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悍妻难搞定
第22章:匆匆那些年

尹思凡准备出会议室时,陌羽峥的声音再次响起,慵懒中带着掩饰不去的疲惫:“还有,帮我订一张去巴黎的机票,越快越好。”听陌羽峥这么说,尹思凡才豁然开朗,今天老板之所以不寻常,原来是想宁小姐了。在宁以心这件事情上,陌羽峥钟情得让尹思凡佩服。当然,这男人在各方面都是典型中的极品,从来都是任人膜拜的。尹思凡感慨颇深,只可惜宁以心没什么福气,刚被老板看上就出了车祸,至今昏迷不醒。苏木茵并没有听陌羽峥住在他的别墅里,还是回到自己狭小的出租屋。将自己全身上下彻底清理个遍后,她倒在床上沉睡到第二天一大早才醒。每天浑浑噩噩的过日子,苏木茵有些受不了,重回美国的想法在脑海里闪过,越想越觉得自己应该离开。在离开前,她想再好好看看这里。屋外是个好天气,阳光普照大地,洒在身上很是温暖舒适。她看着眼前的街道,觉得有些熟悉,仔细一想才发现,正是S大的后街。以前和陆子轩相恋的时候,每逢周末,他都会带她来这里寻觅美食,顺便改善一下她的伙食。单亲妈妈的艰辛那时苏木茵深有体会,为了支付她高额的大学学费,妈妈总是早出晚归忙到累倒。现在想想,苏木茵觉得是不是自己太过自私,母亲养育了她这么多年,而她却由于父亲的死狠心怨恨她这么久。四年的时光足以改变了很多东西,看着眼前熟悉又陌生的街景,苏木茵摸了摸早已饿得咕噜噜叫的肚子,走进一家熟悉的店面。即使时光荏苒,这家老面馆还是一如既往的生意好,点了一大碗牛肉面,苏木茵闻着那香喷喷的味道,只觉得鼻尖酸酸的。“小猪,你还看我,快吃啊。”阳光俊逸的大男生将筷子拆封后敲了敲对面女生的脑袋,笑着递了过去。也许是他的举动过于亲昵,女生低下头,满脸的羞赧之色,嘴角却始终挂着淡淡的笑,满是幸福的味道。“陆子轩,你干嘛总来找我?我很忙耶,而且,你都不用学习的吗?”低头吃着面,女生佯装一脸的不高兴,可是心底却翻卷着浓浓的甜蜜。“哎,我还不是见不得你这瘦弱身板,等哪天把你喂得白白胖胖了,我才懒得走好几条街来找你呢。”男生边大口呼啦着面条,边嘟囔着抱怨。听了他的话,女生崛起嘴,一脸的不爽,如星光般璀璨的大眼里却盈满了明亮的光:“我又不是猪,哼,干嘛要让你喂得白白胖胖!”仰头大口喝了口汤汁,男生朝女孩得意的眨了眨眼,玩世不恭的表象下却是少有的认真。“苏木茵,你听着,你永远都是我的小猪,我要一直养着你。”那一刻,女孩看着男生眼底的璀璨光亮,所有情愫都被一种叫做甜蜜的感觉取代。机械的挑了根面条塞进嘴里,时过境迁后,此刻的苏木茵只觉得满嘴苦涩,曾经那单纯的甜蜜,却是再也寻不见了。当时陆子轩的学校离S大有好几条街的距离,乘车根本不方便,只能靠走的。可即使这样,曾经那个倔强阳光的陆子轩仍旧毫不厌倦的每个星期都来找她,也顺便给她带好吃的零食。可是不多久他爸就找来了,苏木茵才知道原来陆子轩,就是间接害死自己爸爸罪魁祸首的儿子。当陆子轩亲口承认当初他确实是抱着玩弄她的心态接近的那一刻,想想当初那个大男孩义无反顾的追求,苏木茵只觉得自己被人从高处狠狠摔向谷底,曾有的甜蜜粉身碎骨。那些曾被认为幸福的瞬间,是如此的可笑。不再给男孩任何辩解的机会,在母亲嫁入陆家的那天,她毫不犹豫决定出国。苏木茵都快忘了最初到美国的那年是怎么过来的,唯一鲜活的记忆里,也只有无止境的绝望与痛苦。可是,其中的辛酸她从没告诉过任何人,即使再累再苦都撑了过来。而那些黑暗的岁月,也让她原本纯粹的心灵,渐渐变得黑暗冷血。但回国的那刻,不得不承认当年那个阳光俊逸的男孩,仍旧在她心底的位置,无论如何都挥之不去。从老面馆出来,苏木茵又逛了圈学校。时光在这座古老的校园里流逝的特别慢,一切都没怎么变。逛了一天有些累,苏木茵正准备搭车回去时,掏出手机看时间才发现居然有好多个陆子轩的未接来电。犹豫了好久,她还是回拨了过去,嘟了一声后电话就被立刻接起。听着陆子轩熟悉声音的那刻,刚刚才从回忆中抽身的苏木茵差点就隐忍不住哭出声来。