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悍妻难搞定
第26章:你谋杀啊

额头上的枪支在晚秋的傍晚煞是冷冽,可男人哪怕怒到极致的声音却如此熟悉,在苏木茵脑海里不断回响。皎洁月光下,她不敢置信凝视着男人刚毅的轮廓,只觉得一颗心又“咚咚咚”跳个不停。也许是受了伤的缘故,陌羽峥的脸色有些苍白,冷肃的天气额头上也布满了薄薄的汗珠。以往那双总会嘲讽讥笑自己的薄唇,此刻却紧抿成一条直线,一脸的紧绷。但即使在如此狼狈不堪的境况下,这男人与身居来的傲气却分毫未减,仍旧一副不可一世的桀骜不驯模样。“怎么是你?”与此同时,陌羽峥也看清了屡次朝自己出手的不是别人,正是躲了自己大半个月的苏木茵!一双水眸将陌羽峥上下扫视了遍,最终定格在被血液浸染的左肩处。鲜红的血液映衬着纯白色衬衫,更显刺眼。柳眉紧蹙,苏木茵一张小脸顿时由起初冰冷的防备转化为浓浓的担忧:“你怎么受伤了?”陌羽峥正想开口,门外搜索的声音越来越近。月光下两人很有默契的对视一眼,不再耽搁时间,苏木茵一把扶起受伤的陌羽峥朝屋内走去。将陌羽峥快速带进自己卧室,看着他早已失了血色的脸,知道他伤势一定不轻。苏木茵伸手一把拽开陌羽峥的衬衫,只见长长的刀口自他壮实的左肩拉下,横过整个胸口。蹙眉将他染血的衬衫快速脱下塞进一旁的衣柜,她又跑回窗前打开窗子通风,不让室内残留一丝一毫的血腥之气。“躺到床上去!”一边说着,苏木茵一边从行李箱内翻出睡衣,也不管室内还有某个男人存在,一股脑将身上的衣服脱下来换掉。蹙眉看着苏木茵做着这一切,陌羽峥很是不解,不过还是乖乖听话躺到床上。连着和那群人激战了好几晚,他早就体力严重透支。此刻躺在这间有些陈旧的屋子里,身下是张小木床,他却觉得无比舒心,仿佛紧绷了几天的精神终于可以得以缓解。见苏木茵穿着很是保守的棉质睡衣一步步朝床边走近,受伤中的男人难得牵起好看的嘴角:“没想到几天不见,苏小姐就变得如此热情主动,还真是让陌某深感意外呢。”狠狠的瞪了眼床上的陌羽峥,苏木茵忍不住腹诽,都死到临头了他居然还有心情耍嘴皮子。陌羽峥一脸邪魅的笑意让苏木茵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勇气,像是被扎破的气球般泄了个彻底。僵持间,安静的室外突然传来一声响,知道是那群人破门而入,苏木茵心下一急,大步跨过去躺到床的另一边,一把掀起被子将两人盖住。偏头,苏木茵有些不安地看向一旁的男人,不料他也正一瞬不瞬看着自己。即使在漆黑的夜间,那双如星辰般闪烁的眸子仍旧紧紧将她锁在眼底,嘴角如春风般难得和煦的微笑。在男人灼热的视线下,苏木茵不自在的转了转眼珠,冷声低斥道:“看什么看!快点转过身来。”听着室外逐渐靠近的脚步声,苏木茵一把将陌羽峥的头按在自己颈间,让他背朝外,挡住伤口。以陌羽峥的智商霎时就想明白苏木茵到底想干什么,他扬了扬眉,帅气的嘴角勾起一抹邪笑。“你干什么!”听着外面越来越近的脚步声,苏木茵不免慌了,真不知道这男人是不是不要命了。附身她耳侧,男人的声音带着邪气,“你不是要帮我吗?”苏木茵不耐的瞪了他一眼,控诉这男人关键时刻的不安分。没开灯的卧室中,他一双锐利的黑眸望进她眼里,似要把她灵魂都吸附进去。苏木茵紧张的抿紧唇瓣,不知道陌羽峥到底打的什么主意,耳边又传来男人浑厚性感的声音,“声音大点!”“什么意思?”苏木茵不解看向他。左脸颊被捏了下,陌羽峥挑逗意味十足的话语再次响起:“你不是想让他们知道我们在做什么吗?”“陌羽峥!你……”“前段时间不是叫的挺好……”他语中含笑,苏木茵气得不行,见过过河拆桥,却没见过如此恩将仇报的,还特么不要脸!苏木茵刚想一脚把他从身上踹下去,陌羽峥却猛地俯身。苏木茵惊得睁大眼,可还没来得急开口骂他,唇上便袭来一股温热。黑暗中门缝外晃过几道身影,苏木茵咬咬牙,叫声不情愿从口中发出。好不容易清醒过来,卧室外已不见任何动静。一把推开身上正意犹未尽的男人。“你够了啊!”苏木茵一双带火的双眸狠狠瞪着陌羽峥,气得就差上去凑他了。