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杀手宝贝太难缠
第17章:深深地震惊了

因为他用力过大的缘故,林浅浅整个头几乎是向上旋转了九十度,这个姿势让血液全部堆积在了后脑,强烈的窒息感让林浅浅一阵不适,但她不敢有任何动作。陆向东的拇指,几乎是要掐进了林浅浅的下巴。他的声音,前所未有地低沉而认真,“记住,欺骗我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林浅浅身子一颤,不知道陆向东是指的这一次,还是……想到陆向东可能知道了事情的真相,林浅浅就有些慌乱起来。不过很快,林浅浅又镇定下来。以陆向东的性格,他如果已经知道自己是陆绍安派来的,自己现在绝对不会好好地站在这里,不缺胳膊不少腿的。不能乱了阵脚。有太多人卧底失败,不是因为破绽百出,而是不打自招。林浅浅反复地提醒着自己这句话,强笑着转移着话题,“少爷,你……是不是在生气?”“没有。”陆向东回答得很快。林浅浅眨了眨眼,“你为什么生气?”“我为什么不生气?”陆向东反问道。“所以……你真的在生气?”陆向东松开了林浅浅,大手一抓,再一扬,桌上整整齐齐地文件就被他掀翻在了地面,乱七八糟地摊成一片,混杂在一起,根本分不清哪些是看过的,哪些是没有看过的。林浅浅张大了嘴。陆向东波澜不惊地收回手,将弄乱的衣袖重新整理了一下,平静地开口,“看,我很淡定,根本就没有生气,一点也没有。”“这就是和神经病总不承认自己是神经病一个道理?”林浅浅十分诚恳地问道。“嘭!”陆向东的手抓着林浅浅的头发,毫不客气地将她的头从椅子扶手处塞了进去,按在了坐垫里面。林浅浅脖子卡在了那并不算宽大的缝隙中,泪眼汪汪地控诉着陆向东的暴行。偏偏罪魁祸首没有一点自觉,他从容不迫地站起身来,重复道,“早告诉你了,我没有生气。”“……”林浅浅眼睁睁地看着他将从自己手中掉落的香蕉又塞到了自己手里。陆向东拍了拍她的头,提醒道,“记得尿失禁。”林浅浅恨不得陆向东刚才那一下直接将自己撞晕过去,也好过要让一根香蕉尿失禁。苦着脸,林浅浅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自己从陆向东的椅子中拯救出来。陆向东早已没有了踪影,留下林浅浅对着手中的香蕉,顾影自怜。于是方缜大清早从楼下溜上来,走进陆向东办公室第一眼看见的,就是林浅浅两手捧着一根硕大而亮澄澄的香蕉,表情饥渴地摸来摸去,念念有词的样子。即使早就领教过了林浅浅从不走寻常路的本领,即使跟在陆向东身边,早就经历了风风雨雨,方缜还是被眼前的这一幕给深深地震惊了。他第一个反应是后退了一步,看了看门外的挂牌,确认自己没有走错房间之后,才又走了进去。大概是听见了方缜毫不掩饰的脚步声,林浅浅把视线从香蕉上面移开,落在了方缜身上,微微一怔,“小方子?”方缜被她那种恋恋不舍的眼光震慑了,他毫不犹豫地转身走了出去,关上门,调整了一下面部表情,觉得脸上的肌肉没有那么僵硬之后,再打开门走了进来,微笑着道,“吃香蕉?”“不是。”林浅浅回答得很老实。方缜的眉梢抖了抖,“测长度?”林浅浅一脸困惑,“什么长度?”“比如看你自己有几根香蕉这么长。”方缜飞快地说道。林浅浅鄙夷地将自己的视线斜了过去,“我确定你的智商只有这根香蕉这么长。”“那么……”方缜顿了顿,他别开了头,似乎是想了好一会儿,才略带纠结地开口道,“你是在玩香蕉?”玩香蕉?林浅浅的脑袋里在飞快地闪过某些不和谐的画面和情景之后,脸腾地一下红了起来,她飞快地从椅子里面坐直了身子,轻咳一声,故作镇定地想要将香蕉放在桌上。但不知道是不是这根香蕉过于肥硕圆滑,又粘了水的缘故,林浅浅调整了好几个角度它都不断地往下滚。来回几次之后,林浅浅也烦了,径直拿着它插在了陆向东桌上那个黑色的笔筒里。方缜默默无声地看着小小的笔筒努力容纳着香蕉的身躯,暗自琢磨着陆向东要是看见这一幕,会把林浅浅蒸着吃了,还是红烧了吃。林浅浅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她再从容不过的收回手,义正言辞地解释道。”我是在画香蕉。”方缜的脸上写满了怀疑。林浅浅瞪了他一眼,“不信?”“你觉得我该信?”方缜不为所动。林浅浅冷哼了一声,“跟你这种没有文化的人交流真可怕,达芬奇知道吗,从默默无闻到名震世界,你知道他做了什么吗,他对着一个鸡蛋勤勤奋奋地画了很多年,然后就成名了。我在效仿他。”“达芬奇没有画过这么猥琐的香蕉。”方缜抗议道,显然还没有彻底从刚才那一幕的冲击中清醒过来。林浅浅的目光,往方缜的下半身飘去,斜斜地勾起了唇角,不屑地反击道,“难道画蛋就不猥琐了?”

章节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