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杀手宝贝太难缠
第24章:火辣辣地疼

林浅浅差点一拳砸到了陆向东笑容满面的脸上。她飞快收敛了自己的情绪,万分受伤的咬着下唇,“可是我的脸脏得连自己都不忍心下手。”“这样啊。”陆向东懒洋洋地眯了眯眼。林浅浅连忙点头。不等她再想出更多的借口,陆向东突然一把抓住了她的肩膀,用力将她从地上拎了起来,顺势摁到了浴缸里面。另一只手,抓过了毛巾,粗暴地在林浅浅的脸上狠狠擦着。林浅浅猝不及防,水一下子全部呛到了鼻子里,想要挣扎,但她的力气对陆向东而言,无疑是蚍蜉撼树。浴缸里的热水混着泡沫,被林浅浅的身体砸得四处逃窜。她一手慌乱地撑到了地上,另一只手不断拍打着陆向东的胳膊,试图让他放开自己。可惜陆向东的胳膊犹如铁焊的一般,任凭林浅浅如何挣扎,也纹丝不动。很快,林浅浅鼻子里,嘴巴里,全都是水。越来越稀薄的氧气,让林浅浅的脑袋都开始昏沉起来。她埋在水中,一口咬在了陆向东的手上。陆向东微微皱眉,漠然地看着拼命挣扎的林浅浅,大手一用力,就将林浅浅从水里面拎了出来,一把扔在了地上。林浅浅缩成一团,不断干呕着。极度的缺氧,让林浅浅已经看不清陆向东的表情,只觉得自己浑身发冷,而陆向东的目光,更是冷得让她不受控制地颤抖起来。林浅浅毫无反抗之力地躺在地上,迷迷糊糊地望着陆向东从浴缸里面站了起来,在自己面前蹲了下来。她不由自主地打着颤,声音发抖,“少爷……”陆向东半眯着眼,狭长的双眸望着林浅浅已经有些涣散的眼神,一手握着毛巾,一手抓过林浅浅的脸,用力地在她脸上磨蹭着。林浅浅浑身紧绷。白色的毛巾上,很快就东一块西一块地多了许多脏东西。陆向东皱眉望着没多久就看不出半分原样的毛巾,把毛巾扔到了一边,抓起林浅浅的衣领,代替了毛巾的工作。凶狠的目光,仿佛恨不得用刀将林浅浅脸上的东西刮下来一样。林浅浅的心跳都快停止了。她虽然十分清楚,自己脸上的颜料是防水的,可是,被陆向东这样用力地擦着,谁也不知道会不会露出什么马脚。陆向东这么精明的一个人,自己只要稍微错了一步,就是满盘皆输。脸上因为过度的摩擦,而火辣辣地作疼。咬了咬牙,林浅浅害怕的神色一扫而空,原本紧绷的呼吸渐渐变得急促起来,双唇微张,两眼发暗,像是竭力隐藏着什么一样,羞涩地望着陆向东。“少爷,别……”林浅浅声音抖得不成样子。陆向东想了想,停下了动作,冷眼看她。林浅浅面色通红地别过脸去,“你这样……这样摸我,我,我有反应了。”腾腾的水雾缭绕在林浅浅和陆向东中间。陆向东无声地审视着她。林浅浅微微抬起眼皮,瞥了一眼陆向东暴露在空气中的上身,似乎呆了呆,然后缓缓上移,落在了陆向东的脸上。黑色的短发粘了水,湿漉漉地贴在头顶。没有了平日里的桀骜和不驯,陆向东的面容被水雾氤氲得格外慵懒而性感。林浅浅犹豫了一下,果断狠狠吞了一大口口水。陆向东的表情一僵。林浅浅暗自松了一口气。果然陆向东根本没有办法接受自己这样的脸。当下林浅浅演得更加卖力了,她扭着身子,突然坐起身来,渴望似地贴近了陆向东,微张着唇,仿佛在等待着什么。陆向东的眉头聚成了一座山丘。“少爷,我好想……”林浅浅猫一样的呜咽着。她已经做好了随时被陆向东扔出去的准备。果然,下一刻,林浅浅的身体猛地腾空。只不过,并没有像林浅浅想的那样,会被扔出去,反而是转了个弯,扔到了浴缸里。林浅浅还没能起身,陆向东高大的身躯就压了下来。再是宽敞的浴缸,挤了两个人之后,都显得逼仄起来。男人赤裸的带着热度的身体紧压在身上,林浅浅浑身僵硬,头皮发麻,一时间,脑子里什么都想不出来了。黝黑的眸,星辰一样照耀着林浅浅的脸,也照出林浅浅茫然的神色。陆向东轻车熟路地解开了林浅浅紧扣的纽扣。白皙光滑的脖颈随着手的动作渐渐暴露在了空气中。浴缸里面的水已经有些冷了,浸在身上,激起了一层细密的鸡皮疙瘩。林浅浅怔怔地睁着眼。陆向东垂着眸,盯着林浅浅身上两种孑然不同的肤色,嘴角微扬。炽热的目光让林浅浅的理智总算重新回来了。她低头看着陆向东已经滑到了自己胸前的手,急得一把拽住了它,声音沙哑,“少爷,你在做什么?”