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杀手宝贝太难缠
第1章:邪恶放肆的男人

七月,烈日炎炎。刺耳的蝉鸣一阵高过一阵,像是要生生将头顶的天幕撕成两半。林浅浅抬头擦着热汗,缩着身子,试图将自己藏在大楼门口盆景的阴影下。盆景后的保安冷漠地盯着她汗流浃背,两颊通红的模样,手里捏着一枚一元钱的硬币琢磨着要不要扔过去将她打发走。烈日曝晒下,林浅浅好几天没有洗过的头发显得更加油腻,她唉声叹息了好半天,才终于搓了搓手,撩开额前的刘海,走到保安面前,“大哥,你能不能帮我问一下,我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见到陆少爷?”“等等。”保安冷冰冰地吐出两个字来,同时不着痕迹地朝后退了两步,以免林浅浅嘴里的口水喷到自己脸上。林浅浅哭丧着脸,揉了揉鼻子,“可是我都等了整整一天了。”“才一天而已。”保安无动于衷,顺手指了指林浅浅身后几个衣着破烂的乞丐,“看见那些女人没有,她们想见陆少爷已经想了一年了。”林浅浅两眼一红,捂住了自己的脸,“为了少爷,我等再久都无所谓,可是,我肚子里面的孩子等不了啊。”保安向来冰冷的脸第一次出现了一丝裂缝,他不敢置信地盯着林浅浅的肚子,“难道说……”“对,是陆向东的。”林浅浅十分肯定。保安已经风中凌乱了。陆向东身为陆氏集团总裁,英俊帅气,年轻有为,不过二十七岁,就拥有了许多人一辈子也无法得到的东西。传说中他在十八岁生日的时候,就从他父亲陆家荣那里继承了早些年留下的地盘,并顺利将陆氏集团洗白上市,这才有了现在的陆氏。这样的男人,天生就是让女人飞蛾扑火的存在。保安无论如何也不能将陆向东和眼前这个蓬头盖脸的女人联系起来。林浅浅眼里极快地闪过一丝笑意,她悄悄上前了几步,猛地吸了吸鼻涕,然后伸手一揉,作势要将鼻涕擦到保安身上。“呀!”保安瞬间娇羞地叫了出来。“林小姐。”就在林浅浅要趁机钻进陆氏集团的大楼时,一个带着笑意的声音不紧不慢地打断了她。林浅浅立刻收脚,站定,然后抬头定定地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两个男人,下一刻,她猛地扑了过去,一把抱住前方那人的胳膊,眼泪鼻涕蹭了过去,“陆少爷,我总算见到你了。”被她突然抱住,方缜的脸忍不住抽搐了一下。“林小姐,你认错人了。我是方缜,陆少爷的私人特助,我们早上还通过电话的。”方缜抬起手,想要将林浅浅从自己的身上剥下去,可一看见她衣服上面乱七八糟的可疑污物,方缜就不知道该如何下手了。好在林浅浅听他这么一说之后,愣了愣,然后放开了他,抬头朝着方缜身后的男子看去。那人穿了一身黑色的衣服,这么热的天,衬衫纽扣仍旧是规规矩矩地扣到了最上面一颗,眉目俊朗,却像是雕塑一般,没有丝毫表情。高挺的鼻梁上,一副金丝边框的眼镜将他整个人衬托得无比正气,怎么也难和那个他人口中诡计多端,邪恶放肆的男人联系在一起。“陆少爷。”林浅浅看着他,两眼发光。陆向东眼神一凝。林浅浅豪迈地一擦自己嘴角的口水,奔放地扑了过去。陆向东面无表情地抬手将方缜拉到了自己身前。方缜:“……”林浅浅一脸嫌弃地从方缜怀里站直了身体,哀怨地看了一眼陆向东。陆向东一手插在兜里,一手推了推脸上挂着的眼镜,一双又黑又深的眼眸波澜不惊地望着林浅浅,“找我有事?”“嗯……”林浅浅低下头去,羞涩地将自己双手在身前拧成了麻花,“我想请你吃饭。”陆向东冷漠地收回了视线,径直从林浅浅身边走过。林浅浅一急,连忙伸手拉住了他。陆向东眯起了眼,表情阴沉得快要滴出水来。林浅浅撇了撇嘴,恋恋不舍地在陆向东手背上摸了一把,这才收回了手,然后赶在陆向东将她踢出门之前,飞快地说道,“我能帮你找到房沁柔!”

章节列表 ×