感受的出来,杨暖和方天钧是真心的为了自己好,在很多事情上都讲的很真实,可还有一种情况,包枝枝不得不去考虑,那就是也许杨暖和方天钧他们两个人,本身就和杜铖风有过节。暗地里在自己的面前做一些能够中伤杜铖风的事情,也不是不可能。毕竟在杨暖的口中,杜铖风是一个不折不扣,为了权势金钱利益,而利用身边的一切,不择手段的渣。而包枝枝相处中看到的杜铖风,却和杨暖跟自己描叙的杜铖风,还是有所差异的。于是,包枝枝想了想,还是没有把杜铖风跟自己所讲的那些话,说出口。“没想什么,只是觉得事情发展成现在这个样子,我不知道以后该怎么走了。”

章节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