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杀手宝贝太难缠
第9章:牙齿,咬的咯咯作响

方缜神色如常地换了新的一杯,像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了。林浅浅擦了擦嘴,惊讶地望着方缜,“什么意思?”“少爷希望你能给陆家荣留下一个好印象。”方缜不着痕迹地蹙了蹙眉,说实话,他也不知道陆向东为什么要这么做。林浅浅无意识地又塞了一片柠檬到嘴里。“Lily。”一只大手放在了林浅浅的肩上。这个时候,这种随意把手放在自己肩上的姿势,还能把Lily这个名字叫得自己毛骨悚然的人,除了陆家荣,林浅浅想不到第二个人选。叹了口气,林浅浅老实地转过身去,“伯父。”“你还没有给我你爸爸的电话。”陆家荣没有给她任何岔开话题的机会,单枪直入地说道。林浅浅瞥了方缜一眼,只见到他已经毫不犹豫地扔下了自己,站在了桌子的另一边,看到自己望过去,还装模作样地对自己举了举手里的酒杯。只能自己想办法了。林浅浅舔了舔下唇,“我爸爸应该不会过来,我们家里现在是爷爷做主,我爸爸去任何地方,都要先跟我爷爷说才能去的。”“哦?”陆家荣眯起了眼。这个动作做起来,简直和陆向东如出一辙,都是那么的令人心惊胆颤,也是那么的……欠抽。林浅浅努力让自己看上去更真诚一点,她故意叹了口气,“真的不好意思,伯父,我们家里人就这样奇奇怪怪的,下次有机会的话,我——”“那你把你爷爷的电话给我。”“……”有钱人都是这样的吗?林浅浅握紧了手里的叉子。“不会你爷爷还要听你祖父的话吧?”陆家荣虽然在笑,但眼底的冷漠却格外明显。林浅浅从和陆向东的相处模式上推断出来,如果自己不把电话给他,陆家荣很可能会一直缠着自己,直到耐心全无。当然,他耐心消耗完的时候,自己也没有什么好下场了。“怎么会,我这就打电话问问,你稍等。”林浅浅干笑了一声,不甘不愿地拿出了自己的电话,在陆家荣“鼓励”的目光中,缓慢地滑动着电话簿上的名字。陆绍安。方缜。炸鸡外卖。一个个的名字被她排除在外,林浅浅的手指停留在了陆向东的名字上面。如果不是他,自己也不用来见陆家荣。心下一横,林浅浅把电话拨了出去。陆向东显然很关注她这边的情况,电话刚打出去,他那边就接了起来,“怎么了?”“你在做什么?”林浅浅听到他说话模模糊糊的样子,怔了怔,困惑地开口问道。陆向东将切牛排的手一顿,把电话开了免提,放在桌上,慢条斯理地回答道,“吃晚饭。”林浅浅清楚地听见了自己两排牙齿磨得咯咯作响的声音。她才吃了一点水果就被陆家荣抓住,肚子现在饿得咕咕直叫,而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竟然还惬意地享受着晚餐。林浅浅的手,不自觉地在手机壳上轻轻敲打了一下,唇角咧开了一个非常耀眼的笑容,眼睛一弯,脆生生地喊出了两个字,“爷爷!”陆向东握着刀叉的手一滑,叉子落在了洁白的瓷碗上,发出“叮”的一声脆响。“你说什么?”陆向东的声音几乎是从牙缝里面挤出来的一样。林浅浅故作困惑地皱了皱眉,对一旁紧盯着自己一举一动的陆家荣做了一个哭脸,然后提高了声音,更加清脆地说道,“爷爷,你又听不见我叫你吗?我爸爸要见你儿子。”陆向东看着桌上的电话,拧起了眉,“在这之前,你能不能解释一下,你爸爸是谁,我儿子又是谁?”“又叫我爸爸?”陆家荣似笑非笑地看着林浅浅。被这两父子一个在面前,一个在电话里同时发问,林浅浅脸上露出了无比纠结的神色,她幽幽地解释道,“陆伯父想要见我爸,可是我爸没有你的允许哪里也不能去,所以他想问问你的意见。”陆向东停顿了片刻,正要说话,电话那头林浅浅的声音就从话筒处移开了,显得格外轻而细微,“伯父?”“我亲自给他说。”陆家荣从林浅浅手里拿过电话,放在了耳边。

章节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