苏木茵刚走进咖啡馆就看到靠窗的桌位上,陆子轩早已经就到了。看到她的那刻,陆子轩显然很激动,无措的站起身,愣愣的看向她:“小茵!”苏木茵点点头,在他对面落座后,陆子轩才慢慢坐下。出门从来一丝不苟的陆子轩今天却连胡子都没刮,看着对面有些颓然的他,苏木茵心底一片复杂。他能来得这么快,难道也和自己一样就在附近吗?苏木茵刚点了杯咖啡,陆子轩就阻止了她,柔声说道:“别和咖啡了,对身体不好,我给你点了牛奶。”见此,苏木茵将菜单递还给侍者,两人又是好一阵子的沉默。最后还是陆子轩打破这令人尴尬的沉寂,搅动着身前的咖啡,他貌似漫步经心的问道:“小茵,这些天,你为什么都不回家?”其实陆子轩想问的是,这么多天,你是不是都和那个男人在一起?可是,有些事他怎么也问不出口。淡淡看了眼窗外,苏木茵声音轻轻的:“那是陆家,我姓苏。”陆子轩不再说话,只是紧握杯沿的手指却根根泛白。见此,苏木茵只好开口解释,“你别误会,以前的事我早就看开了,我现在有地方住,就不回去那边打扰你们了。”听着苏木茵风轻云淡的口气,陆子轩内心仿佛不停被火焰灼烧一样难受,他再也隐忍不住的开了口:“这么说你一直都和那个男人在一起?!”见苏木茵不否认,陆子轩胸间怒意更加翻腾,“小茵,陌羽峥不值得你这样,他根本就只是玩玩罢了。他心底一直都有喜欢的人,他接近你只不过是想打击报复我而已。”听了陆子轩的话,苏木茵不解的微微蹙眉。“报复你?他为什么要报复你?”起初陌羽峥纠缠自己,苏木茵只以为是他好色本性使然。此刻听陆子轩这么说,她不禁有些好奇了。对于苏木茵的问题,陆子轩欲言又止,最终还是沉口气不愿说出实情。他怕苏木茵早已身陷其中,所以不想伤她的心:“总之,你不要再和那个男人来往了,今天搬回家住吧,你妈每天都问起我你的情况,你别让她担心了。”见陆子轩不肯说,苏木茵也不多追问,只是低着头沉默。该是和这个在她生命中划过一抹鲜艳色彩的男人,彻底撇清某种关系的时候了。看着陆子轩,她面无表情轻声道:“陆子轩,不管我和陌羽峥会是什么结果,我和你之间,一定不会有什么可能了。四年前的一切,我早就忘了,你也都忘了吧。”不去看他悲痛的眼,苏木茵低下头,平静的声音中带着冷,“从今以后,你一直都会是我哥,我也希望,你只把我当妹妹看待。”“小茵!”听着苏木茵往自己身上按这尴尬的身份,陆子轩很难过,“这四年我一直都没变,我仍然爱着你,你为什么就不肯给我一次弥补的机会呢?!”“可是我变了。”这么淡淡的一句,将陆子轩心底所有的希冀彻底打碎。他就那样愣愣的看着苏木茵,只觉得此刻的她竟是如此残忍。他毫无怨言等了她四年之久,这期间有多乖,他自己都觉得讶异。可是到头来,这女人还是这么残忍的将自己从她的生命中强硬拽了出来,再也不给他任何翻盘的机会。“你和那姓陌的才相处几天?我们之间的感情还比不过这短短的几日吗?苏木茵,你怎么能这么狠心?!”见她沉默,陆子轩不禁有些歇斯底里,从大衣口袋里掏出一张报纸,“砰”的一下砸在桌面上。瞥了眼陆子轩丢在桌上的报纸,巨大的头版标题映入眼睑。——陌氏总裁携女伴现身S市陌氏名下最豪华度假村,旁若无人甜蜜拥吻。粗黑字体的大标题下,还附上了一张大照片,娇弱的女人紧紧依偎在身旁高大伟岸的男人怀里。一时之间,苏木茵只觉得照片里那男人嘴角流露出的浅笑,居然如此刺眼。唇瓣紧紧抿起,苏木茵的小脸瞬间失了血色,手指狠狠攥着报纸。昨晚她还和陆子轩说和陌羽峥是真心相爱,今天这男人就狠狠打了自己一巴掌,如此迫不及待的和别的女人搞在一起,花边新闻更是闹得沸沸扬扬。他对自己的羞辱,也真够彻底的!闭了闭眼,苏木茵深吸一口气,捏紧报纸的手缓缓松开,抬头一脸平静看着对面的陆子轩,声音仍旧淡淡的:“男人嘛,逢场作戏在所难免。他对我怎么样,我很清楚。”双眼通红的狠狠瞪视着对面的女人,陆子轩多想从那张平淡无波的脸上觉察出一丝一毫的异样,可除了平静,只剩残忍。

章节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