“你不是有反应了吗,我帮你解决。”陆向东心情很好。林浅浅吓得就要站起身来,可陆向东的身体沉得像一座山一样,林浅浅挣扎半天,只是让自己的衣服失守得更多。陆向东笑弯了眼,“你的反应还真是强烈。”林浅浅现在只恨不得将自己刚才说的那句话揉碎了塞到自己的肚子里面去。她急急忙忙地阻止着陆向东不安分的大手,“我,我自己动手就可以了。”“体恤下属,是我该做的。”陆向东神色严肃,一脸认真地回道。林浅浅这次是真的要哭了……她紧拽着自己上衣的最后一颗纽扣,脱口说道,“真的不用了,我今天很累,想要休息了。”陆向东放缓了攻势,只是眼神依旧势在必得,他笑着盯着林浅浅手里那颗纽扣,语调上扬,“你就没有特别一点的理由吗?”“我怕你累。”林浅浅从善如流,她睁大了眼,努力让自己的表情看上去更加真诚一些。陆向东动作一滞,表情有些古怪地盯着她。林浅浅笑得都快抽搐了。灼热的体温根本没有丝毫遮掩地就从淋湿的衣服中透了过来,几乎要将她灼伤。浴室沉默而安静,只有两人或轻或重的呼吸声此起彼伏,暧昧纠缠。就在林浅浅几乎要喘不过气来的时候,陆向东总算是笑了出来。低低的笑声,让林浅浅的心悬得更高了。和陆向东相处并不久,但陆向东已经用自己的行动告诉林浅浅,他每次露出这种笑容的时候,等待着林浅浅的,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事。林浅浅的瞳孔下意识地一缩。陆向东的唇贴紧了她的耳朵,“今晚上的饭菜怎么样?”林浅浅蓦地睁大了眼,终于意识到方缜带来的饭菜里面肯定加了料。她张了张嘴,可什么声音都没有发出来。陆向东在她眼前晃动的脸越来越模糊。没一会儿,林浅浅眼皮一沉,整个人软绵绵地就掉到了地上。陆向东站起身来,低头看着林浅浅,眼神晦暗不明。夜,愈发深沉。几颗晨星高挂在枝头,安静地等着黎明的到来。巷弄内,仍然是万籁俱静,众人沉睡的时候。林浅浅再次醒来的时候,脑袋疼痛异常。长长的睫毛,在眼前困惑地颤动着,整个人都昏昏沉沉的,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她躺的地方,不是她所熟悉的家里。身上那一套脏兮兮的衣服已经被换了下来,借着床畔的镜子,能看见她灰头土脸的面容。暖暖的星光,从窗户外一直爬到了床上,在林浅浅的皮肤周围,围成了一圈淡淡的暗黄色。她微蹙着眉头,努力回忆着昏迷之前发生的事,可唯一清楚的,就是一双漂亮得惊人的双眼。屋子里十分整洁,根本看不到丝毫灰尘,就连家具,也看不见几样,但为数不多的那一样,还是一眼就能感觉到他们的价值不菲。想来这里的主人,一定是有权有势,但又十分孤傲。林浅浅正在困惑的打量间,目光在看见床头柜上的相框时,却一下子僵了起来。相片里面的人英俊非凡,一脸不耐地望着镜头,似乎是很不愿意浪费时间在照相上面。单薄的嘴唇紧紧地抿着,看上去固执而倔强。林浅浅死死地瞪着那张照片,昏迷前的回忆又全部涌回了脑海。她的手握紧了又松开,松开之后再次握紧,如此反复如此,最终没能忍住,咬牙切齿地念出了那个人的名字,“陆——向——东——”一想到之前他志在必得盯着自己的眼神,林浅浅就有一种大祸临头的感觉。她连忙掀开被子,冲下床去,连鞋也顾不得穿,就跑到了卧室的门口。只是很快,她的脸色就沉了下来。卧室的门,被人从外面锁上了。林浅浅挫败地躺回了床上。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的缘故,她总觉得屋子里充满了陆向东的气息。林浅浅的脸忍不住红了起来,没一会儿,又开始变黑,整个人像是一条变色龙一样,也不知道她到底在想些什么。她盯着那紧闭的门,气得牙痒痒的。深吸了一口气,林浅浅还是没有忍住,怒气冲冲地走了过去,准备踹门的时候,门一下子被人从外面打开。林浅浅一时不防,被人一下子夹到了门和墙的中央,动弹不得。

章节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