而苏木茵这种生气的小模样看在陌羽峥眼里却非常顺眼,不免伸手又捏了下她的脸,直到被她气呼呼的抬手打掉,才轻笑着坐起身来。苏木茵坐在床头不理他,心底却是把他肮脏的思想咒骂了千万遍。看着苏木茵生闷气的样子,不知为何,她越是不待见他,陌羽峥就越是想要惹她,最好是能把她气哭!陌羽峥心想,或许自己某方面确实有些变态。修长的手指粗鲁抬起她下颚,陌羽峥扬了扬下巴,一脸的傲然,逼问:“你怎么跑到这鬼地方来了!”苏木茵只是冷冷剜了他眼,不理会,站起身准备下床。诧异的抬头,就见陌羽峥一手按着肩膀,低垂着头,唇瓣僵直牙关紧咬的痛苦样。苏木茵似乎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恼恨的一拳正巧砸在了陌羽峥受伤的那边肩膀。所有羞恼的情绪在此刻全被担忧覆盖,苏木茵小手紧张的握住陌羽峥厚实的手腕,小脸上满是担忧的附身看向他伤口处,“你没事吧?”陌羽峥艰难的抬起头来,咬牙切齿瞪视着面前的女人,一副恨不得吃了她凶狠样,口气颇为不耐烦:“你谋杀啊!”见此,苏木茵直起身子,撇撇嘴,轻声嘀咕:“我又不是故意的!”陌羽峥无力的躺倒在床上,疼得直喘气,仍不忘对苏木茵怒目而视。苏木茵只是白了他一眼,起身打开门走出卧室,在屋外查看了一番,见搜寻陌羽峥的人确实离开,才关上院子大门进来。从行李箱中翻出随身携带的简易药包,苏木茵开灯走向床边,坐在床上小心撕开陌羽峥染血的衬衫。伤口由于自己刚才那没轻重的一下裂开了,正向外渗着血,让见惯了伤口的苏木茵都不禁觉得疼。“我给你包扎一下,你忍着点!”苏木茵蹙眉盯着伤口,话却是对陌羽峥说的。陌羽峥不屑状的翻了翻白眼,哼唧了两声,倒也没说什么,任由苏木茵拿着棉签在自己身上捣鼓着。卧室内昏黄的灯光更加映衬出苏木茵那张小脸白皙如玉,此刻她正低头对付自己的伤口,一脸认真的小模样看在陌羽峥眼里,说不出来的顺眼。忽然就觉得,以前如此逼迫欺负她的自己,简直够混蛋的!肩膀处传来药膏的刺痛感,夹杂一丝冰凉的快意,瞧着她熟练处理伤口,陌羽峥扯了扯唇角,漫不经心问道:“你怎么会出现在C市?”苏木茵只是抬头白了他一眼,没接话,手上动作却不停。陌羽峥有些恼,“嘿,问你话呢!哑巴了?!”拿着棉签的手指戳了戳他伤口,听到男人忍痛的吸气声,苏木茵才不以为意的扬扬眉,清冷着一张脸看向他,“那你呢?怎么也在C市?还……”苏木茵意有所指的看了眼他肩膀处的伤口,傲然的语气里满是对他此刻狼狈处境的嘲讽。陌羽峥狠狠的瞪了她眼,对她眼底的嘲讽全然不见,没好脾气的开口吼她:“你给我快点!墨迹个什么劲呢!”苏木茵撇撇嘴,也不跟他一般见识。上完药,收拾完药包,苏木茵站在床边,见陌羽峥仍赖在床上不下来,不免伸脚踢了踢他,“你可以走了!”陌羽峥转过身来面对着她,盯着她的小脸,俊颜上确实一脸的不解:“我去哪儿?”“从哪儿来,回哪儿去!”她回得云淡风轻。陌羽峥看了眼卧室门口的方向,又看了看苏木茵,明白这女人似乎不打算收留自己,不免低了声音:“有人在追杀我!”苏木茵了然的点点头,“我刚出去看了,人都走光了!你现在很安全!”“做人不能这么绝!”受伤后的陌羽峥不似往日的狠厉,装可怜可谓是一流,性感的声音中染了控诉的意味,“好歹我们相识一场,这是缘分!这次你可得帮我!”被陌羽峥这么一提,苏木茵也想起了第一次见面时,这男人是怎么羞辱逼迫自己的,不免沉了脸。陌羽峥多察言观色的人,立刻大睁着一双迷人的凤眼,可怜兮兮的看向苏木茵,薄唇吐出讨好的话,“收留我一晚好不好,一回W市我就将陆子轩的罪证都给你!”陌羽峥也搞不清楚自己为什么非得赖在苏木茵这里不肯走,还不惜“委曲求全”。不过转念一想这女人身手不差,而受伤的自己要应付那群人已然很吃力,如果被发现而苏木茵又见死不救的话,他大不了再拿出陆子轩这个筹码牵制她。四目相对了会儿,陌羽峥的小心思苏木茵岂会看得出,倒是在这男人卖萌无辜的眼神中先败下阵来,故作羞恼的转向一旁:“给我睡沙发!”

章节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